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冰肌雪骨

(2011-03-17 11:54:52)
标签:

杂谈

   对于荷,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喜欢,欲海横流的今天,如果说还有最后的一点本真,我想,那就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荷了。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种美,无须渲染,无须衬托。 那日,路过黑鱼湖,就只是一眼,那一株被冰冻的荷,就驻进了我的心。

     我不知道,她曾如何的艳丽,那些姹紫嫣红也曾点缀过世人的梦吧?在烈日当空的盛夏,这里,定是一塘的绿色。当初秋的风儿滑过,是不是曾有一个粉色绿色和淡淡的青色濡染于一体的梦。那梦中,有彩蝶飞舞,那梦中有倩影迷离,那梦中有红尘万丈。

    当最后的一抹嫣红退去,当最后的一丝绿色消失,我们听到她绝望的呐喊,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每一个含苞待放的蓓蕾,都有着一个自己的故事:他们都有自己的日日夜夜,他们都有自己的朝朝暮暮,他们都有自己的霜痕和雨迹,他们都有自己的风节和情愫。只是这一切,不再为人所知,冰肌玉骨下,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呢?

    北国的冬天,沉寂了一切,包括人们的热情。我不知道,那厚厚的冰层下,是怎么一颗不甘的心。荷若如人,是不是眼中也有看不透的花开花谢,心中也存着几处走不过的潮起潮落呢?否则,为荷,她会在这冰天雪地中吼出这样的一首绝唱,任风吹来,任雪飘过,仍不肯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默默的凝视着这株冰荷,久违的一种感动浸上心头。她可是黛玉前世情愁中遗落的一缕暗香,独自在这至寒北国只为等待她的真命天子。宁愿在纯洁中傲然挺立,也不愿堕入泥土,沾半点尘埃、模糊自己绝世的容颜。上一世,可是有人看到她飞闪而过的一帘花影,于是,就定下了这三生的约定,她倔强的不肯枯去,是怕忘记了那三生石上的约定吗?还是怕爱人再也看不到她亭亭的倩影。

    或许我不该闯入她的世界,可是,既然相逢就是有缘吧。真的该把她的美留在世间,让人们记住她。记住,这万里冰封的北国,有这样的一株冰荷。透过镜头,那一股清韵,悠悠而来,浅浅入心。当我疲倦时,当我对这世界失望时,当我无法再继续行走时,看一眼这挣扎的冰荷,我想,一切的过往都会烟消云散了。恩怨也好,名利也罢,皆是摭眼浮云。人若如荷,当有荷之傲骨,人若如荷,当有荷之清韵。当这世间的一切,让我们的心浮躁不安时,就来看看一眼这冰荷吧,定能洗去尘世的喧嚣,自有一股清灵慢慢地包裹,丝丝地渗入,让一颗饱经沧桑的心,瞬间变得玲珑剔透。

    我知道,我应该离开了。还她一个安静。让她完成这一世的清修。于她来说,我是一个不速之客。我来时,她静默,我去时,她亦无声。只有那一缕香魂,在宣告着她的不屈。我恋恋不舍的走出黑鱼湖,当那株倩影渐渐消失不见。我知道,我的世界不再是旧模样,有一种力量在悄悄孕育、生长。挥挥手,我洒脱的告别过往。

     如有缘,在有生之年,养那一塘清荷,布食素食伴荷而居,一卷古书,一帘墨香,便当狂笑:此生足矣!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