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海斌
吴海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04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集出版

(2009-11-20 17:05:56)
标签:

吴海斌诗歌

文化

分类: 发表

诗集出版

 

需要者请发纸条或留言,定价32元。

 

 

一个人的羊皮书

 

——与吴海斌的非正式对话

 

          黎阳

 

   冬至。大凉山区的小镇因为没有取暖设施,室内特别凉。这种凉意区别于北方的寒冷,是缓慢入侵体内的凉。对于习惯北方那种嘎嘎冷的我,如今却显得极不适应。

 

 

 

打开海斌兄精心包裹的纸夹,一部厚重的诗集《羊皮书》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笑着和爱人说看来这本书有古兰经的魅力。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羊皮书只有回疆古兰经经文是写在羊皮上的,而且上面的文字多是用鲜血写成,这是伊斯兰教的圣物。

 

 

 

晚上我打开百度搜索关于《羊皮书》的文字:“传说《圣经》最早就是耶稣在牧羊的时候,从耶路撒冷的一个山洞中得来的,《圣经》的原版就是羊皮卷轴。所以《羊皮卷》的作者就拿这个典故当作书名,暗示此书可以像《圣经》给人指明方向,带来启示。”

 

答案有点南辕北辙!但是我还是确认我自己的最初答案是正确的,因为无知让我很自信。

 

 

 

海滨在山西长治地区,所辖之处就有羊皮岭。想来取这个名字,与这个地域有一定关联。人说山西好风光,尽管我曾多次途径山西。却没有一次是抵达这片土壤的旅行。我与海斌兄结缘于天津,天津是我生活工作达10年的一片土地。

 

收到《羊皮书》后,我一直在暗暗地揣摩。体会人到中年的海斌,是如何用诗性和人性,来提炼他的悟性,成就他一篇篇诗歌的炼制过程。

 

 

 

量词的分解组合 误用还是善用

 

 

 

它拥有双倍的山峦,树木和下午的宁静|在缓慢和从容中复制出梦幻

 

两只红嘴雀从一半绿草地上飞起来|一只麻点腹的水鸟停留在水中的石头上

 

我们在十分零三千秒里,走在河岸边|用缓慢的话语支撑起消逝的倒影

 

    -——《河面上的倒影》

 

好一句“十分零三千秒里”,一下子让我的阅读缓了下来。生活中,我们都习惯了快餐式的阅读,理解也逐渐从深层的分析变化成表面的大概的粗略的理解。诗人们巧夺天工的技艺,为大众无情的目光吞噬殆尽。在这个十分三千秒里,我找到了足迹,汗水,交谈以及聆听。读诗失去了体会和感悟,对于诗人来说,有多么残酷!

 

 

 

让我的脑袋和 上半身,在里面走动

 

让我的嘴唇,把女友的挤掉一半

 

把我的左耳朵,安置在右边

 

他沿着一个点裂开,锐角的碎片落下

 

我的一张脸,鼻子以上的掉在地面

 

胡须、嘴巴,下颌还在墙上,继续裂开

 

 

 

             ——《嵌进镜子里的幻觉》

 

这是现实生活中的场景,也是现实的梦呓。面对墙上的镜子,一个参照自我身体和灵魂的对照物。一个虚拟的目标,让诗人感受到了高原反应。压力从四周迫近,精神被分散,对照自我的完整,出现残缺和遗憾。抛开诗歌本身意义层面,就现实意义也是值得笔者和读者清醒的理性的分析和揣摩。

 

 

 

如上整理,海斌的诗歌在量词使用过程中频繁密集,特别是“一”使用贯穿整个诗集。几乎每一首诗中都会出现。

 

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说文》

 

一也者,万物之本也。——《淮南子·诠言》

 

抱一而天下试。——《老子》

 

由此可以看出,上面引诉的诗文,也明确显现出诗人对量词使用的熟练,这里包括诗性的分解,组合,量化的模糊性使用准确。

 

不能不说目前诗坛某些诗人对于诗歌语言的驾驭纯熟,同样频繁使用熟悉的叙述方式,对诗歌也造成雷同和自我重复的审美疲劳。每一个一,实际上是每一个意象点的扩散,是诗歌意象群的组成部分。一的频繁使用也造成意象的斑驳,对于主题的集中产生迫害。

 

目前诗歌界大部分人对于主题写作,已经形成一种模式。顾左右而言其他,对于作品本身的凝聚力,缺乏真正的认识和理解,信马由缰,天马行空。以致造成言不由衷不知所云的状况。而在海斌的这些作品中,我们发现了对量词使用的另外一种方法:减速!让读者不由自主地慢下来。慢对于中年人来说,是回顾和解读最好方式。对于诗歌快餐文化的今天,这是一种矜持。

 

 

 

 

 

 

 

 

 

女性审美构图   朦胧清晰的视觉体验

 

 

 

人到中年,已经过了少年时期对美的朦胧。在海斌的诗句中,女性自然是不可逾越的意象群。这其中题目冠以女人的《母亲坟墓上的荒草》《离异多年的女人》《黑暗里的女人》《女裁缝师》《寡居女人的肖像》《小妇人》等。

 

她在身体里安放了钟,咕咚的声音

 

和一堆饱满的乳房,和长的手指

 

贴在一起,他们和这个时间重叠在一起

 

             ­——《黑暗中的女人》

 

少年时期的懵懂,造成我对异性描写的匮乏。同时属于工笔,也让我对书法绘画形如陌路。在近年的大量阅读中,形体的美,形象的美,气质的美,内在的美,纠正了我对女性美的认知。如同对于爱,母亲是我们一生中第一美人!人过中年,妻子是人生中惟一的美人!或许岁入迟暮,我们会觉得女儿是最后一个美人!对于美,我们经常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实美就是普通,美就是真实,美也是缺憾。对于海斌在书画方面的天赋,我曾抱有疑团,甚至成为我继续写这个的对话障碍。因为我的不足,因为对书画的残缺,造成我对海斌诗歌的阅读缺憾。尽管我这些年一直在尝试构图写作,镜头写作,却依然无法弥补我对立体形象的概括。

 

 

 

 

 

海斌在诗中描写女人的作品还有《村庄》《蜜蜂》《蚕》《消失》《旧事》《午后的雪》《反着写下的名字》《衰老的春天》华山《骊山》《华清池》《地下喷泉》《晨曦中的花豹》《飞上楼顶的鸽子》《柔软的颠覆铜镜》《萨罗的120天》《午后的梦境从婚宴开始》《怎么看都是槐树顶在头上的雪花》,这些作品伴随我的阅读,走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我看到了她们的美,却说不出来美的所在。虎年的步步逼近,让我在手忙脚乱中迎接有一个本命年。这个时候,我面对的是母亲脑中的淤血,和妻子右臂上的钢板。年就像一头野兽,狂奔而来。在风互相的茶马古道上,我只能草草结束这个对话。这种对话真正的意义在于提醒我自己。人到中年,身上更多了许多的责任。不能再顽劣,不能再随意的游走。不能轻易的义气的去判断事物。更多的时候应该想想,明天我们去何处。需要一本属于自己的《羊皮书》。

 

最后用海滨的本集后记结束这次不成功的非正式对话:

 

“诗歌是难度写作,它远非梦呓,或者杂耍,甚至浅抒发。工笔、白描也不是体现难度与否的两种形式,学究者的高深、平民的口语也不是难度写作的区分渠道难度在于他能不能恰当无痕,在于他是不是难得合理自然。”——《后记》

 

                        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四川大凉山茶马古道 马道小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