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狐隐
狐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63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2012-10-26 10:02:04)
标签:

杂谈

     这次在路上,我听到这样一句话:“如果不读书,行万里路也不过是个邮差”。
  我想着想着就笑了:我就是一个邮差。你的信件那么简短,而邮差的道路却如此漫长。
  ——大渡河,不远处的日夜蜿蜒。与同行的几个唐山兄弟谈起电影《唐山大地震》,他们说:“这部电影偏重于描写人性,唐山人并不十分认同”。我没再深问,就如我几次途径汶川地震遗址,都从不猎奇拍摄那惊心动魄的灾难场景。中秋之夜,乘着满天星光途径雅安,而当日附近路段又有塌方事故。天气预报连日阴雨,我笑着模仿成都人对晴天的说法激励沉默的伙伴们说:“跟我走,就有大太阳”。于是想起那个纪念汶川地震的电影《大太阳》。山河与心灵,都需要长时间的灾后重建。大渡河,请签收我带来的针线,日夜不停地缝补破碎的山川!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新都桥,大风。人们多年来在318国道上的前赴后继,并不仅仅因为青藏高原壮丽的风光,还在于藏区的宗教、人文对心灵的震撼。艰难的道路,寻梦的旅程。逶迤雄峻的折多山,经幡猎猎,雪山茫茫。我凝望着风云翻卷,不知从何说起那神的真言。新都桥的青旅在一楼设了一个简陋古朴的酒吧,我随手拿起那把破旧的老吉他,叮咚几段细碎的前曲,歌声却被大风吹散。新都桥,请签收我此刻的歌唱!邮差没有最后的终点,每一段艰难的道路,都是掌声响起之前。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亚丁,仰望河脉的源头。白云悠悠,不知世事;冰雪消融,不问华年。雪山脚下的那些花草,无论世间谁荣谁辱,不管谁又胜出为王,都一直痴心不改地为当下开放。也许只有这才是尘世永恒的芬芳。雄阔的世间风物,小小的生灵坚强欢笑,淡淡的幸福从未遥远。站在雪山脚下,我终于为你寻得了那河脉的源头。苍鸿飞过,云中锦书。细雨浸湿睫毛,你签收了领悟,笑而不语。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虎跳峡,人间处处是江东。因为喜欢风起云动,所以一直喜欢刀。几年前,曾把两把弯刀命名为狐隐和媚杀。走在路上,心会结茧,而刀依旧凶猛华丽。这次在路上得到一把质朴的藏刀,轻挥慢落之间,铁钉就被齐齐斩断。且明之为“黑光明”吧,夜行山岭之间披荆斩棘。江涛汹涌的震撼声中,我有意无意地将金沙江的虎跳峡误为项羽兵败自刎之地。江流千古的浩荡之间,“不肯过江东”的男人依旧英雄气短。且将此地当做乌江。虎跳峡,请签收我带来的宋代青衣女子的画像:素手执杯,慢饮青梅。成败无非一卷渐远的蹄声,江流归隐,千帆可渡,人间处处是江东。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丽江,天雨流芳。总会有那样一条小街,也许简陋但很清洁,可以让那些来自远方的人,默默相遇,默默相识。每一个漂泊的过客,都有一个繁华的心灵,所以丽江点亮了满城的灯火。都市的灵魂常常在它的夜晚,而我觉得丽江之美更在于宿醉之后清晨。轻摇滚上演的时刻,天空飘着细雨,黄昏后渐渐增多的游人,不疾不徐地赶着石板街上的夜店,方言迥异地讨价还价,如同购买着天上的灯盏。浅酌慢饮是丽江的本色。每个雕花的窗前灯下都该有些故事,故事的主题不变,故事的主人去了又来。多年来我曾一度内心装满离别意,觉得那些浮萍一样无根的温情故事,往往在前路埋伏着冰冷的杀机。而这夜,天雨流芳,酒壶温热,我看着那一盏盏窗前一对对模糊的剪影,打开带来的信笺:丽江你好。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坝上,霜雪飘时。每次远行在途,妻子总是简单地问:“到哪里了,那里有什么特产?”我知道这是一种习惯。回想10多年前她刚刚高中毕业,没能同时与我迁徙到现在的城市。每个周末,我都要辗转乘坐长途汽车赶回故里,每次她都要检查我包里是否给她买了小小的礼物。有一次我太过匆忙忘记了买东西,只好在家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个麻花给她。她信以为真地拿着麻花爱不释手,母亲一眼看穿我的把戏,忍不住看着她笑。这次车行攀枝花的时候,她打电话提醒我:攀枝花产水果。而那时我正在崇山峻岭之间给她买那些大大的芒果。我知道离家日久,她正在委婉地催我打马回故园。越过秦岭我一路飞奔,绕行坝上时依旧为这篇神奇的画卷惊叹。我正走在深秋的山路上,云烟渺渺,秋诗篇篇。怀中的信件也被染上了秋意。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一个邮差的散记—2012.10


  你的信件那么简短,而邮差的道路如此漫长。
  片片枫叶落在马背:下次启程?——霜雪飘时,大漠长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雪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雪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