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礼上帝
非礼上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337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级生42-47

(2006-02-28 14:31:48)
                          42
我学画不久,我母亲从公司内退了,拿了将近七位数的退养金,并且每月还有千余圆的退休工资拿,可谓是功成身退了,退养不久,家母大做生意。最辉煌的时候身兼数家店面的老板娘。一家服装店,一家美容院和一家饭店。其中美容院因合伙人不和,拿了笔补偿金走人,服装店夸张点说可能是被亚洲金融风暴的余波所震也关了门,至今只有酒店尚在。收入满足我对U2,BOSSINI,ESPRIT的需求还是可以维持的。
还记得那次,我家酒店刚开张,母亲俗务缠身,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去小商品城购几只金元宝回来,我怀着极强的责任心与使命感把金元宝给买了回来.本来以为这次是载誉而归,不料家母破口大骂,嫌我买回来的金元宝尺寸太小,摆在诺大的柜台上不但没带来喜庆反倒平添几份悲凉.
由于在酒店丢足了面子,我便很少以太子爷的身份驾到那里,我对我娘那个美容美发中心倾入了无限热情.
美容院里的姑娘们个个风风骚骚,美容院被搞的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但是绝不是某些人想象中的声色犬马藏污纳垢之地.
院里有个姑娘叫小袁,此人身怀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容,长的淫荡,穿的正点.其扮相和其每月收入成反比.明爷每回回株洲都会来这里洗头,说是捧我的场,实则不然,以至于我有赶走客人的想法.每回明爷要来洗头之前,我会先于他叫小袁帮我洗头,以便从中赚取明爷干我不要的女人的快感.
和男人爱看女人争风吃醋一个道理,小袁也很是喜欢我.我俩的关系很快上升到吃饭时互相夹菜这一地步.一次明明是洗头女的她硬要为我剪头.在接下来剪的过程中我甚至怀疑她是否因洗头多年而对头发有敌忾情绪,上次那个发型师为我头发设计的几个经典之处完全被她毁于一旦.剪完之后她问我觉得怎么样,我直夸她剪的好.之后她很有成就感的吻了一下我剪后未洗的头,吻的嘴边一圈头发,酷似长了胡子.
那是晚上十二点,也许那时家母只是以为这是我一次普通的在外过夜,怎料这一夜极具意义,那晚我从男孩变成男人.那晚我给足了小袁面子,在做的过程中我没有把她想象成毒药.虽然至始至终我都有毒药发作的感觉.
做爱,特别是第一次做爱,的确是是人生中的一次奇妙的体验,非春梦所能及之.之后,我便有了诸如嫖妓失身等传言,再次说明世事变迁,人心叵测.
 
                           43
这阵子,小张又故计重演,用最新网络游戏网络我的心----魔剑.当我上瘾时,又不知廉耻的想我提出用我家的电脑挂他的机,再次说明一石二鸟,不同凡响.
魔剑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架空于众网络游戏之上,游戏分设半精灵,鹰人族,人马族,矮人族,精灵族,半巨人,人类,艾克族,牛头人,暗影族,其中鹰人族,人马族,半巨人,牛头人,暗影族都是人性放荡所至,足见人类性欲之无穷.
小张选鹰人角色扮演,恰如其分---阴人.
                           44
二度回顾明爷.
在明爷还在株洲县就读时,我常常一有时间,或一时兴起便会从城市走向农村去看他,他每次激动的心情莫过于一乡下人为在城市中有亲戚朋友而无比自豪.而我当时阴险的想法是,谁家没有个别个丢脸的亲戚呢.
 
                           45
明爷在株洲县寒窗时正值我蛊惑之年,由于在株洲县混迹可以达到我离家出走的目的,所以这也成为我时常造访株洲县的原因,可能因为我来往的太频繁,县里的黑社会名单中也多了我文总一个,在下实在浪得虚名,愧不敢当.不过也从中可见时下公安部门低下的半案能力.
 
                           46
在株洲县X中,明爷同一个班,有一个同学姓易,名取的很是温馨,叫桐暖,于是他就很自然的叫”一捅卵”了.他的名字被大家笑了一年后给改了,叫易涛凡,明爷封了他一个”一刀完”的绰号令他受宠若惊.感觉象是古时候的将军晋级为了什么”征西大”,”嫖妓大”什么的而无上光荣.谁他妈不是一刀就完了,废话一句,人如其名---废人.
                           47
那次我造访株洲县,明爷陪我耍电游,玩着明爷的传呼机响了,一回电话,原来是一刀完那家伙打来的求救热线,说是被明爷的仇家追杀,叫明爷赶快去救他小命,明爷听是自己仇家于是不得不去,于是纠集了十来号人前往,乡下人也疯狂.
一刀完那家伙向来夸夸其谈,对方明明是两三个人被他说成是十几号人,现在我方真的来了十几号人岂不要被他说成上百人,而且他会强调是他一个电话轻松打来,没什么,小意思.
那两三个人马上被我们完事了,我们十来人扬长而去,明爷还向我讲述刚才那个电游要怎么过关来着,就在这时,发生了蛊惑仔们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被砍,刚才被明爷灭了的那三个人其中的一个从地上爬了起来,从衣服里抽出了把跳刀,向明爷跑来…….
当时我们马上兵分三路,一路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路人说要回学校上课,剩下的一刀完由于没有经历过大场面,和我一路把明爷送网附近的二流门诊。
当晚明爷暗中指使一刀完喊了几个类似这区碴事人,那区扛把子,和某某十三少等等人来看望他,明爷X中大佬的面子总算在我面前撑了起来。当晚明爷的伤势刚一稳定,他边率重爬墙回寝室。为了以视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接下来的七天,我都用白天在明爷寝室睡觉这一实际行动来支持在课堂上苦撑的明爷。我笑称撤七个日夜为头七。
第一晚我在操场抽烟和明爷不期而遇,以后的六天我们每晚都耗上大半夜在这X中的操场抽烟。到来我都分不清到底是我们每天晚上来操场抽烟还是操场每天晚上在等着抽我们的人气,总之场面异常凄凉。
第七日,明爷上课时伤口大出血,被砍之事终于穿帮。明爷被开除。其实明爷的父母创造出来了一个留校查看的机会,但明爷说,我可以被开除,但是绝不可以被留校查看。我说你直接说士可杀不可辱不就得了。
学校的人面兽心我早就不觉得希奇了,但其实学校早就知道明爷被砍之事,校方不及时医疗明爷反是静观明爷其变的态度还是令我发指。
明爷离开县X中,因为那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群龙无首天下大乱之势,仅仅只是一刀完找了个人跟老大了并随便说了几句明爷的坏话这一点让明爷的伤口隐隐做痛了一会儿。
之后明爷转战长沙读大专,过着一些他之后打比方为高中的他只是个小色狼到了大专的他就是大色狼的生活。关于这一点我只愿体验不愿描写,对明爷的二度思念告一段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下级生39-41
后一篇:下级生 尾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下级生39-41
    后一篇 >下级生 尾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