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海斌
吴海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002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疑惑

(2006-07-05 11:21:46)
     一条河流着,我想它是宽阔的一条,浑浊的一条,翻腾的一条河……
     它的声音,被蝴蝶的翅膀,用一个小的夹子,夹起来原先写好的乐谱;它的旋涡,是岸边的嘴角,硬挤出来的一个酒窝;它逐渐远去,像弦在底座上滑过,离开那些柳树的柄……
     我把车停好,一个人走在河边,看着自己弯曲的颤抖的身影,被这些水摇碎。
     我已经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来到这里,正好是一个下午,我不想被谁知道,自己要决计来到这里,来到一个并不是我想好的地方。
     这里的石头,不是我想好的,它们不是我要求的那种秩序,它们陷在泥沼里,在水里固定好自己所剩下的光阴。
     这里的鱼,离大水还有不远的距离,在一汪快要干涸的水里,是那样的肤浅。
     这里的树木,好像有点粗壮,它们的根可能更紧地抓住了,一滴水,一粒湿润的泥土。
     这里的阳光,黄乎乎的,它放肆,无所顾虑,把这些微弱的生命,改变成它所要求的颜色。
     这里还有寂静,还有三只野鸭子,几只苍蝇,几行蚂蚁爬行的足迹。
     这里有我要求的一些,小的漂浮物,树叶的阴影,湿地,白色的花,锋利的草和我所处在的幽深的草丛,这些都是我要求的存在。
     我要躺下,把内心的疑惑,把琐碎的事情都忘却,用这个下午,整理一条河交付我的思考。
     我怀疑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我疑惑,自己的骨头,被那些风,吹出怎样的声音?
     我质疑,一条河和我保持何种关联?我的手,能握住什么,松开什么?
     我对诗歌的置疑,对那些隐秘的关联,对地下还没挖掘的根须,对一片绿叶展开的手掌,对一滴快要死去的水,对交颈的鸭子,对山的牙齿,对一只鸟窝的满足,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
     我把昆德拉的《小说的艺术》翻下,我想着媚俗和现代这两个相关的命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厌倦
后一篇:温暖的电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厌倦
    后一篇 >温暖的电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