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河北日报》文艺副刊部主任编辑
荐

“姐妹斗气”,逼死皇帝丈夫?(组图)

转载 2018-10-11 07:02:12

    汉高祖刘邦那些“帝王后裔”可真逗:刘彻妄图长生不老,醉心于虚无缥缈的“白云乡”;刘骜则离不开酥胸软腰,宁愿死在俏姐靓妹妹的“温柔乡”。值得玩味的是,刘骜所谓“温柔乡”,并没扑在姐姐赵飞燕那里,而是扎在更年轻、更性感的妹妹赵合德身上。难怪《汉书》也发现小姐儿俩之间出了大问题,便直言不讳地说:“皇后既立,后宽少衰。而弟绝幸,为昭仪。”看来,皇后的处境越来越尴尬了。(下图:巍峨的西汉皇宫。)

    《汉书·外戚传》记载了赵氏姐妹截然不同的后宫生活:“(赵合德)居昭阳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髤漆,切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赵合德时时处处跟赵飞燕攀比,昭仪专用的楼堂馆舍、车马仪仗、吃喝拉撒竟然盖过了皇后——这叫“僭越”,细究起来,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呀。

    赵合德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她照样跟皇帝伸手,照样跟刘骜使性。《汉书·外戚传》写到了昭仪娘娘的“泼妇”嘴脸:汉成帝宠幸的许美人,暗中生了个大胖儿子,原本是件大喜事儿,赵合德却指着皇帝大叫:“陛下常自言‘约不负女’,今美人有子,竟负约,谓何?”嚷完了,还继续折腾——“(昭仪)怼,以手自捣,以头击壁户柱,从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皇帝也恼了,索性歪着脖子,不肯吃饭。昭仪却步步紧逼,不甘示弱。皇帝身上有几根肋骨,她门儿清,知道啥时候松手,啥时候使劲儿。斗到最后,刘骜软了。他又给昭仪娘娘吃了一颗“宽心丸”,明确许诺道:“使天下无出赵氏上者,毋忧也!”(下图:沉迷酒色的汉成帝。)

    其实,这些勾勾串串的小心眼儿,赵飞燕也有,只是在妹妹跟前,使不出来。如今,她已经坐上了皇后大位,长长地舒一口气,是满足?还是疲惫?外人不得而知。其实,她最上心的,还是越来越红的妹妹。赵合德喜欢抢风头,恨不得天下好处,都归她一个人。如今,皇帝成天长在她“昭阳宫”里,哪还顾得着答理皇后?赵飞燕非常知趣,她觉得亲姐妹,不该像仇人似的,争风吃醋。既然皇帝不来,也就无须梳妆打扮、无须唱歌跳舞了。她在青烟飘缈、紫气环绕的深宫里,默默地隐遁了起来,任凭妹妹在刘骜身边,可劲儿折腾。

    西方流传一则寓言:两条狗,玩得很快活,发誓要同甘共苦,永做朋友。正说得肝胆相照呢,忽然,飞来一根肉骨头。俩家伙立刻扑过去,你死我活地撕咬起来——“狗的友谊”经不起一根骨头考验,在大是大非面前,人类未必能超过“狗的友谊”,包括某些至亲骨肉。赵氏姐妹联手摘取了各自觊觎的东西,如今,新的利益诉求,使她俩分道扬镳。终有一天,小姐妹还可能拔刀相向呢。

    赵飞燕已经够了,赵合德还没够。妹妹开始在姐姐脚下“撤梯子”“下绊子”。《飞燕外传》讲到了“明珠美人”的故事,可见,赵合德之机心与歹毒:真腊国进来两件珍宝,一只“万年蛤”——大概是贝壳吧;一颗“不夜珠”——应该是传说中的“夜明珠”。据说,两件珍宝都很神奇,“光彩皆若月,照人亡妍丑,皆美艳。”皇帝将“万年蛤”赐给了赵飞燕;把“不夜珠”赏予了赵合德。过了些日子,皇帝私下告诉赵合德:“自从挂上了那只‘万年蛤’,床头犹如升起一轮明月。可是,白天看皇后,远远不如晚上漂亮,这太令人扫兴了。”(下图:赵氏姐妹的宫廷生活。)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刘骜这番话忽然提醒了赵合德,她眼珠儿一转,又打起了歪点子。为何如此动心呢?明摆着嘛,姐姐的“万年蛤”与自己的“不夜珠”都是光彩若月。有这种光照着,人人都漂亮得出奇;一旦光彩消失,必然会形成强烈的美丑对比,这不是存心让皇帝不痛快吗?赵合德摸着了底细,也不声张,顺手将自己那颗“不夜珠”,当作寿礼送给了姐姐。姐姐还挺高兴、挺感激呢,她一辈子都想不明白,这份厚礼,竟是妹妹亲亲热热地暗算自己。人家要转嫁危机,刻意拉开帝后之间的心理距离。

    刘骜“花下作鬼”也风流,他死心踏地住进了昭仪的“温柔乡”里。赵飞燕确有“长者之风”,一分奈何,也不跟妹妹计较。赵合德却不讲骨肉情义,她到处拔尖儿,四面树敌。为什么如此嚣张呢?还不是倚仗皇帝专宠吗?有一次,姐姐给她逼急了,扬言要一道两断。妹妹立马端出了“苦肉计”,她抽抽搭搭,苦苦地哀告:“姐姐,您还记得当年穷苦时,咱俩合盖一条破被子吗?当时,冰天雪地,我冷得睡不着,您就紧紧抱住我的脊背,挡风御寒。现在,我们日子好过了,您跟外人都不计较,还忍心骨肉相残,挑剔小妹吗?”乖乖的小嘴儿真能说!听这话,谁不动感情?殊不知,一动感情,必要上当。赵飞燕哭着原谅了她,赵合德转脸就咬牙。她老实不过几天,还会继续挖坑,接着使绊儿……(下图:亲姐儿俩共嫁一夫。)

    亲姐儿俩再也走不到一块儿去了,她们几乎断绝了往来。同一座宫院,同一片蓝天,锁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日子。古人说:“天作孽,有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绥和二年三月,酒色侵骨的汉成帝在赵合德的怀抱中中,莫名其妙地死于长安未央宫,接着,赵合德立刻畏罪自杀,她死得确实不值得。赵飞燕自然无限感伤,物伤其类。如今,只剩她自己了,像一抹残阳,落进寂寥的深宫里。

    据《汉书》记载:公元前一年,王莽主政,赵飞燕从“皇太后”,被贬为“孝成皇后”,迁居北宫。又过了一个多月,“废皇后为庶人,就其园。”什么叫“就其园”?就是进驻埋葬刘骜的延陵——看坟地。旨意传出,赵飞燕当天就自杀了。

    这是个穷苦的歌伎、卑贱的舞女、至尊的皇后……她最后一段舞蹈,竟是果断地结束了四十五年的人生。爱恨情丑,是非功过,都化作一缕轻烟,飘过去了,再也看不见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寮犵户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84,78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