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我们还活着”到“我们早死了”

(2011-11-12 18:13:56)
标签:

杂谈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体育编辑,如果讨巧一些,犯不着在本期杂志截稿日的深夜等上近两个小时,受尽身体和心灵摧残后再去写这样一篇观察稿,因为卡马乔的这支国足的命运早在10月11日的深圳夜晚就已定格。套用马尔克斯的话,对于搞中国足球的媒体人来说,这是一篇可以事先张扬的文章,剧本早已写好,只需做些诸如比分和标点的枝叶修改。

熟悉的尤尼斯攻破杨智大门的时候,“21世纪最巨型光棍节”也差不多翻了过去,在这一天,各地民政部门迎来领证高峰,普通青年窝在淘宝上忙于秒杀,文艺青年扎进电影院看《失恋33天》,二逼青年则守在电视机或电脑前看国足,看完后脱光的和没脱的,都必须接受这样一个荒诞——虽然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荒诞——的结局:国足脱得精光,裸奔完最后两场20强赛后,再裸奔有一个4年抑或更久。

开始供暖的这个凌晨,国足带给球迷的只有透心凉,但就像早已收到病危通知书的病人,真正面对死亡时内心反而平静,刘建宏老师的排比总结语失却了往日的深沉或激扬,这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典型表征,没有愤懑没有鞭挞,中国球迷集体失语,甚至没了挖苦讥讽的欲望。不夸张地说,在中国足球的屈辱死亡史上,这是亿万球迷最消停的一次。可令人痛心的是,这种消停反过来却最哀凉,它不是理性自觉滋长,而是麻木被动蔓延。

而且,这一次业界坊间不会再忙于寻找替罪羊:不管卡马乔是否真得无能,至少他不会因此变得更加无能:不管张琳芃有多懊恼,他不会因为那张红牌而变成红人;不管于洪臣主任有多高风亮节主动揽责,没人会再往足协痰盂里再吐一口……谁都知道,这不是哪一个教练、球员和官员的问题,中国足球人人都有病,谁也脱不了干系,可谁也无法单方面地承担责任。

刘建宏很久都没机会高叫“进啦进啦进啦”了,这一次,我很佩服他的思维能在第一时间进行无缝切换,没有停留在竞技足球的角度看待足球,而是切换到了家长、班主任、校长、市长和房地产商人,切换到了社会上以不同身份出现的人,其实也就是将中国足球的问题上升到了社会层面。

一定意义上,国足的这次速死比那帮小孩的0:11更有资格成为讨论中国足球出路的动因和契机,因为它是中国足球水平的最真实最原生反映。其实,刘建宏的排比反问和CCTV-5足球解说员刘嘉远对于中国足球制度困局的反思,和本期杂志专题《消失的“体育课》中聚焦的中国青少年体质不堪,本质上都是一回事。刘建宏嘴中的中日在册球员比是6000:600000,和官方发布的8000:500000,也是一回事。这已经不再是数字和足球的问题,而是社会和体制的问题,更是意识层面的问题——球迷们数年如一日等来同一个结果,从骂娘到麻木甚至一笑而过,决策者究竟还有没有重新搞好中国足球的心气?要知道,中国足球不是从零开始,而是从负数开始!

我们不止一次为病入膏肓的中国足球把脉,可它却愈发虚弱苟延,现在连一句“我们还活着”都听不到了。中国足球的致命病毒多如牛毛,可以从制度、学校、家长、房地产甚至是你我做起,但这么多年,中国足球最根本的问题是始终讳疾忌医,始终“我们还活着”,倘若有那么一天,中国足球能不要脸地拍着胸脯说“我们早死了”,类似惨死才不至于枉死,也惟其如此,制度和社会各界的讨论和改革才有意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