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呂布布
呂布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39
  • 关注人气: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月虚构之诗《对峙》

(2017-03-12 12:32:55)
分类:

对  
 

 ……别人听到的是话语,/ 你却听得到真正的林声 / 唯有你能理解 —— 我可以大胆声明 —— / 你与我共享森林有节奏的呼吸 / 因为你就是我的精神之精神 / 存在之存在!/ 题献算什么? —— 里尔克(我忘了这是不是老里之诗)
  
 
你从陌生的敌人那里来
至今我还能清楚地看见——
你不偏不倚的视线
和多年前一样,对着黑暗。
我曾和你提过,你们的人
从头到脚硬到无比,内质
却生来绝望。我告诉你我的
忐忑,但你说在我们这帮无趣焦躁
靠实际力兑换来识纳朋友的
夯货中,硬和绝望本就是连根词
若你是后悔,早就不应该接近蓝派
还因此放掉了你的鬼魂。
 
那时候我住在旧楼
房子被大片韧心草掩映
整座楼的门窗没有一个是关着的
但并非人与人之间都有交谈。
尽管A队神秘、清澈
我却仍有质疑
成员统御各种资源,用接口传信
睡在不会失眠的平行线上
偶尔醒着,又下线
也仅和不超过三个的同行在一起
每个人都很忙,几年后
都会把自己的鬼魂
养大一点儿。但我们的老大——
那年头,拥有资源却不掌控
是A队的规矩——手下一百五十号
精英筹心筹议,从不会
把自己当做工程师;
他满怀欲望,并不着意于本能
他的鬼魂很大了——
信量高,温和,受主人所宠
对一切转瞬理解。
徘徊在凉荫处,他的命令
勉强维持已在松驰的权力
他开始溜出去,深入A区以外。
旅行的时间也拉长到超过一月。
我看到他回来总是很高兴,但也
常常忘记他出了门
到最后他满脑袋想的都是
找出一堆粘稠的中心
几乎变成一种执迷
此外再无其他事物能满足他。
有关这些他都只和我谈
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我和他的关系
越来越亲密,一种微妙的紧绷
令我们疏远的友伴为此着迷。
也因为这个原因,有人大声念出了
A队第十一条期求——

    每日食取韧心草;
    每日悬于平行线;
    心有歪倒旧旋梯;
    心有耸峙光明鼎;
    心有明日之殊途;
    心有昨日之安好!
    我的鬼魂呀,
    天太亮,肉体太沉滞 
    远方还是荒诞不经……
    所以在天黑之前,
    你一定要平静地躺着,
    等星辰全部闪耀,
    你再轻盈地舞蹈……
    我的鬼魂呀,天亮了
    你别想那副身,
    也别想着赎罪。
 
我们的人终于散开。
我忍不住有点着急,我觉得
我们的世界尽管自律,出杰绩
但在我和老大的心里总觉得不够完整。
“何必去说服食草的人呢,我可卸任,
动弹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十七岁,他交出了自己的鬼魂
背负原罪出发上路。
我心中清楚,他的极度外化
与我渴望外界还是有差异的。
我等时间来淘汰我的情绪总量
直至永无振动。
我不由自主地写诗:“无限焦虑的时间表,
无限焦虑的时间表,冲出无限焦虑的时间表……”
我的鬼魂剧烈地反抗我——
 
你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我在筛旧事。
 
你来自于蓝派
革命城垣里的蓝色剧场。
你透过啤酒杯听完了我的全套理论和故事。
我们干杯,起身,闷头走向了辩论场
这是我们生命中一次偶然相遇?
两个陌生的敌人,无法克制地
要会面。
你告诉我,鬼魂是我们呼出的
淡蓝色的烟,像只飞出的野鸽
投向未知。还说,你热衷革命
甘于长期的潜伏。
我爱上你,便进入你的世界
只觉得我们是个难得的特例。
不是吗?弥漫与消散,隐晦与醒目
我们站在中立的边缘
并不想忘记与另一半的差异
因为你,我得以伤心,为了我
你最终还是奉上结果
可是,我们的历程充满了残忍
将息时听到风中传来你的声音
又使我脑中你的形象更加虚幻。
 
那段鬼使神差的日子
我常在你的附近
一走就是好几里,写下很多
荒谬的诗。不久我步入实践
别以为我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我是在抚慰我的心,用到不止用到以下元素:
夏天的乔木、夏天的冰水、大海、小孩、
有机茶饼、熟香蕉、出差、调研的计划表
和偶尔眼中,浮起的雾,以及表演……
我感觉自己就像提取了信量
几乎无所不能,就像你
坐在沙发边手扶眼镜
谈到你艺高心好的父亲。
你浑身发亮,有匕首之寒
长年运动的体貌有内心之苦
因为你的同意,我便反驳
我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
你也这么和我对着干
像两块发干的海绵
原本属于各自的水分
都退还给了大海。
 
这现实从不曾如此有趣
但在事中我并不知道
它在我眼中如此特殊
只因为它已形成悲伤
而我是A队壁垒中逃逸的分卒
总在速朽中看见令人哀伤的光华
我们怎样创造着世界,叮叮咚咚
又不小心把好事弄糟,迄今为止
生活不符合我们的期望,但还是
有未来的景深。我想它的变化无常
是它变化得不够。它委屈
它已走出很远,疲惫与吸引重复叠加。
还能怎样呢,你说吧,这整个事情
如罩在一张矛盾的网里?
还能去领悟么?
倘若你能像我一样不那么狭隘
在蓝派的角色名单中
让差异成为弥补之甜
我们,无须怀疑什么
就可以去早饭,去实现格瓦拉
投身于革命,这样在绝望和硬之间
不就分出了温柔的伤感么。
 
而我们,只能是两盆红红的炭
热量总和,数量两分,尽管如此
我仍乐观地看待,各自有轮廓
证明存在的有益;消极的一面
并不能起引导作用。
也有人赞扬我们不虚伪——
要么死杠,要么好得不得了。
但我都不当回事了。
理由之一是生活在不断回应我。
如你说:“唯有绝望是永恒的。
那是一群纯真的人在奋斗。”
就像是……真的,我想你是我在A队
曾丢下的鬼魂;我们曾有的共识
全部导向了分歧,多不友善,但差异
产生的新鲜感将永远保护着我们
——一个不断变化的共通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新年
后一篇:迷离与意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