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2014-04-15 20:36:02)
标签:

看图吧

分类: 随笔

 

清明之后的陕西,天气仍然不够稳定。昨天先是多云,后转小雨,今天晴朗的中午,突然噼啪落下了大雨。

世界变了,春雨也不再贵重。

过去的四个月,什么时候回南方,五月、六月、甚至十月要做什么,看似我已做好安排。

在商州,被拆迁的街道,植满樱花的良田山坡,街心高高的街灯发出伤感的柠檬色的光,我站立其中,仿佛某个倒插门的小姑爷之于故乡的尴尬——有多切近,就有多遥远。

心中掠过太多无迹可循的过去。而头脑因为不被顿悟、不被打开、不被触发,写诗的情思被签封。

晚上我看到安德鲁.怀斯,海尔格系列,就像牛顿观察掉落的苹果,十五年来对邻居海尔格姑娘详尽无遗的研究,240幅油画、水彩、素描——很明显,那是一个复杂的女人,充满性欲,矜持节制,内向而并不羞涩。

她多像一枚秋天的苹果。我一个人看了许久。

我想到我,想到所有曾经年轻过的人。

而想的最多,最重的,却是土地的感觉。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乡间的路,1979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她的头部,1971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下垂的头发,1972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农家服装,1972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黑色天鹅绒,1972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羊皮大衣,1973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坐在树旁,1973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裸体,1976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裸体,1978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她的头部,1981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复活节,1975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熟睡,1975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临时收容所,1975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跪着的海尔格1977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阴影,1977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辫子,1979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与内尔在一起,1979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长卷发,1980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背包,1980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披肩大衣,1982


亲爱的安德鲁·怀斯
隐蔽处,1985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春天里
后一篇:岛上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