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呂布布
呂布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39
  • 关注人气: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迷离与意志

(2017-04-26 17:02:10)
分类:

迷离与意志



◎ 迷离
◎ 被欲望召唤的提比略
◎ 隐匿的莱布尼茨
◎ 砥砺时刻
◎ 田野忆
◎ 惊蛰
◎ 四月
◎ 下午的惠特曼
◎ 模糊限制语的意义 
◎ 在理性与感性混淆时刻的意志



迷离

那些具有古典性的人
一生只读古典作品
谁也不会使他们柞木一样的心变软
但只要他们还活着
就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


被欲望召唤的提比略

很久以前,他是埋头于古籍的少年
和我拥有同样的暮晚
一个人在一个个人身后
如同交出生活,仍有挚爱抵掌

“只由自然产生,却未被自然完成的怪人”
他在痛苦声中,却仍有突出成绩
用创造性思维对历史有了一番见解
还与屋大维的阴影摆脱了干系

尽管如此,当他单独面对着母亲
仍然感到自己身处一个足够宏大的
悲剧序列中,自由只是一种虚构过的奇想
直到五十五岁,他当上了皇帝

突然变得开朗,与所有人相互合作
还算成功,也挺可恶,没过多久他便隐居了
这个跛子king、老色鬼、虐君、优秀CEO?
他志在寥阔,比我们想的还要寥阔。


隐匿的莱布尼茨

你常常激动把话说得太过:“那些早睡的人
只能写普通作品,并长期处于青黄不接的困境。
同样他们也无法葆持真正年轻的目光。”
有时你的语言直接泄漏了平庸,“我不写,
我也不讨论琐碎的事,我挑拣
每一天中的大事,训练管理者的使命感
和失手的不聒噪。我承受不写的焦虑,
假装没有遇见到可靠的启示,而未来几年
即便走岔路我也能保持速度,领先
曾被他者占有的我的词。”

我不知道该如何共话,至少我知道
那“曾被他者占有的我的词”可能是因为
异性写作的困难。而在数学和哲学中
每个人出现的性别都是一种态度,不超过
各自独领风骚的进步。

所以,你不必受限于真实。


砥砺时刻

只有一个问题迫在眉睫——永恒
要么成为永恒,要么思考永恒;
几番形而上后已至穷途末路
对我们没有实际的用处。
这个人,总结了又总结
他说宇宙中没有一条特殊的路
只有普通的路
虽然历经了前人的变迁
他已到达语言的附近
但再多的努力
仅仅是围绕着每个人小小的成绩
随时随地蓬勃透亮的才能
教人时隔四日当刮目相看
而最关键的是我们能否回应
那临时弹出的对话框
在十五分钟或者更长一点儿的时间
不会掉线
不快的考验还会越来越多
我们无须担心
将敏感交付于每一天的般若
诗为我们获得短暂的自由
为我们发起自我与非我的对话框
来谈论那种短暂的永恒。

※“他”为不存在。


田野忆

天空停满了乌云
楼群外的山也显得庄重
也许黄昏会下起雨来
盆子里的植物在暗色调下更觉可亲
有一排豆角已经老了
尴尬地吊在那儿
我替健忘的主人摘了回去
与市场那些绵绵瓜瓞作个对比
虽然年迈,但来源已决定了价值


惊蛰

眼睛闪烁一枚苦练的琴键
锈暗月下的红棉
随时进入凋零。雷雨,
将在夜之阑珊。
从一早的涂写进入一晚的率直,
孤境中的泯灭,是崛起
低下去的,形成芬芳的语境:
被单枞遗忘的满是灰尘的梅干。
迷惑的棋局戏剧性的对弈。
残忍的渐强的蛀虫。
当今“私人化”的艺术
成为对别人的侮辱。洞察
染色的城市,幻想那
里尔克回忆他的父亲
梳着母亲的头发。
夏尔和雅各泰张着嘴
走在巴黎的大街上。艾略特
写作水平的蓝色的奥秘
和勃朗特夫人的鹅毛。
汉普顿注册鸟儿的自留地……
这浪漫的想象而窗外轰隆声
在地面上形成数道阑珊的力量。


四月

到目前为止
所有的树皮似乎已经熬过了冬天
舒展着的丁香的身体
叶子慢慢积灰
我将一成不变的身影坐紧
一直轻率地相信——


下午的惠特曼

春天的下午,他睡觉,尽管还有太多的事没做。
他若有所思的脸像一只苍白的熟褐色的梨。

丁香犀子轻晃着,野蓟种子脱落着
季节走过,很明显,他已经成为了自己。

他让我知道,星星的种类比起盐的颗粒要多
一切奇迹,发生在有力的寂静之中。

他说,“我相信一片草叶不亚于星球的运转”
此言或是他一生的总结。而为此言感到伟大该是多么虚伪。

他一生的经验早已与平凡(草叶)分手,我不知道在未来岁月
我们是否也能随便指着一个什么,说那就是让我充满了希望的材料?


模糊限制语的意义

安慰一个人,和一条狗;
安慰一个女人,和一条垂死的狗;
安慰一个受伤的女人,和一条即将垂死的狗。

他杀了我;
他在心烦意乱中杀了我;
他在心烦意乱中忘了杀死我。
 
我们的世界是错误的;
我们的整个世界是极端错误的;
我们的整个世界充满了极端的错误。

嚎叫像一只狗;
嚎叫像一只狗被困在墙角;
咆哮的狗也有踝关节受伤被困在墙角的精神烦恼。

电锯削去了他的右脚;
工厂的深夜电锯削去了他的右脚;
工厂的深夜电锯削去了他的右脚他开始口吃。

无奈作为一个人;
他无奈作为一个非正常的人;
他无奈作为一个非正常的人因不太确定而口形呈“O”字。

模糊限制语——
自我悲剧意识的锐化渐虚化
一种模糊性所创造的陡峭的光
一种售价不菲的梯形的虚构力
永远不鲜活于松懈的现实
永远没有方方正正的平均


在理性与感性混淆时刻的意志

嬗变的天空,它和卷边的湖
坦坦相望,而动起来的中间
那里有一个什么东西让你加热
你很想挣脱了过去
在你到达损失之前,它鼓起勇气
朝你伸出了中指——

 

迷离与意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