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礼上帝
非礼上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337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级生1-7

(2006-02-28 14:12:20)
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因为株洲也不会有什么大人物。
我所在的城市名叫株洲,每次我到些诸如北京上海之类的大城市我都要大费周折的用长沙来诠释这个城市,比如什么如果长沙是湘A那么株洲就是湘B之类的话。话也说回来,还是有鸟愿意在株洲拉屎的。
下级生之臭作    
 
                              1
进入文科班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这并不是说我的人生起了多大变化。如菜再怎么样也是吃的,吃了就会变屎,湘菜粤菜只是个叫法,我不过是个带着学生证名叫文科生的流氓,这一点比带着学生证出来做鸡的人好。
那是我第2天到文科班上学,早上叼着根烟在上学路上信庭。我游离
的眼神告诉我对面马路上有个口子正看着我。由年龄判断那口子肯定是个老口子。我马上重新评估自己的魅力,由此判断出我对异性的杀伤力已经突破了20岁的上限,那厮显然对我很感兴趣,值得庆幸,老子再点一根烟。
不幸,我来到教室后发现那口子正是我班主任也。
 
                             2
我感谢仁慈的主不止赐给了我牛奶和面包,还安排了个带味的同桌----小张。此人张的很斯文,但斯文不能代表一切。如他那一双名贵的阿迪下,深藏着一双臭脚。总之,此人很是操发,幽默。我喜欢和这厮上课碎碎念会儿,也就是讲小话儿。他的幽默属于那种把别人的傻事复述一遍,而我则属于妙语连珠,他只有赔笑的份儿。我跟他很有共同点,就是都被一个叫翔爷的坑过,那家伙,借钱有一手,第一次5角,坐车,即还,第2次,吃饭,翌日即还,第3次大概是碰上他手头有点紧了,拿十来元去,不久也飞快还来,当人们都以为此人信誉良好时他就会来笔大的,之后就他妈欠钱的是爷了。
小张斯文的面纱是被副校长撕开的,这位副校长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每次上他的课所有人都高度紧张,但小张自以为他的外表可以掩盖一切丑陋的东西,实则不然,不过死在副校长手里他因该是开心的。副校长姓李,一头旧上海滩老大的发型,一身无间道刘探长的打扮,让我无法判别李先生到底是用衣冠楚楚形容好还是用衣冠禽兽来形容的好。总之是快拍A片的料子。我总觉得他很累,因为要把数学这门高深的学问教授于我们这帮人本来就是门高深的学问,更何况他还要忙于仕途之道,我一开始觉得他肯定是会读《厚黑学》什么之类的人,后来发现他只不过是个会娶校长女儿做老婆的人。
                               3
开学第一周,我被通报------表扬了,说我是我们班16名男同学里表现最好的,说的我心花怒放,我一进这个班,我就立志要做我们班16名男同学里最好的,不过那是就我们班的女同学而言,不料班主任太太也有同感。
其实我也不是班主任说的那会事,其实也就是我为人比我前任老师们说的好那么一点点而让不知情的新任形成了感觉大不同的反差而已。就好象有的人每次见网友之前总爱说“我很丑”,丑到不能出来见人,这次出来见网友是给了他极大的面子,而让网友见了之后认为你其实也不那么丑一样。而这恰恰证明了我前任老师的阴险为人。
 
                              4
自从小张的假面具被撕下来之后,他就开始破罐子破摔了,他时常拖着我翘课出入X中艺术界。小张是学美术专业的,整天一副自以为是我们学校画坛泰斗的样子。因为时常出入艺术界,我结实了一个跳街舞的朋友。
此人自称博爷,博爷经脉奇特,一看就知是个跳舞的料,这公走的是HIP-POP路线,个性张扬,为人十分妖艳。我很是喜欢他,比如和他上街上着上着他就会开始跳起舞来,这事我小学5年级的弟弟是可以佐证的,他一篇《舞男哥哥》的作文中还有描述:“我一个舞男哥哥上街时,突然,只见他3步并做两步箭步如飞的跳起了欢快的舞了起来。。。。。。”等等等等,但是不幸的是我弟弟的同学和老师很长一段时间里以为我就是舞男。而且博爷瘦似猴精,我则体态相对丰满,每每和他一起总感觉是猴哥后面跟着个沙师弟,或者我他妈是出来耍猴的,极其失败。
                           
                              5
我和博爷都是向“钱”看的人。我俩妓女般的粘上了攀总,攀总酷似谢霆锋,但酷归酷,他最需要的还是像陈冠希,李璨森这样的伙计,于是咱仨在加上个叫刘佬者,我们学校的FUCK4凑数了FUCK4如我所料风靡全校,酒醉金迷。
F4是柴智屏一手捧红的,我们FUCK4也有霍别看场,此人和霍元甲同门,一看就知不是好惹的,我们几个小弟爷呀佬呀总的,事实上强者都自诩为别。
再次声明,霍别绝非等闲之辈,正所谓神兵要靠利器,当时下古惑仔门都沉浸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时,霍别早就是个快枪手了。虽然这把自制手枪一直在传说之中,但这种事情还是另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的。
 
                              6
打扰一下,是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7
毒药,攻心的毒药,会用这名字的女人绝非刘佬,攀总,博爷这等油头粉面者可能泡到,他们是脂粉客,毒药不是骚娘们。
我和毒药在分科前是一个班的,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似乎这锅汤就全是煮的老鼠屎了,依这个逻辑,我原来班的人就全成了毒药了,或者说我眼中只有毒药更合适,可惜的是这份毒不是给我喝的,而我却偏偏喝了,更可怜的是现在我们班连粒屎都没有,更无法强求我要的老鼠屎了。
我和毒药在一个班时还是高一,我们分在一班,不知是我色的太显形了还是如何,我兄弟晟总等人说当他们知道有毒药这个女孩,而有和我一个班时,他们肯定我会爱上她,结果我的确如此,这席话给我对毒药的爱多了份传奇,魔幻,迷信,和命中注定这一色彩。
我已经爱了她两年,不知道还会要爱多久,爱真的能成为信仰吗?
专家级的她很快知道了我的心思,我也正面对待。但她只喜欢和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也乐意奉陪,我以为这只是短时间的挑逗,没想到她乐此不疲,我只好硬着头皮玩下去,直到我已开始分不清谁是老鼠谁是猫时,她告诉我她已有心上人,而且是早就有了。我当时的绝望,尴尬,愤怒之情莫过于荒淫无度的纣王和妲己腐朽多年之后,一夜之间发现对方是个妖精般龌撮。
我是一个要么做情人,要么做仇人的人,当我告诉她我放弃之后,我并没有把她做仇人,反而继续做朋友,这是因为我还爱着她,而且爱的更深了。
之后有很多人来妄图充当解药的角色,我选了一个叫ST的。一度我曾以为我真的喜欢上了ST,一度我又以ST为耻,使我对ST如此意乱情迷的还是毒药。
那段时间我总是用伍佰农民般憔悴的声音叫伍思凯忧郁的歌,后来我被班上公认为模仿张学友最像的人---无厘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下级生8-1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下级生8-1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