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鹤舞水乡
鹤舞水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386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黑暗的隧道里蜗行的我的戊子仲春(上)

(2008-03-23 19:17:52)
标签:

健康

分类: 【时事杂谈】

在黑暗的隧道里蜗行的

我的戊子仲春

——鹤舞病中杂记(上)

 

 

    最近一个月以来,我正经历着一场健康劫难。
    因为支气管哮喘老毛病发作已经好几天,胸闷难当,夜不能寐,不得已于2008年2月15日(星期五)就近去P医院门诊输液治疗;三天之后病情有所好转,停止了输液。然后,听从好心人“找中草药调养”的建议,到P医院找据说是县里中医权威的W医师开中药调养。谁知W医师开的六副中草药只服了一副,就浑身燥热上火,口腔粘膜有的开始坏死脱落,胸闷、气喘不已——我的哮喘病就又复发了!无奈,我只好到“益民诊所”(P医院退休老院长吴X所办)输液治疗。输了三天后,我觉得呼吸已经畅通,因为教学工作较忙,不能耽搁,就停止输液。但是,三天以后,由于受到校园有人焚烧垃圾有毒气体的刺激,胸闷、喘息症状又出现了,而且日益加重,白天基本上无法正常上课和生活,晚上整宿整宿无法睡觉,甚至因为脑部缺氧而干呕不已。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向学校领导请假,于3月3日(星期一)正式在P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打算作一比较系统的彻底的治疗。住院后,医院按常规做了心电图、血常规、B超、胸透、血压、体温等一系列检查之后,开始输液治疗。经过两天输液治疗,胸闷症状有所缓解,呼吸逐渐畅通。但是第二天下午觉得左上臂隐隐作痛,我以为是侧睡输液压迫所致的肌肉酸痛,过几天就会好,没有在意。第三天早上觉得左臂疼痛加剧,就脱下衣服看看,这才发现我的左上臂静脉出现了一条中指般大小的青紫色的包块,像一条顺着手臂爬行的小蛇一样,轻轻触摸都也胀痛难忍。管床的Z医师早上来查房时,我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她。Z让我脱下衣服让她看;我在她的帮助下,脱下上衣,裸露出了左上臂;她看了看,问了问,摸了摸,面露难色,说她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她分析可能是淤血堵塞所致,便在输治疗哮喘的药液之外加输了一份具有活血化瘀作用的丹参液体,同时让我晚上回家用热帕子敷洗患处,并用硫酸镁注射液打湿纱布包裹患处过夜。就这样,到11日(星期二)我遵医嘱热敷包裹了八天,同时也加输了八天丹参,其结果是:青紫色消失了,“小蛇”的轮廓也不明显了,取而代之的是潜伏于皮下的更大的索状肿块,而且更加胀痛。Z表示已无能为力,便请求外科医师会诊。可是因为Z当天下午轮休,外科医师也未前来会诊。这样,我又在痛苦中熬过了一夜。12日上午,Z医师来查房,问我外科医师来看过没有,我如实告诉了她。她叫另一位内科医生带我直接到外科找C医师。C让我脱下衣服裸露患处后,看了看,摸了摸,然后说可能是静脉瘤导致的栓塞,建议先做个彩超看看。那位内科医生领着我一起回到了内科医师办公室向Z陈述了C的意见和建议。Z很快填了张“B超申请”交给我,让我到B超室做彩超检查。我迫不及待来到B超室门外的走廊上时,那里已经挤了一堆等候做B超的患者。等了大约一个课时(45分钟),终于轮到了我。我进去后按照B超医师的吩咐脱掉上衣躺在那冰冷而狭窄的检查床上,伸直胳膊,将患处充分暴露出来。我强忍痛楚,做好了一切准备。医师摆弄了好一会儿她的机器,才来为我做检查。这位医师检查得很仔细,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将那探头在我的患处滑来滑去,有些时候还加大力度压一压,痛得我直冒汗。大约十二三分钟,她停止了检查,坐到了彩超显示器前,开始写诊断报告。我费了好大劲儿穿好衣服,站在她身后等候她的诊断报告。大约15分钟后她将密密麻麻写满了大半页纸的诊断报告交给我。报告写得很详细,可惜都是专业术语,除了“静脉”、“瘤”、“栓塞”几个词外,我大多不知所云。B超医师口头建议我及早去上级医院作CT检查和病理切片化验检查。我拿着B超诊断报告来到Z的办公室,提出了转院都匀的请求。Z表示同意,并出具了转院报告。她将转院报告递给我时说:“今天的药已经开好,你先输完液今天的液体,再去医务科和医管办办理有关手续,明天早上再去都匀。”根据往日输液的速度,今天输完四部液体后,医务科和医管办可能已经下班了,我只好叫来妻子帮忙办理各种转院手续。
    3月13日(星期四)早上八点,搭乘县老干局的小车,与杨局长一起转院前往都匀Z医院继续治疗。十一点过小车就把我俩送到了Z医院。杨局长和我虽然都是从P医院内科转来的,但是杨局长由于病情未变,仍住内科,很快就成功入住;而我的病情发生了变化,内科看后摇摇头,让我找外科;而该院外科又分为好几个科,我辗转了三处才来到外三,才被骨科接收住下。每到一处,都毫无例外地让我脱下衣服观看患处;而我每脱/穿一次衣服都是一阵钻心疼痛,但是我都只能默默承受了。我在外三办完所有住院手续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办完手续后,我在护士指定的15床上躺下。不大一会儿,有个中年医师带着一群年轻医生来到我床前,又让我脱下衣服检查。我忍着剧痛,在医生的帮助下脱下衣服,露出了左上臂。中年医师看了看、摸了摸我的患处,然后又问了我几个在转院申请表上已经写清楚的问题,我一一回答之后,他抬起头对在场的年轻医生们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病房。我一个人吃力地穿着衣服,疼痛感使我浑身渗出了汗珠。
    中午快十二点钟时,一位护工拿来几张检查表让我下午去做检查。我因为是第一次来Z医院,对这里的各种检查机构所在位置毫无所知,面露难色。护工热情地将我领到楼头窗口处居高临下地指着院里一些高低不同的建筑物,如此这般地指点了一番。我虽然不能一下子记下,但想到现在已是下班时间,不好再耽搁人家,只得连连点头称谢,让她回家。
    我穿过摆满病床的7字型长廊,走回自己的病房。这里的病人很多,无论走廊里还是病房内,所有病床上几乎都睡着病人。看着这里到处都是的或呻吟、或痛哭、或悲哀、或冷漠的或缺胳膊少腿、或夹着各种冰冷金属器械的病人,我禁不住一阵战栗。因为妻子教学工作也很忙,我坚持不让她陪同前来,但是才躺下,一种孤单之感就从心底里油然而生。
    我所住病房里住着摆着六张病床,全都住了病人。病友们就在病房里陆续生火做饭、吃饭,并友好地邀我同吃;我只表示感谢,并未同吃。相邻的16床告诉我,按照门背后的广告可以订饭,食堂可以送饭到病房。我于是按照上面的菜单和联系方式订了一份馄饨,算是解决午饭问题。
    下午我吸取前面穿/脱衣服困难的教训,只穿了两件单衣,就去找有关检查机构检查。也许是因为崇拜Z医院的权威吧,每个环节都排着长队候检的患者。直到下午5点过钟,我才做完了X胸部正位片和彩色B超。因为是阴雨天气,我衣服穿得少,有些受凉,敏感的支气管开始收缩,感到有些胸闷。带着B超结果回到外三交给医师以后,我拿出妻子为我买的气雾剂,对准嘴里深深喷吸了一口,才得以缓解。之后,吃饭、等待、闲聊、睡觉,整晚无医生光临。

    3月14日(星期五)早晨七点四十分,我还没起床,有个护士就来到病房,在我右手肘内侧抽了一管血,说是做化验用。起床后,我洗漱完毕,就下去吃早餐,大约八点半回房等待医生。十一点左右,一个护士来告诉我说今早上医生查房时我不在,要我以后每天八点左右一定要在床上等着医生来巡查。我像个违纪的小学生,连连点头称是。下午三点,X光透视室送来昨天拍的胸部正位片和报告文字。我随即送到了医师值班室。值班室里有三个年轻医生,我不知道交给谁。“我是15床的,请问这个X光片交给谁?”我递出X片问道。年轻人看了一眼墙上的安排表回答说:“是W主任。”“W主任是谁?我不认识啊?”我为难地问道。三个年轻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说:“连W主任你都不认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便惭愧地说:“我应当认识,应当认识!但是我真的还不认识,麻烦你们给介绍介绍?”年轻人对我的表现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还是很有教养地给我描述了W主任的外貌特征,并说昨天领着医生给我初诊的那个就是。我想,说的可能就是中午那个中年医师了。“哦,谢谢!那他现在不在,这个照片交给谁?”我继续问道。其中一位年轻人回答:“刚才他还在,现在可能去查房了。这个你就交给我吧!他回来我再转交给他。”我将X透视报告交给了他以后,说了声谢谢就退了出来。出来后,我一见医护人员向他们打听W主任的消息。“在那儿,他就是!”听到我的打听,一位护士指着正从一间病房里出来的中年男医师回答说。我像遇了救星似的喊着“W主任”三字迎了上去,“我是15床。我的彩超出来了,X照片也出来了,早上血样也送检了,您看我手臂上的问题可以确诊了没有?太痛了,希望您能够早点儿给我处理……”我一口气说出了我的迫切心愿。W主任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彩超是出来了,但是X光和血检我还没看到,还不能最后确诊,请领导耐心等待。再观察两天,我们争取下星期一给你做手术。”王主任回答得天衣无缝,我无言以对,说:“我只是个穷教书匠,哪是什么‘领导’啊?在这里您不仅是领导,更是患者们的救星啊!”W主任笑着拍了一下我的后背,又继续查房去了。我抚摸着阵阵作痛的手臂,慢慢回到了自己的病床。要手术,下星期一,还要“争取”,着急也没用。得,慢慢熬吧!

    整个下午、晚上无事,睡又睡不着,我便走出病房到外三各处走走看看。突然在电梯出口拐角处的走廊墙上,有外三全体医护人员的照片和百字简介,W主任排在第二位。隔着病床透着暗光基本上可以看清照片主人的面目,但文字介绍恐怕要爬上那张病床近看才能看清了。床上暂时没人,我在床上跪着凑近细看,才获知了W的一些基本情况:“副主任”、“主治医师”、“XX医学院毕业”、“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十余篇”、“州政府特殊津贴奖获得者”……哈哈,一位可敬可佩的业务骨干,难怪那些年轻医生对我的“无知”感到惊诧了!不过也不能怪我,我在业务方面虽然也有与W相当的业绩和荣誉,但从未如此引人注目哦!这就是所谓“存在决定意识”吧!

 

    从今天(3月14日)到下星期一(3月17日)还有四天时间。在这四天里,鹤舞是怎样过来的?他在星期一能够做手术吗?中间会不会节外生枝?详见——

 

在黑暗的隧道里蜗行的我的戊子仲春(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