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海斌
吴海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49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2014-06-13 20:23:31)
标签:

情感

吴海斌

分类: 流水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吴海斌

虎天兄去世了。我在他离开人世的第三天早晨,听到这个消息。

我是在异地听到这个消息的,前几天女儿参加高考,我在外地陪她考试。

六月七日傍晚,女儿五点考完数学,我们在拥堵的车流中回到家里,到家的时间已经是六点多,孩子数学考得不理想,我口里没说什么,心情自然也是不好的。

本来想去为她买条鱼,她不喜欢吃肉,可回到家里,心情忽然就低落了,腿就懒得迈出家门了。

快七点的时候,我准备炒一个香菇,一插上油烟机的插销,噗地冒了一股黑烟,电线短路,把插座都烧成黑的了,我开窗时候,好端端放在窗台上的烟灰缸啪一声掉地上了,摔了满地的玻璃渣。

我不禁纳闷,这是怎么了?平时很少摔东西的。心里想也许是女儿考试不好的一种预兆?没往心里多想,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虎天兄在他的办公室疾病发作,七窍出血,盍然离开。

闻讯之后,我呆坐在床上好久,暗自垂泪。心里想好好的一个人,没病没灾的怎么就突然殁了?直至在太平间见到他,他已经躺在冰棺里无声无息了,不想承认的事实已经成为真实,忽然就觉得像撕走了一种东西一样,留下了酸楚和怅然。

虎天是在周六晚上加班时候离开的,他的妻子在湖北为女儿照看孩子,他一个人在单位写材料,临终前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头痛,晚上家里人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没人接。

“不真实的城, 在冬天早晨棕黄色的雾下, 一群人流过伦敦桥,呵,这么多,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几天里我一直想着这几句诗,“你记得我们在麦来船上! 去年你种在你的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 还是突然霜冻搅乱了它的花床? 哦,千万把狗撵开,那是人类之友, 不然他会用爪子又把它掘出来! 你呀,伪善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二十年前认识的朋友,他那时候在财委写材料,租住在离单位不远的破房子里,家里值钱的就是个大彩电。他身材魁梧,头发染得黑亮,快人快语的,眼睛大大的,透露出一种自信。我们都在机关大院里做刀笔吏,那时候他在单位还是个临时工,我在编报纸副刊,写通讯报道。那时候我刚从教育上出来,从写诗歌转到新闻上,基本是个外行,那时候虎天已经在国家省市报纸上发过不少东西了。记得那时候他就叫我兄弟,说新闻要选好角度,写好导语,抓住时效,他总是笑呵呵的说,你能写诗,写新闻还不是小菜一碟,他没有以前辈自居,和他交流交往总觉得很塌实,他不卖弄,也不自诩,为人谦和。

那时候我们有个写作圈子,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几个人像比赛似的发表东西,什么题材也有,虎天那时候组织大家给财贸系统写报告文学,出了本集子,还给大家发了点稿费,给几个骨干买了几件衬衣。他是个忙人,总在单位加班写东西,几个人惺惺相惜,谁发了篇象样的东西总要鼓励一番,大家处的像亲兄弟一样。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都混出来了,几个人都成了县里的重要写手,工作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虎天正式调到电视台,成了端公家饭碗的人。那时候电视台没有机器,他跑到企业求赞助,给电视台买了台新的M9000,他每天扛着好像有使不完的劲,我到组织部以后,每年七一的专题片,都是他摄像,我写解说词,有时候一下去就是好几天,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也不怕吃苦,反到是觉得辛苦并快乐着。

那时候县里刚卖商品房,虎天和爱人过去都是做生意的人,积攒下来的钱买了一个八十平方的新房,我们羡慕德不得了。在他家暖房时候,他的客厅钉了面硕大的铝合金包面的水银镜,本来不大的客厅一下觉得很气派,他在镜子的周遭缠了圈灯管,红红绿绿的,不停的在闪烁,他插上电源,显摆了一下,他心里的美劲啊,我们都能体会到。

我结婚的时候,他和电视台最有实力的几个人,去给我拍了期专题,以农村婚礼为切入,宣传了我一把,我到县里的时候,好多人都说看到我结婚的专题了。

我下乡镇工作的时候,虎天那时候是县里的红人,他调回县委办当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给书记写调研文章成为好手。那时候鼓励机关干部领办企业,他就到我在的乡镇办了个加油站,我具体给他协调把企业弄成了,他经常会到企业看看,回城的时候,会用车捎我,那时候他学会了开车,车开得飞快,企业经营了几年,转给别人了。

我对他的印象是麻利、自信、洒脱。总觉得这个人不知道会弄出些什么动静来,他一刻也不会闲,写文章都是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在办公室鼓捣出来的。

可后来我没想到他到了党史办担任一把手,那时候我到劳动局工作,两个单位很近,常去他那里坐一会,一个小单位,他去了以后,先是把职工的办公室弄了个底朝天,全换成新的办公桌椅了,他买的沙发是布艺,一看就是能休息的那种,我知道他又要把这里当成家了,果不其然,他常在单位写东西,晚了就睡在沙发上了。

我去电视台工作的时候,他和我在珠海学习培训了二十多天,他和我在一个卧室睡觉。我们到拱北口岸的地下商场里,他看到卖招财猫的,他说我们的一个共同朋友,做生意喜欢这个,就为他买了,他自己什么也没买。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个细心的人,重视友情的人。我们在深圳的世界之窗大门前合了张影,在澳门的黑沙滩也拍了一张,他搂着我,都挽着裤管,我的领带在风中飘着,他靠在我肩上是那么塌实。我知道他什么时候,都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像亲人。不像有的文人,自相践踏,互相诋毁,他一直把我当成他的亲兄弟,他的亲戚朋友都认识我。

我到招商局工作,他给我打电话,说去北京看看,有我们的老乡兴许会回来做汽车铸造项目,我忙于其他项目,也就没太把他说的事情放在心上。后来他打电话告诉我,说北京那方面有些消息了,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我们本来说好去跑跑这个项目的。可他却突然走了,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结果。他到我的单位看过我一次,他那小单位和我一样也是个没钱的地方,他叫我去外面的小饭店喝了瓶酒,吃了碗面。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安心,想帮我克服难关。

我自己出了两本诗集,每次他都到我单位时候,我会恭敬签好名字,送给他。他也会细心读上半天,就像他写的材料一样,大声念出来,过几天他会打电话告诉我,那些诗他很喜欢。他不写诗,他从来不诋毁诗歌和诗人,他更多的时候,是对诗歌抱着敬畏和欣赏。我的诗集从来不送不写诗的人,在很多场合我也不会谈诗,但是我都会给虎天我的诗集,我知道他会用心读完每一首诗歌。

他从来不对人发脾气,但是说到某些事情,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把手中的扇子迅速合拢,摔到床上,说几句难听的话,那时候我觉得那是真实的虎天,他胸中的块垒只对朋友宣泄。他还有很多想法没实现,我想他一定有大遗憾在心中藏着,他像风一样快走,像风一样消逝了。我手机里有他发给我的许多短信,都是些开心的祝福的内容,或者是询问朋友的电话号码。我想就让它永远留着吧,我总是记不住电话号码,可虎天的号码一直没换过,我什么时候也能准确地把他的号码背出来,尽管以后再也不会打这个号了。

这些天我回家的路上,总会望一下他工作和去世的那间办公室,抬头的时候,我盼着他出现在那个凉台上,他喜欢在这里站一会,我陪他也在那里站过好多次。他局促的办公室一到夏天就闷热得厉害,他有时候会站在那里凉快一会,街道上喧嚣无比,但他就那样大声喊我的名字,我朝向那里,看到他满脸的笑,我也冲着他笑……我望了那里好久,失意地低下自己的头,我知道,再也见不到他了,听不见他那熟悉的声音了……他在省里要的资金,建成的北社村的纪念馆,还矗立在村口。

而我还想和他再深谈一次,再喝一次酒,划一次拳,告诉他去世的这几天,我经历了那些事,告诉他我呆坐的时候,我还在想着他,想听他浓重的西井口音。我想告诉他,他去世的时候,那些血性的液体洒在了他的周身,那些他抒写的每篇文章,以及他爬在通往西藏的火车上的那些冲动的液体,都洒出来了,它们毁灭了我们所有的美好,毁灭了我们彼此的思念,它们还会流动好久,在我一个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这些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象山诗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象山诗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