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楼河
楼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12
  • 关注人气:1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尔克斯写百年孤独

(2018-04-09 11:56:13)
标签:

杂谈

马尔克斯写百年孤独


真的,他在巴黎梦见了丛林,
那么湿热,那么幽深,那么蓝。
咖啡杯在报纸上冒着蒸汽,
而桌椅被移进了一列火车,摇晃着他的梦境。

他在想象中颠簸着,
火车开进了美洲热带雨林,
加勒比海在悬崖下追逐波浪。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
他闻着咖啡的香味,
在报纸上挖了一个山洞,
写下了第一行字。

但这不是真的,
他的思想跌进了啤酒杯,
他的世界变得模糊、动荡而昏暗。
巴黎,地球的首都,
用一把扫帚将他扫到了角落。

他在巴黎的阁楼中忍受着孤独和寒冷,
想到了热病中的南美,
香蕉吐出迷乱的泡沫,在小镇上掀起了癫狂。

神秘的血注入了一个白人体内,
他的皮肤变深,胡须和阴毛变红,
从一个少年变成了多欲中年的形象,
在鱼水之欢中看见亡魂。

村庄在沼泽地的边缘发现了一艘船,
他的后代,长着猪尾巴的罗德里戈
抬着十字架翻过了山岭,
消失在阳台摇篮的气味里。

风吹过南美,吹到了巴黎,
下起了相似的大雨,
让他在夜晚打烊的牛肉铺找到一根肉骨头。

是的,这一切都不真实,
他啃着那根骨头,用悲伤激励自己。
巴黎,肉体的牢狱,
不断用饥饿榨出他思想的汁液,
让真实溶解在梦境里。

他想起许多年之前,
他的一位祖先曾用磁铁和黄金
计算出地球像一颗橙子。
它漂浮在宇宙的波浪中,
那么永恒而孤寂,散发着光芒。

是的,这一切都不重要,
他再次感到激动,
时光和死亡像两根楔子,插进了他的打字机。

他的脚边飘扬着雪花般的文字,
闪烁着微光,照亮了他的肉身,
使他唇边的红胡须逐渐褪为白色,
显露出婴儿般的甜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