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电影王
电影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69,625
  • 关注人气:1,9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儿.星子(中)

(2007-07-05 22:46:20)
标签:

水儿.星子

云之东

               云之东/文
 
特别声明:心水之作,媒体转载联系MSNlixin77_000@hotmail.com或电邮lixin77@163.com获得授权,网友转载注明出处及作者,违者追究到底,谢谢!
 
    我见到年我却相信了,这样温柔的男孩,容易激起的是女人天生的母性,却少了一点男性的攻击力,难怪水儿会舍不得放开他,说到底水儿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平常的女人。

    平常女人终有一天会为情所困,水儿和她上司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水儿说她并不爱他,可她天生叛逆,别人越是传得厉害,她就和他走得越近,由得她们去传吧,由得她们去妒忌吧。我说水儿,你既然知道她们妒忌,又干嘛和谣言较真呢。水儿说我就是做给她们看看,何况他也是一个不错的情人,成熟幽默,他会把各种场合的节奏氛围拿捏得恰到好处,你想要开心,他给你开心;你想要深刻,他比你更深刻,而且他不会给你压力,只是让你感到他的分量。最重要的他够坏,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我说水儿这样的男人太可怕,只怕到最后伤了你,水儿轻轻的笑:“你总是觉得优秀的男人可怕,何况,我不爱他。”我不语,从水儿的笑里感到了轻视,或者她是对的,或者她真的需要伤一次心。

    谣言传播的速度常常是难料的,重要是的谣言传播的内容常常也是难料的。水儿和他去了一趟郊外,一宿未归,于是流言便如北方寒冬的大雪,沸沸扬扬的从单位下到了她家里去。水儿在电话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等我赶到她家,看到她爸森森的脸,心先自冷了一半。她爸向来以水儿为骄傲,平时大多依着她,唯有男女关系,她爸常说那是一辈子的事,他不反对水儿多交几个男朋友,只是要求水儿一定要把握住那个度。如今的局势,只怕她爸听到的比水儿所能料想的要不堪何止数倍。

    水儿躺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便急急的伸出手,我的天,眼睛怎么肿成这样。我接过水儿的手,水儿却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唉,有时候真觉得水儿象是我的女儿,而非是什么死党。

    “星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跟他,真的没什么,那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雨,根本回不来,后来我们开了两间房,一人一间,真的,星子,你一定相信我。”我怎么会不相信呢,人人都看到水儿的开放,其实水儿只是不喜欢受教条的束缚,不喜欢在男女之间划一条性别的界限,而对于男女最后的防线,水儿是看得很重的,对水儿来说,突破了那道防线,便是一生了。

    我不知道该对水儿说什么,只是重复着我相信她,听她一遍又一遍的讲那晚的事。那晚水儿反锁了门,又拉上了防盗栓,还是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早的赶回来上班,等到下班回了家,被她爸问得百口莫辩,只有冲进了自己房间把头埋在被子里哭,声嘶力竭的哭。

    我问水儿,他呢,他没和你说什么吗?水儿说他打了几个电话,我没接。

    第二天,水儿戴了墨镜走进办公室,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倒不是别人的指指点点,只是有意无意的听见了背后有人在说话“得到她还不是把她当草了,你知道吗,昨晚他又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哼,自作自受。”水儿只觉得欲哭无泪,她当然知道“那个谁”是谁,自从他开始追她后,“那个谁”看过来的目光的便是刀,或者是刺。可那时的水儿要强,还有着小女人的心眼,你看吧,我就要你尝尝失败的滋味。

    水儿还是到他办公室找了他,他什么也没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只是说,水儿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卑鄙”,水儿最后还是扔下了两个字,以为自己不会再哭,泪水还是从墨镜后一串串的掉下来。

    我打了电话给年,我说年你去找水儿聊聊吧,你不是很会说俏皮话吗,水儿最近好象不太开心。

    年约了水儿购物,有意思,我以为他会约水儿喝茶,可见年其实是聪明的,至少他知道女人在不开心时通常会采取的发泄方式,也许,拎着大包小包的女人比喝着玫瑰红茶的女人更喜欢说话。

    年也不问水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陪着她从一家专卖店逛到另一家专卖店,和她说说流行与时尚的好坏,偶而再插进一两个笑话,他问水儿什么东西比乌鸦更讨厌,水儿说不知道,这个都不知道啊,乌鸦嘴啊,水儿其实是不想说话的,却也忍不住动动嘴角,年也就此打住,只拎过水儿手中的袋子。

    晚饭的时候,年带了水儿去一家面馆,不大的店面,鹅黄的主色调,配上店主亲切的笑容,房子里便洋溢出温馨的味道。店里三三两两坐着的人也带着轻松的笑容,谈话的声音很低,不时的传出呵呵的笑声。年不说话,水儿低头一根两根的吃着,不觉便有晶亮的液体洒进暖黄色的汤里,水儿想轻轻搁下筷子,泪水却终于汹涌而出。

    年拉着水儿回到车水马龙的世界,“为什么带我到这么温暖的地方来”,年停了半响,轻轻的说“我就是想让你哭出来!”

    所以说温柔有的时候也可以杀人的,水儿定定的看着年,年轻轻的拍住水儿的肩,水儿便倒进了年的怀里,语无伦次的说着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我想听你说”,水儿却不说了,只在年怀里肆无忌惮的哭着,那一刻,水儿只想哭个明白,哭个痛快。

     哭到没有力气,年就小心的搀着水儿,听水儿讲故事,水儿讲了一切,年就问“为了他,值得吗?”“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不甘心吧。”

    那天晚上,年和水儿走了很长的路,走到后来,年就轻轻搂住水儿的腰,很自然。水儿也在不觉中微微的向年靠了靠,那时候,他让水儿感觉到力量,一种可以依赖的力量,女人,在本质里都是渴望着有人可以依赖的,更何况是受了伤的女人。
        
    那时水儿并不觉得自己爱上了年,只是觉得和年在一起很放松,可以不用去想太多的问题,年也让水儿慢慢看清了对“那个他”的感情,不过是一直把他往自己所谓喜欢的“坏男人”类型上套罢了,哪个女人没有或明或暗的在心底为自己选个喜欢的男人类型呢,等梦醒了才明白喜欢上的不过是自己的幻象,水儿是聪明的,又遇见了聪明的年,梦醒得也就愈加快些。
       
    几天后年要出差,水儿到车站去送他。那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水儿喝了酒,赶到车站时年已经快走了,水儿撑着身体对年说,好好照顾自己。也许是赶得太急了,没说几句,水儿便感到胃里一阵翻滚,巨大的恶心蔓延开来,年看出了水儿脸色的惨白,急急扶着水儿去了洗手台,水儿终于吐了出来。年轻轻的拍着水儿的背,轻轻的怨着水儿赶得太急,水儿接了水拍了拍脸,抬起头,却从镜子里看到年的眼睛,在镜片后装满了心疼与温柔,水儿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那些看不见的液体从眼睛里溢出,划过脸庞,年用手轻轻抹开水儿脸上的发,看着水儿那张瓷器的脸,轻轻的吻向了水儿的眼泪。
       
    水儿很在意年,她说也许对年的日久生情才是真正的爱情,这一次,我给了她祝福。因为水儿的关系,我和年的接触也多了起来。水儿常会带了年来看我,然后她下厨,年打下手,我讶异于水儿何时学会了烧菜,想想以前不蹭我就算是很有良心了,看来这个年也不一般。这话我没对水儿说,我乐得听听音乐看看书,坐享其成。偶而水儿会把年从厨房赶出来,我就一本正经或者半开玩笑的教育年一定要对水儿好,年刚开始毕恭毕敬,后来就笑我一会象水儿她姐,一会象水儿她妈。我对水儿说,你们家年欺负我,我有那么老吗,水儿就用手指捏捏年,年则看着水儿柔柔的笑。我说水儿,下次我再也不告状了,这不是给机会让你俩眉来眼去吗,这么恶心的事咱不能做。水儿越发笑得花枝乱颤,年仍旧柔柔的看着水儿。我无话可说,于是继续听我的音乐看我的书。
 
特别链接:水儿.星子(上)
          水儿.星子(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