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旭科
王旭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119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明湖:从“园中湖”到“城中湖”

(2007-08-07 19:06:51)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城市旅游
 《中国旅游报》 20045146
(《山东商报》200477日长篇专访并转载该文)
   王旭科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国内大城市中很少有像济南那样独特的风貌,湖山一体,相映生辉。何以如此,缘于大明湖,46.5公顷的活水面在城市中心地带荡漾,是一处天然的生态“调节池,是城市明亮的镜子。而历下亭的名士华赞,《老残游记》的生动描绘,明湖居听书的风情意韵,以及地方历代的文化耕耘亦使之成为海内外知名文化湖,济南三大名胜之一。

  因此,大明湖很自然地成为济南城市发展的一个重心地带,一个不可或缺的生态与文化依托,其理所应当凸显出如同西湖之于杭州的名湖品牌与名湖效应。


  “园中湖”模式的弊端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其根源在于“园中湖”的发展模式,即在空间上沿湖围封成园状的景区,在体制上由一个部门来经营管理。资源的单一部门归属,导致简单化的出售门票式的经营,每年能接纳100多万游客,带来近2000万元的门票收入,这种旺盛的“门票经济”自然使主管的园林部门喜上眉梢,也使社会各方面对此业绩津津乐道,陶醉在旅游业形势良好之中。


  但是我们又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按照常理,一个城市内的湖畔空间应该是城市生态环境最为优越之地,然而经营管理部门将人力与资金投入到景区内,对于景区围封外的区域则无暇顾及,更不用说投以资本加以全面优化。限于部门阻隔和从自身利益出发,湖畔周边区域的发展也无意从协调大明湖的角度考虑规划建设,处于各自为政状态。这样,“园内外”各行其是,湖畔空间渐渐成为被城市居民和景区经营管理者遗忘的死角,城市社区级的行政部门受资金和空间的局限更无力去解决这一关涉多方面的大社区问题,终极结果是湖畔生态环境恶化,人工建筑蔓延,环境质量差强人意,甚至有可能成为济南的脏、乱、差地区。


  从旅游产品开发角度来说,面向外地游客和本地游客的旅游产品都集中于景区内开发,即景区成为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共同的产品供给者。景区经营管理部门将大量资金用于景区内自然文化景观的保护与优化无可厚非,然而为了追求最大化的经济利益,不断在景区内建设多种现代游憩娱乐项目以迎合市民需要,却对高品位的文化景观的视觉欣赏与保护形成功能干扰;周边没有经过系统规划而随意建设的城市建筑影响大明湖的整体形象,降低了特色文化景观的品位。加之湖与城市缺乏有机联系,整体环境吸引力小,旅游产品载体仅限于围墙内的文化古迹点和水面,产品多年不变趋于老化,以致外地游客停留时间短暂。


  从市民休闲需求角度来说,近水、亲水、悦水是市民天然的需求,在城市建筑物密集、交通拥挤和生活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市民对水的精神诉求、文化向往和生态愿望越来越强烈,然而要求普通市民付出高额门票才能进入城市中惟一的却被围封的水域空间,或者是居住在湖畔地带却缺乏高质量的滨湖休闲空间,都不符合城市发展中的人本主义原则。


  由此可见,部门的封闭经营和本位主义,使得大明湖尚未对城市生态功能优化、形象展示和旅游产品拓展起到相应的作用,不符合现代城市的发展要求。


  “城中湖”转变模式的探讨


  不少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大明湖深层次的生态与文化价值有待挖掘,并赞同其关键点在于变园中湖为城中湖,但对“城中湖”内涵的理解不尽相同,实现这一理想的模式也大有差异。


  一种模式是景区扩容。即通过扩容,改造景区内湖边景观,挖掘文化内涵,增加富有地方性的旅游项目。然而前面所述的问题依然得不到根本解决,仍是固守一地、景区压倒城市的发展模式。


  另一种模式是开放成为免费的城市公园。国内对城市公园免费开放的呼声日益高涨,然而开放空间向游客免费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要保证各相关主体阶层的利益平衡。没有景区可观的旅游收入,如何解决人员职工的工资福利?如何加强文物与景观的保护?除非这笔巨大费用完全由地方政府来承担,然而这样增加地方政府的经济负担,亦不符合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现代城市发展理念。


  笔者认为,大明湖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观光资源,既不能只作为单一的围封的收门票的景区,也不能像济南植物园一样作为公益性公园开放,而应当定位为城市发展的潜力型环境与品牌资源,像杭州西湖一样,将生态文化品牌转化为形象品牌与经济品牌,实现资源的资产价值。可以将大明湖与几大泉群(趵突泉、五龙潭、珍珠泉、黑虎泉)、历史街区芙蓉街整合成为城市的生态与文化中心,共同托起济南的城市品牌。从“城中湖应具有的“城市景观湖、城市共享湖、城市品牌湖”的三重含义来考虑“园中湖到“城中湖”的转变。


  基于此,一是打破单一的部门隶属,将大明湖从主管的园林部门剥离出来,与周边社区形成一个整体,成立高规格的城市管理委员会予以整体宏观监控与管理。其责任是制定该区域保护与管理规划,以立法的形式严格地保护文物与景观,控制与规定湖畔大空间区域内土地使用性质、规模以及建筑物风格与高度,以防城市建筑肆意蔓延,并通过完善城市排污系统,有效处理周边街区污水,保证大明湖水质的清洁。


  二是解决产品开发的空间冲突。停止景区内的现代游憩项目建设,将诸如摩天轮、碰碰车之类的游乐设施转移出景区,保证景区内景观的高品位,并逐步降低景区门票,景区富余员工可进入湖畔社区从事休闲服务业、社区管理等,解决体制改革后精简人员的安置。景区腾出部分滨湖空间,与周边区域共同建设成免费的公共开放空间,从而形成面向外地游客与本地居民的两个载体区域。


  三是深化大明湖湖畔区域的景观建设,提高环境的生态化指数与景观的文化品位。一方面湖畔区域景观建设要以自然生态为基底,做大块生态文章,疏通水系,配置生态植物,并加强周边社区的环境整治,向南扩展到古城旅游区范围之内,与芙蓉街老街区及泉城路城市中心游憩区相连接,营造城市中心区优越的生态环境,重塑山水城市风貌。另一方面将大明湖深厚的文化内涵与“曲山艺海”、“泉水人家等老济南城市民俗融入到湖畔特色住宅、文化设施、游憩设施、街头小品等社区建设之中,形成社区化的湖畔特色景观空间,不仅能营造适宜的休闲和投资环境,而且能够打造具有文化特色和生活气息的整体旅游吸引物,达到逐步拓宽游客游览空间的目的。


  四是依据城市资本化经营的理念,使大明湖生态与文化资源转变为富有活力可产生新价值的资本。授权成立专门的资产营运公司,按照合资经营、BOT、BTO、BOO等多种资本经营方式,通过商业服务设施经营权的出让,吸引民间资本和企业资本参与湖畔景观与社区的建设,并依托于改造后的社区环境运行景观房产和特色服务业,激活湖畔大空间区域的发展活力。政府亦可借助市场力量解决社区改造和高品位景观保护与开发的资金问题。


  依托这一转变模式,按照统一规划管理、空间处理与优化、城市资本化经营、多元主体协调发展等方式,形成大明湖区域发展的整体合力,必将获得多个主体的共赢局面———对于政府而言,可以解决传统景区部门隶属的体制障碍,保证城市公共休闲产品的供给,并相对节约政府财政支出;对城市旅游业而言,提升了景观品位与城市品质,满足外地游客对高品位产品的需求,延长旅游消费时间,提高城市旅游业综合效益,并进一步促进旅游地推介;对居民而言,优化了人居环境,拓展了休闲空间;对民间企业资本而言,寻找到一个能体现现代企业文化和可依托并促进资本增值的空间与品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