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恋·十年

(2011-10-08 19:03:14)
标签:

杂谈

每个人的电话薄上都有这样一个号码,你无比熟悉却不去拨动,只会在某些具有仪式感的时间节点,漫无节制地捡拾青春碎片。于是,一股泛着淡淡忧伤的幸福裹挟而来,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思念逆流成河。

站在2011年萧寂的秋风里,想起再过几天就是10月7日,中国男足冲击世界杯成功10周年纪念日,中国足球人大抵都有这种追忆初恋的感觉。在这个仪式感浓烈的日子,你我都会打开记忆的阀门,去追索那个激情燃烧的秋季里的一帧帧照片、一幕幕场景和一重重心事,与足球有关,抑或与足球无关。

不管是之于你我还是之于中国足球,那都是与青春有关的日子。10年前,我刚刚踏入大学校园,每到中国男足比赛日,来不及脱下军训的行头,和哥们骑车溜到市里,找家破败不堪散发着霉味的录像厅,买瓶一块五的啤酒,亢奋或失落两个小时,然后一路狂飙奔回宿舍,在睡梦中回味比赛的经典瞬间,或者想念还没来得及搭讪的漂亮姑娘。10年前,李霄鹏还沉浸在幸福不期而至的眩晕中,临阵顶替李明成为中国足球的福星和功臣,10年后,他罗圈腿依旧,偶尔还会挤出几句“青普”,令人唏嘘的是,他已由万人追捧的功臣变成败军之帅,陷入陪酒陪睡的中国式舆论漩涡。10年前,李玮锋还是个只有23岁的壮小伙,鲜衣怒马也刀锋毕露,头槌破门后牛逼地光着膀子疯跑,10年后,逼人锋芒被骨感的现实渐渐削平,他又一次为了世界杯梦奋力甩汗玩命奔跑,却不会理会球迷的谩骂和媒体的开炮,反倒是说到乖巧的女儿时,他会眉飞色舞夸张地打手势,仿佛他是天底下最最幸福的男人……

岁月是把锋利的宰猪刀,我早已告别葱郁校园迈入世故社会,10年前的功臣们有的还在执著地奔跑,有的则以执教的方式继续和足球热恋,有的则彻底隐入尘世和你我一样淡然生活,甚至,10年前那个代表团里的某些领导正身陷囹圄,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中国足球的符号性人物,一如我们的初恋,相见不如怀念。

郝洪军早就开始张罗一场表演赛,在约请神奇的米卢先生时遇到了难题,米卢开出的条件是把10强赛出线的V型纪念雕像立起来。郝洪军说“再建一个V型纪念雕像是很简单的事,但要把原来的那座V型纪念雕像立起来却不容易”,是的,10年后重新开始一段恋爱容易,又怎么可能找回曾经的初恋呢?在李响的帮忙下,米卢最终还是答应赴约。我想,米卢终究是会回来的,毕竟V型纪念雕像早已嵌入中国球迷的心里,就像已经爆破的五里河球场,那是永不磨灭的番号,是中国足球的心理坐标。

李玮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10年后他还能为国家队和世界杯而战,但时间的河流奔腾向前,他为之奋斗的,是中国足球的一段新恋情,成与不成,都和10年前的初恋不同。从23到33,你很难再看到李玮锋扯着球衣疯了似地呐喊吼叫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