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电影王
电影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70,917
  • 关注人气:1,9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儿.星子(下)

(2007-07-05 22:39:50)
标签:

水儿.星子

云之东

    云之东/文
 
特别声明:心水之作,媒体转载联系MSNlixin77_000@hotmail.com或电邮lixin77@163.com获得授权,网友转载注明出处及作者,违者追究到底,谢谢!
 
    时间长了,年也会和我谈东道西,他看见我书柜里的王小波,就说起了他的三个时代,白银青铜黄金,倒也说得头头是道,我才知道年是中文系毕业,算是一个才子。这么想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知道我所谓的才子有一半的原因是觉得年长得也蛮帅,而我以前并不觉得他有多帅。年倒是觉得遇到了知音,兴致很浓的聊起了唐诗宋词,唐诗的浪漫宋词的缠绵都是我所爱的,于是也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水儿出来看见我俩聊得风生水起,笑着说诗人们吃饭了,年还想聊,我说水儿你烧的菜越来越好吃了,我知道水儿对诗词的兴趣一般,年也知趣的转了话题。

  有一天不知为何开了一支红酒,也许是个纪念日。我笑说水儿什么时候这么大公无私了,水儿媚了我一眼,我什么时候重色轻友了,什么时候,常常呗,话未出口想起可以免费吃顿好的,只好生生地把一句话收进嗓眼。年倒在一边凑趣,星子你该怎么谢谢我们,我白他一眼,你还免费喝我的红酒呢,要谢我也不谢你,就谢谢我的好水儿。水儿在厨房里听得笑出声来,嗔一句“你这个死星子”,年也笑了,却温柔地看着我笑。这一笑笑得我有点心虚,想想刚才这话怎么说得不那么磊落。最近和年聊得多了,说话竟越发没了顾忌,想起他被我哽得说不出话时就招牌地温柔傻笑,竟也忍不住想笑。

  喝酒的时候,我说“水儿,我敬你们,酒逢知己千杯少啊,喝”。年居然接了句“话不投机半句多,喝”,我差点喷出一口酒,这是《纵横四海》里的台词,水儿也接不出这下句的。

  那天晚上情绪有点烦躁,什么也不想做,QQ上不知何时起一个陌生的人头不停的跳,我点了一下,网名居然是纵横四海,我问他你看过这部电影吗,他说最爱发哥和红姑的那段舞蹈,浪漫的极致。我也是,看了那段,才知道什么叫风度,什么叫风情。他说你一定风情万千,我说老套,泡MM不是这样泡的,他说那你教教我啊......那个晚上聊了很久。

  第二天又看见他的头像闪起,他说你知道什么是梦吗?我凶他有话就快说,罗嗦。他说有一个女孩,他曾经以为她就是他的唯一,他对她一见钟情,他愿意为她做一切事,即使她不爱他。他说后来她终于爱上了他,他很高兴,很高兴,可时间长了,他发觉两个人的差距原来那么大,他爱看书,爱看电影,她不喜欢,他们一起看电影,她看了一半睡着了;她喜欢说话,可他有时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待着,他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一个梦?我说两个人都一样了还有什么意思,你们这些男人啊,没得到是宝,得到了就是草。他不语,过了很久发来一条信息,也许你是对的。

  后来每个晚上,总会在深夜看见他的头像,他总是一句不变的开场白,还没睡啊,我有一次笑他笨,他说这样才真实啊。真实?网上的东西怎么会真实呢,虽然我和他说的都是真话,可我不想知道他是谁,或者也不敢知道他是谁。

    后来水儿也渐渐的来得少了,有一次我在电话里骂她有异性没人性,水儿说真的有点忙,年也挺想你的,他说你挺有才,只是有点可惜,可惜什么,我追问,他说你把心事藏得太深,有时会很寂寞,我不知该说什么,隐隐觉得水儿似乎也有些不开心,于是说别听他瞎掰,又拉扯了几句,听她笑了,便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个该死的年,就算我真是这样,也用不着说出来啊。
    
    那天夜里,我还在电脑前敲打,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我吓了一大跳,谁这么不知死活,不知道现在是赚钱的黄金时间吗。透过猫眼,看见一头乱发,竟然是年。发生什么事了,我赶快开门,年一只手还拿着酒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实在不该是我印象中的年,那个斯文阳光的大男孩哪去了,眼前的颓废男人造型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年瘫坐在沙发上,喃喃的说着话。他拉着我的手不肯放,我只好也坐在沙发上,心跳得厉害。我并没有听清年到底说了些什么,因为他的第一句话是其实我是纵横四海,我失去了思考的勇气。其实我知道有些事情是经不住推敲的,所以我不想推敲。我说年你说这个干什么,你回家去。年紧反复的说着星子,我是纵横四海,水儿只是我的梦,我很害怕,我说年你喝醉了,别瞎说,快回去。年回过身来抱住我,我不知哪来的力气,狠命的推开他,年应声倒地,我摸到他身上,年你醒醒,你醒醒啊,可他没有反应,我说你不要吓我,把手放在他的鼻前,感觉到他的呼吸,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涌出来。我使劲的骂着自己,你对得起水儿吗,对得起吗?也不知骂到了什么时候,昏昏睡去。

    有些事情的发生总是老套。第二天一早有人敲门,那声音很急,仿佛要把人往死里敲去。我平生最痛恨的事是扰人清梦,于是狠狠地开了门,准备先教训教训来人。可竟然是水儿,她抱住我又把我放开,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表情,我刹那间想起年还在地上,我知道她看见了地上的年,衣衫不整,而我显然也是衣衫不整。水儿那张疲惫但依然美丽的脸布满了惊愕、悲伤最后是愤怒,我说水儿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给了我一巴掌,甩手而去,背影是那样的柔弱不堪。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他说对不起,我转身抱住年,汹涌而哭,很久没有哭过了,所以要一次哭个够本。年轻轻扶住我,抬起我的头,看着我的脸,我的眼泪,我听见他的心跳,我推开他,声嘶力竭地说,你走,你走!

    我打水儿手机,关机;我打了水儿办公室,说她没上班;我最后打了水儿家,是他爸接的电话,水儿不接。他爸问我发生什么事了,他说年也打来过,水儿也没接,我说叔叔你放心,没事,真没事。

    晚上我去了酒吧,看见了年。并不意外。我去的是以前三个人常去的那间酒吧,直觉告诉我能看见年。有些事情也许注定要发生,那就让它发生,之后一切如常。那天我和年喝了很多,年说我爱你,我说真的吗,我也爱你。年说真的吗,我说是啊,这年头爱最不值钱,想爱谁就爱谁。然后两个人一起笑,放肆的笑。年说有人看我们,我说那就看个够吧。我看见他的眼睛在发光,耀过灯光,我想我的也是,于是我们吻在了一起,纠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年不在我身边,我裹着被子找水喝,看见了年的留言。
       
    星子,对不起,你看到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在机场了,公司派我到加拿大学习。我真的喜欢你,QQ上所有的对话我都保存起来了,水儿那晚看到了,所以我们大吵了一架。我心疼你的寂寞,可我害怕自己不能带给你幸福,正如我不能带给水儿幸福,她总是怀疑我对她的爱,一如我怀疑你会不会爱我,或许这就是人生,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话,不过还是要请你替我,替我向水儿说对不起。
       
    我撕碎了纸条,给年发了短信,神经,有什么对不起。然后关机。我躺在床上,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有一些多余的分泌物,从眼角溢出。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白色,水儿在我身边,轻轻的拉着我的手。我想笑,但是没有力气。水儿轻轻的说,别动,你已经睡了三天了,我去叫医生。

    然后我知道那天我发了高烧,如果不是水儿他爸到处找我劝水儿吃点东西,也许就不会发现我一个人躺在那该死的床上;然后我问水儿,是你爸替我穿的衣服,水儿笑了,说你这死星子,放心,我给你穿的,我爸把你连人带被子送进了医院;然后水儿不说话了,我轻轻的擦着她的眼睛,还这么爱哭,哭肿了就没人要了……

    我说,水儿,那天,我们真的没做什么;水儿把手轻轻放在我唇上,星子,什么都别说。

  几天后我回了家,坐在镜子前,水儿说我给你梳梳发。黄色的牛角梳在黑黑的发上游走,我突然觉得自己象那修炼了千年的白蛇,终究还是和水儿抢了同一个男人,恍惚间听见水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姐姐,你这样子象极了白蛇呢,我好喜欢。”
 
特别链接:水儿.星子(上)
         水儿.星子(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