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乡随笔
原乡随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238
  • 关注人气: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一部好片

(2012-12-04 17:21:26)
标签:

少年派

1942

李安

电影

杂谈

分类: 艺术欣赏

    在《1942》最火爆的时段,去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盖因找不到同伙一起去看《1942》,找谁谁都不愿去,最后我也想通了,现在是注重个性体验的时代,谁还有心情去尝试大一统的整体感受,好不容易弄个休假,外出吃吃逛逛,消遣一把,松散一下,干嘛要跑电影院去回味几十年前的饥饿味道,苦着脸在那反思?看这种电影,肚子虽然不饿,但是情感会跌入饥渴的陷阱,身心会受到打击。谁乐意这样呢?现实生活已经够辛苦的,不必再跑电影院去找苦吃了。

    于是,我和柳沙同学一起,快快乐乐地欣赏了李安的大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真是部精彩的好片,三D影像,震撼冲击,美得惊心动魄。我几乎没有思考寓意,仰靠着椅背,放飞了幻想,沉浸到亦真亦幻的诗意境界中。

    柳沙同学写了一篇观感,很透彻,转载一下:

 

   

那只从未离去的虎

——关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好吧,来重新看这部电影。从影院走出来和关掉分析文章的网页时,我觉得我看的是两部不同的片子。通常我们会像做阅读理解一样穷根问底,对各种象征意义乐此不疲。我也是其中之一。

有两个故事,我们先看到了第一个。

看起来像一个寓言。发生了一场船难,叫做Pi的少年失去了一切。少年说,斑马摔断了腿,一只猩猩爬上香蕉堆来到我的小船上,鬣狗杀死了斑马和猩猩,又被老虎杀死。我和这只老虎一起度过了227天,最后来到墨西哥海岸。

每一只动物都是一个比喻,斑马是弱者,猩猩是善者,鬣狗是贪婪者,老虎则是强者。最后活下来的是强者。老虎和少年Pi,都是强者。

Pi说,那只老虎是有灵魂的,虽然我在它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但那绝不是全部。灵魂,就像希望。背圆周率改变自己绰号的,信仰三种宗教的少年,不断地质疑和寻找,只为证明在每一个个体之中,存在善的灵魂。这是最初的命题。

抓住船舷,随时随地警惕被饿极的老虎吃掉,划定地盘,试图驯服,艰难地找到让彼此都活下来的办法。这其中有孤独、悲伤,又有互为依靠。老虎没能吃掉少年,少年也没有砸下斧头砍死老虎,他们之间达成了游戏规则,彼此支撑,得到利益的最大化,像内心世界的挣扎与成长。

学会吃生肉,学会掠夺,发现自己内心的求生渴望,或者把杀生的罪恶寄托于那是毗湿奴的化身,于是自我安慰。最终,人与兽达成平衡,善的灵魂与兽性共同存在。幻相里出现毗湿奴形状的浮岛,上面有足够的食物,但真相是,那是一个夜晚涌起酸潮的食人岛。Pi突然惊醒,回到小船,和他的虎一起离开。

孤注一掷的他们经过漫长的漂流,到达墨西哥海岸。瘦得只剩骨架的虎跳下船,伸展四肢,慢悠悠地走到丛林的入口,停下了一会儿。它没有回头,没有低吼来道别,理查德.帕克,那只虎,缓慢地踱进丛林,从Pi的生命里消失了。少年大哭,因为不舍。

第一个故事结束。

起初我对第二个故事并不在意,我以为它真的就是为了那两个职员的追问而编造的。他们说,这样的故事没有办法写进理赔报告里,请你重新讲一个。

我只注意到Pi在讲述这个版本的故事时也流泪了,通常我们撒谎时不是这样的。

第二个故事里,鬣狗成了厨子,斑马成了水手,猩猩成了妈妈,而Pi成了老虎。四种兽成为了他们所暗喻的本体。每一个人都得到合适的位置,在第一个故事里的角色,只有人类Pi无所代表。杀戮的过程是一样的,最后只剩下强者。

那个暴风雨夜里,对着理查德.帕克大喊,说神显灵了,快出来看的Pi,他对他的兽性大喊,快膜拜神,但另一个自我只是精疲力竭地在海水里挣扎,并吃掉了厨子和水手的尸体。妈妈的下落含糊其辞,影片只给出了人形的浮岛、酸潮、牙齿、莲花等隐晦的象征,看了一些分析我才明白,原来Pi把他妈妈吃掉了。

那座海里的浮岛是一个女性的形体,在这里象征母亲被啃食的身躯。但在第一个故事里,你会轻易地把它看成沉睡毗湿奴的形状。因为那个故事比较奇幻美好,希望多于残忍的真实。

导演似乎想告诉我们,真相是残酷的,然而如果你相信第一个故事,那么你是信仰上帝的。于是,我觉得第一个故事里那个无所代表的Pi,就象征着信仰,灵魂,上帝,或者代表着人类社会更好的导向。

灵魂存在,与同兽性。这是命题的答案。理查德.帕克象征Pi人格中的兽,它一度占据上风,让第二个故事里的Pi啃食同类,浑浑噩噩,但最终突然被吃剩下的母亲遗骸所惊醒。因为这一惊醒逃离,他回到人类的世界。

我们会遇到许多让人感激的东西,遇到许多难忘的事,但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向它们道别,这是最令人难过的事。中年以后的Pi这样说。边说边流泪。他感激理查德.帕克激励了他的生存欲望,感激自己的兽性让他的人生得以延续。

Pi的父亲曾说,你可以相信毗湿奴,但不要太相信他。在绝境中人们不能靠着对神的信仰活着,所以理查德.帕克出现在故事里,而回到人类社会之后,它永远地消失了。它不可以再回来,因为绝境中的漂流也一去不返。繁荣的人类社会不需要兽性,尽管它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我们每个人都爱自己,包括人格中的不同自我,也互相抗衡,又互相爱着。告别其中一个的时候,我们不需要说再见,因为它还在,那只虎从未离开。这大概才是故事的本意。

一番纠结之后,我们看到影片的结局。

无论是第一个绮丽的故事,还是第二个残酷的故事,终点都没有改变。Pi人到中年,皮肤黝黑,娶了妻子,养了一只猫,还有两个孩子。他会先说一只孟加拉虎和我在海上愉快地共度227天,然后不拒绝暗示其实事情并不完全是那个样子。

就像海上浮岛既是毗湿奴,也是妈妈的尸体,并不存在唯一的一解,它们从根本上来说也是同一个故事。理查德.帕克不会回来了,Pi将会作为一个还算幽默的人平静地活下去。影片给了我们很好的建议,它把真实藏起来,将幻相演绎得多姿多彩,建议我们不要掀开帘幕去窥看。但是它又忍不住到处留下破绽和暗示。

离开影院的时候我觉得挺高兴,看完分析,想明白那些象征之后,我毛骨悚然。尽管很美丽,很精彩,但这样去理解一部影片实在太累。写完这个影评以后,我再也不想重新看这个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街头募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街头募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