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庸庵
庸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61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湖十局》续

(2006-11-11 21:57:24)
分类: 杂件

1—90  高府 正厅 日 内
高老太爷端坐太师椅上,闭目吸着水烟,刁总管在旁垂手等待。好一会儿,高老太爷才睁开眼睛,沉声道:“叫他进来吧。”
刁总管应声退出门,领来苟县令。
苟进门就恭恭敬敬地摘帽下跪请安:“学生苟仁义叩见相国老大人!”
高老太爷不冷不热地:“起来吧,老夫早就说过,你是本县的父母官,见面就不必多礼了。”
苟县令背书似的:“相国大人的厚爱学生心领了,但这礼仪学生是万万不能减免的!相国大人既是两朝耆老,国之元勋,又是学生的恩师,相国之于学生,恩重如山,犹如生生父母……”
高老太爷不耐烦地:“好啦好啦,坐下说正题吧。”
苟县令半边屁股挨着椅子:“是!回相国大人的话,那姓范的小子冥顽不灵,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学生费尽口舌,晓之以理,诱之以利,他居然敢威胁学生,说……说……”
高老太爷扬起眉头:“说什么呀?”
苟吞吞吐吐地:“他说,有胆量就黑办了他,只要他活着走出去,就要让天下人知晓,道貌岸然的……高府老太爷,究竟为何许人也!您说可恶不可恶!”
高老太爷脸颊微微颤抖,淡淡地:“老夫已经仁至义尽了,既然他不领情,你知道该如何办吧?”
苟连连点头:“是是,相国大人放心,学生一定妥善处置,不留后患。学生知道,相国大人的清名要紧,小姐的声誉也要紧……”
高老太爷支支嘴,刁总管忙递过张银票。
苟急忙推辞:“使不得,使不得!相国大人,学生不能收……”
这时,门外管事禀报:“禀报老太爷,前日那个两江总督府的吴参将又来求见。”
高老太爷沉下脸喝斥道:“不是说过我不在吗?”
刁总管低声地:“准是扛着总督府的牌子来打秋风,依小人之见,赏他几两吧?”
高老太爷点点头:“去吧,顺便代老夫送送苟大人。”说完转身离去。
刁总管也匆匆出去:“苟大人稍待片刻,小人先去打发那家伙。”
苟县令站起身,恋恋不舍地看看搁在桌上的那张银票,眼睛一亮,急忙抓起来,看清面额,喜不自禁,又转头四处瞅瞅,确信无人,这才赶紧揣进袖袋,然后戴上帽子,从容地咳嗽一声,迈着四方步走出门去。

1—91  淮阳 酒楼 黄昏 内
郁闷窝火的吴志,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还在大声叫嚷:“……小二,拿酒来!没看见大爷酒壶干了吗?”
小二悄声对掌柜说:“这家伙有点不对劲,都喝了好几个时辰了!”
掌柜小声吩咐:“叫大伙儿提防点!”
吴志拍桌哀叹,口词不清:“……范西屏呀范西屏,你他妈躲在哪儿啊!老子找到你非扒了你的皮!……唉,老子怎么摊上这么个破差事……”
小二又送来两壶酒,不客气地顿在桌上:“客官,您都喝这么多啦,是不是先结点儿银子?”
吴志愣愣看着他,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叫范西屏?”
小二一怔:“我叫王小毛!”
吴志:“瞎掰!什么小猫小狗,你就是范西屏!”
小二反应过来,甩开他:“客官醉了,快把银子拿出来瞧瞧!”说着就伸手去拿吴志的包袱。
吴志抓起酒壶边喝边嘟哝:“……范……范先生急什么,见到皇上……银子多的是……”
几个衣冠楚楚的客人大摇大摆走进来,掌柜一见,屁颠颠迎上前:“哟,是范先生范大爷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吴志听到“范先生”三字,惊喜地踉跄过来:“哎哟范西屏,我找得你好苦呀!快……快跟我走,皇上等着你呢……”
领头的范某皱眉捂鼻:“滚开!酒疯子!”
吴志一把抓住他:“哈哈,这回可找到你了!走,我带你见总督大人去!”
众人大笑:“又是皇上又是总督,这小子做梦呢!”“喝高了!”
吴志扭住不松手,拉扯间,酒涌上来,猛地吐了范某一身。范某大怒,劈头就打,众人一哄而上,打成一团。
掌柜心痛地大叫:“砸不得!轻一点!我的宝贝呀……”
饶是吴志武艺高强,怎奈酒醉无力,寡不敌众,被众人摁倒在地……

1—92  淮阳县衙 黄昏 内
吴志被五花大绑推在堂前,醉得迷迷糊糊,范某等人怒气冲冲地向衙役领班投诉。
满脸横肉的领班喝令:“搜搜这小子,有没有凶器?”
衙役搜出几块碎银和一块长方形的木牌:“头儿,没有凶器,只有一点银子和这玩意儿。”
衙役把银子揣进口袋,仔细看看木牌:“两江总督衙门一等侍卫参将职衔吴志,啊呸!瞧他这杀才样!也敢冒充两江总督府的人?你是两江总督的人,那爷爷我还是军机大臣呢!哈哈哈哈……”他随手把腰牌扔给手下:“苟大人呢?”
衙役凑到他耳边:“到晚香楼喝花酒去了!”
领班:“先把这小子关起来,明儿酒醒了,让苟大人来审!”

1—93  淮阳县衙 牢房 夜 内
牢头拎着酒菜提盒,穿过黑黝黝的通道,来到范西屏牢房。
牢头:“小子,苟大人仁心宅厚,给你送好吃好喝的来了!吃完喝完,自个儿思量思量!”
范西屏坐在角落,冷冷看着他摆出酒菜。
牢头故意使劲闻闻:“哟,这酒真香!老子都没口福!”
范西屏一动不动。
牢头无趣地出去,随口叮咛:“趁热喝吧,这花雕凉了没劲。”
范西屏慢慢起身,踱到酒菜前,疑惑地瞧着。
牢头躲在通道拐弯处,紧张地偷窥。
范西屏端起酒壶,闻闻,正欲喝,突然被杂沓的脚步和喧嚷打断……
几个衙役架着吴志进来,将他扔进隔壁牢房。吴志醉眼惺忪,胡乱大叫:“混蛋!快放了老子!……贪官污吏!还有没有王法!……老子跟你们……”
范西屏凑在破损的薄墙,看着倒在地上满脸血污的吴志,同情地摇头叹息:“唉,又是一个冤魂野鬼!老天何时开眼啊!”
他郁闷地放下酒壶,踱回斗窗前。
阴暗拐角处的牢头失望地轻叹……

1—94  晚香楼 包房 夜 内
苟县令两手各搂一个妓女,被她们灌酒,左边喝一杯,右边喝一杯,醉眼朦胧地:“再来再来!今儿晚你俩一起上,看我不把你们收拾得服服帖帖,喊爹叫娘,我,我他娘不姓苟!”
妓女甲打趣道:“哟,苟老爷,您老喝高了!您娘肯定不姓苟,只有您爹才姓苟呀,哈哈哈……”
苟也哈哈大笑,伸手就是一耳光:“我操死你这个臭婊子!竟敢拿我的老娘开玩笑,我看你是活腻了!滚!滚一边去!”抬腿又是一脚。
陪酒的刁总管也喝斥道:“快滚吧!胡说八道,我看你是白混了!”
妓女甲捂着脸:“老爷,我的坐台银子呢?”
刁总管大怒:“我操你老娘!你得罪了苟大人,还敢要坐台银子?我给你!”说着一个饿虎扑食,抓住妓女就是几拳,打开门,扔小鸡似的把她扔了出去。
妓女乙吓得抖抖索索,苟仁义把手伸进她怀里一阵乱摸:“啧啧啧,今儿晚上就剩你一个人了,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活儿,够你累得哟!好好伺候,老爷我有的是银子,五十两一个的大家伙,你那儿能塞几个?哈哈哈哈!”
刁总管也淫亵地大笑,掏出一锭银子拍在桌上:“好好伺候苟老爷,有你的好处!先去暖着床,去吧!”
妓女乙战战兢兢地去了。刁总管重新斟杯酒,双手递给苟,不安地:“苟大人,时辰早过了,怎么还没消息?”
苟县令端酒一饮而尽,咂着嘴:“急什么?魏牢头办事从没出过岔,刁总管放心好啦!”
刁总管嘿嘿笑:“我是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高老太爷哪儿没法交代!”

1—95  淮阳县衙 牢狱 夜 内
一灯如豆,四壁萧然。范西屏伶立斗窗前,遥望夜空……
(闪回)珠帘相隔,倩影绰约,红烛摇曳,绿竹点枰……
(闪回)黑子白子,玉手纤纤,美人回眸,顾盼巧笑……
(琴心的画外音)“范先生好福气哦!浪迹江湖,快意人生,独往独来,云游四方,琴心我做梦都向往啊!”
范西屏心驰神往,喟然长叹。
隔壁牢房,吴志骤然清醒,惊疑地环视:“噫,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儿?”
隔壁传过范西屏的吟诗声:“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吴志信口接道:“且到黑白未分时,一着落在什么处?从来十九路,迷误几多人!”
隔壁没了声音,吴志好奇地凑到破墙缝隙,瞅见怅然若失的范西屏,忙问:“请问隔壁先生,此处是什么地方?”
范西屏一愣,哑然失笑:“此处乃淮阳县衙牢狱,老兄真是难得糊涂。”
吴志“哦”了一声,仔细想想,恍然大悟,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听先生夜吟棋诗,先生莫非弈临高手?”
范西屏苦笑:“什么叫弈林高手?莫不是挑担背包走江湖、扯圈子喊嗓子飞刀吞枪大变活人的艺林高手?”
吴志好笑:“你胡扯什么呀,我说的是下围棋的高手。”
范西屏:“都一样,下棋的跟讨口要饭的是一路货!不信?你背背唐朝棋圣王积薪的对弈十诀!”
吴志惶惑地背道:“这对弈十诀,一不得贪胜。”
范西屏笑道:“这要饭十诀,一不怕贪多。”
吴志:“二,入界宜缓。”
范西屏:“二,下手要重。”
吴志:“三,弃子争先。”
范西屏:“三,弃菜争饭。”
吴志:“四,攻彼顾我。”
范西屏:“四,抢他保我。”
吴志:“五,舍小就大。”
范西屏:“五,挑肥捡瘦。”
吴志:“六,逢危须弃。”
范西屏:“六,见贼就跑。”
吴志:“七,慎勿轻速。”
范西屏:“七,噎死活该。”
吴志:“八,动须相应。”
范西屏:“八,吃饱就睡。”
吴志:“九,彼强自保。”
范西屏:“九,贱体要紧。”
吴志:“十,势孤取和。”
范西屏:“十,和气生财。”
两人哈哈大笑。
吴志:“先生对得妙,这下棋跟要饭果然一样!”
范西屏:“老兄能倒背对弈十诀,这棋一定下得不错。”
吴志:“先生也是会棋之人嘛!哎,反正长夜无聊,你我下一局如何?”
范西屏含笑道:“好啊!老兄请!”
吴志要卖弄,略一思忖,得意地:“起东五南九路。”
范西屏随口应道:“西八南十路。”
吴志想想:“西九南十一路。”
范西屏:“东六南十二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下起盲棋。吴志很吃力,每一步都要思忖,越下越慢,范西屏则刚好相反,潇洒自若,应对敏捷。
牢头又悄悄溜来,躲在通道拐弯处偷看,见此情景,愕然。
吴志满头大汗,跟不上了,赶紧找根小木条,在地上画棋盘,画落子位置,口里叫道:“先生慢点,我……我头大……”
范西屏爽朗地笑着:“没法子!我天生下棋就快,这已经够慢的了!老兄,快报上你的应手来!”
吴志苦思:“哎呀,求求你,让我想想吧!不行不行,你的棋太厉害了,让人摸不着魂头!”
范西屏哈哈笑:“这才第三十六手呢,怎么,就认输啦?”
吴志尴尬地:“小人甘拜下风……”他突然心机一动:“哎,我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范西屏淡然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在下范西屏。”
吴志跳起身来,惊得半天合不拢嘴:“你……你……你叫范西屏?”
范西屏诧异地:“怎么啦?”
吴志克制着,不放心地:“山阴俞长侯老先生你认识吗?”
范西屏笑道:“俞老乃在下的恩师。”
吴志:“那,施襄夏呢?”
范西屏叹道:“定庵与我从小长大情同手足,可惜如今天各一方!”
吴志狂喜,仰天大笑大叫:“范西屏,我可把你找到了!”他冲到牢门前,发狂地摇踢牢门:“我找到范西屏啦!我找到范西屏啦!来人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素描写生
后一篇:自画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素描写生
    后一篇 >自画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