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呂布布
呂布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314
  • 关注人气: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周公度的评论,搬进春天库房

(2014-02-17 14:04:40)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带她去做炸弹

 

 

 周公度

 

 

    读李清照,你想去她的后花园;读张爱玲,你想把她堵在胭脂店,用一本封面是少女伊丽莎白·阿佳妮的《良友画刊》遮住她的脸,然后在她刻薄的唇上留下一串串的吻。读阿娜伊丝·宁,你想替身亨利·米勒去巴黎。读吕布布,我想带她去打游击。

 

打游击的地方,当然不是布朗基1871的巴黎公社,但需要有那样的氛围。自由的心如旷野的风。最好是在二战时期的北欧。一战时期还有的冷兵器彻底消退,火药的时代来临。我和她从商山下的丹江,漂流到深圳河;结实的木筏是秦岭的粗壮榨木,木头之间用二尺红头绳紧密相连。我们要把中原制造的炸弹运输到南方的革命之地。

 

她每天要给我们的战友每人一个媚眼。她不擅长这个;我们曾想把她投入敌人的巢穴,设一场美人计,但她的媚眼结实又锋利。她的手温柔,但我们担心她的眼睛杀了她。那样我们就很难在南美洲的玻利维亚再听她的朗诵。我们不与格瓦拉抢摩托和糕点,不与卡斯特罗争地盘,我们下一步的营地就在乌拉圭的茂密森林。她是我们游击队中唯一穿着高跟鞋打仗的人。有时为了不暴露目标,我们的战友轮流扛着她,抱着她。

月亮西行,我们便往东走。每一次都要乘夜色抵达。沿途摘下苹果和木瓜,中途拜访一个古意的人。这个人熟知人间的一切,但他吃辣椒小鱼拌白饭,听蟋蟀睡眠。庭院的香樟树下,野生的伏牛花遍地开放。夜色弥漫,敌机掠过树顶呼啸而过,我们就着腌青笋,吃马吃的苜蓿蒸面。她转身蹲在池塘的浅水边洗手;她的身体很小,身边是一株笔直、年轻、冒失的香樟树。他说:“这不是偶然。她熟悉命里的枝条。”

 

在这座山中,我们把炸弹按配方做好。那是世界上最小心翼翼的工作,需要手把着手去做。“布布,你的耳朵好烫。”她的脆弱隐藏在内。以往她只关注锯齿状的云,热烈坚定的风和旗帜,现在她腰间的火点燃着她朝思暮想的京华小烟云。她裙子的皱褶有曼德尔施塔姆的意志;我想介绍给她一个二月党人,那人擅长强硬的吻,能够从嘴巴里吻出她的童年。

 

闻着散落的火药与硫磺,我们把炸弹送达。一幢崭新停建的水泥建筑,楼外的天空是无情的暴雨和树形的闪电,我们的游击队正在密谋。她站在最大的一堆炮弹上。她说:“诸位,打断一下。我要一个夏天留短胡须的男人。”我们的战友每个人都摸了摸下巴。

 

                                                       2013.10.7  西安

 

(《等云到》  吕布布著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13年6月第一版 定价23.00元)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醒来
后一篇:春天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