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宪芳唠家常_135
宪芳唠家常_13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59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回忆----秋叔做豆腐

(2011-03-21 12:18:42)
标签:

秋叔

豆腐房

生产队

卤水

东北话

杂谈

分类: 知青回忆

 

    秋叔是哥哥的房东。我在《哥哥的房东----高低柜》一文中有详细介绍。

 

    初春的天气伤人不伤水。看着外面的天气阳光明媚,青年点屋里照样是冷气袭人。年后,陆续回到青年点的知青们,除了干一些队里指派农活外,就是倦缩在炕上天南地北的海聊。

 

    这是个青黄不接的季节,青年点的伙食让人倒胃口,知青们靠从家里带来的咸菜、炸酱渡日子。

 

    我们生产队队长是个转业军人,有头脑,办事果断,他决定在生产队建个豆腐房,做豆腐。这样即解决各家的吃菜问题,生产队又能得点收入。当然大家一致同意,最高兴的还是这些知青们。可是谁会做,谁来做呢?最后的人选让我目瞪口呆,原来他选中的是秋叔。----我不是说秋叔不好,这个人是好人,可他实在是太邋遢了,再说句东北话他也太埋汰了。

 

    秋叔上任了,生产队的豆腐房热气腾腾,一阵阵豆香飘出,一板板雪白的豆腐走进家家户户,人们不由得向秋叔树起大姆指,这豆腐真好吃!

 

    我对做豆腐很好奇,一粒粒黄豆怎么就变成一块块白豆腐了呢?秋叔下班后,我便跑到他家,緾着他让他给我讲豆腐是怎么做出来的?他说,明天妳来一趟看看我告诉你。那得几点呀?他说早上4点。哇!太早了,我也起不来呀!秋叔生气了,你要知道做豆腐的过程,就得那时候来,等到天亮豆腐就已经做好了,你就啥也看不到了。好!好!好!我就4点钟来。因好奇心做怂我满口答应。

 

    一夜没睡好,怕睡过站,好不容易熬到4点来钟,穿起衣服出门向生产队走去。天好黑,也许这叫黎明前的黑暗。我深一脚浅一脚朝生产队的方向走。

 

    豆腐房的灯亮着,整个房子被热气包围着,我加快了脚步……。

 

    秋—叔!我喊了一嗓子把门打开。外屋是一盘磨,地面上已经被拉磨的驴走出了沟沟,驴不在,可能睡觉去了。里屋是秋叔做豆腐的工作间,透过满屋的蒸汽,看见秋叔的身影,他正站在大灶前用力扭动着那个往下面锅里挤豆浆的东西,那东西是一个豆腐包绑在十字木杠上,上面吊在屋顶,他双手握住那木杠,来回一拧吧,豆浆就顺着豆腐包流到下面的锅里。秋叔不时的用脚往灶坑里添柴火。他手脚并用根本就没时间搭理我。我到处瞅到处看,不明白的就问问,我看到一口装豆浆的缸,我问他喝碗豆浆行不?行,你喝吧。我找了一个碗,可是豆浆的上面有一层东西无法舀,我问秋叔,豆浆上面这是一层什么东西?他说,那是豆腐皮,你先把它吃了再喝豆浆。啊!这叫豆腐皮?一定是精华,我用手碰了碰,还好不粘手,我顺式一把抓豆皮扔进碗里,吃掉。哇!长这么大,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真香。我又舀了一碗豆浆,边喝边问秋叔做豆腐的过程,秋叔说最后豆腐的形成要靠卤水,卤水点豆腐这叫一物降一物。哈!哈!我还以为卤水能害人呢,原来做豆腐要靠卤水点的。秋叔说,卤水喝多了也会死人的。在哪?我看看卤水是什么样的?在外屋角落的缸里,秋叔一边忙活一边回答。我在外屋角落的缸里看到卤水,其实光线暗什么也看不清,但缸里确实有半缸水一样的东西,这叫卤水。

 

    每天早晨,都有很多人到生产队买豆腐,东北话也叫打豆腐。

 

    我呢,当然时不时的跑到豆腐房吃那个香香的豆腐皮。

 

    一天,收工回来,他们告诉我,豆腐房黄了。我很惊讶,好好地怎么就黄了呢?

 

    我跑到生产队,秋叔没在那里,只有几个社员在那里,我打听为什么豆腐房黄了?他们告诉我,是因为在卤水缸里发现一只死耗子。我惊呆了!一阵反胃想吐,原来我吃的豆腐是用泡过耗子的卤水点出来的……

 

 

2011-03-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