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宪芳唠家常_135
宪芳唠家常_13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324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舞---形体训练

(2006-04-22 19:17:14)
分类: 学舞

 

 妹妹听说我在学舞,也非要加入此行列不可。

 

妹妹比我小三岁,小时候就像个“跟屁虫”似的总跟着我。那时候我爱看小人书,只要兜里有零钱就跑到小人书铺里租书看,那个年代钱值钱,一本小人书只用一分钱。妹妹没上学不认字,坐在我身边让我一边念一边给她讲,静悄悄的书铺里就听我在那嘟嘟囔囔了,一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卡在那里,时不时的遭到别人的白眼,真是把我烦的要命。

 

第二天我们来到舞厅,小祝又把妹妹介绍给了洪老师和其他的学员。洪老师没有给妹妹讲第一天给我讲的那些理论,但同样让妹妹站在大镜子前,用气功测出她的身体许多毛病和需要校正地方,尔后便和我一起开始了形体训练课。

 

在舞厅里的形体训练,主要是利用坐的椅子、墙上的大镜子和木墙围台边做为“器械”。他的每个“器械”都有几个公式,每个公式都有三步做法。不论做哪个做法他要求都是身体向上拉伸,颈椎向后。站立时要收胯前挺。我们以前经常说的站姿:挺胸抬头收腹,在这里都是不对的。我和妹妹这时真正理会到“脸大不害臊”的含义。我俩不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就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只是在每一个动作做累了时,才又换另一个动作。耳听着舞曲,面对着翩翩起舞的人群,真是无聊透顶。很多人跳到这里还都看看我俩,有的不知在嘀咕什么?我感觉我俩像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大傻瓜,真有种要钻地缝的感觉。我对妹妹说:“我不愿意让你来,我一个人就够傻的了,你可好跟我一起来发傻。”“这多好,还有伴,要不你自己更不好意思了。”老师转过头来扔了一句:“练功时不要说话。”这回好,我俩成哑巴“傻瓜”了。

 

老师每天都是先上理论课,后练功。他的理论课通俗易懂,没有那高深莫测舞蹈的专业术语和专业理论,他把那些专业的东西都变成了通俗的了。后来听小祝说老师天天起早在公园练功,风雨不误。我和妹妹一听,立即决定跟老师去公园练功,省着在舞厅里出丑。

 

今年沈阳是晚春,春天的脚步迟迟未到,屋里屋外都是寒气逼人。每天5 时左右从温暖的被窝爬起的时候,总是在告诫自己要坚持下去。自从市长下令将公园的围墙拆除后,一直没去过那里。如今从家骑车到公园要25分钟,老也不运动的我累得气喘吁吁,而且还要路过一段由环卫工人制造的“小沙尘暴”区。

 

老师在公园有两个练功场。一个是小松树林,一个是长廊。我们经常去的是小松树林。松树林在儿童乐园里面,清晨在这里你看到的全是锻炼的人们,有长跑的,有练剑的,有练五禽戏的等等。在我们周围则有一伙踢毽子的,他们分两伙在自己画的场地里比赛(我头一次看见踢毽子可以象打排球似的分两伙比赛),周围用五彩小三角旗绕树拉成一个长方形,在两棵间还挂着一个横幅,横幅上写着“迎奥运,增国容,增强文体素质”。旁边挂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的是“毽球表演奖”。现在不论什么事只要一跟奥运联系上,立码变得无比伟大。他们很像是有组织的一个小团体,横幅和小彩旗都是由专人保管的。他们营造的比赛的气氛很浓,不时的发出大叫声,看着他们那娴熟的技法和对踢毽子的狂热,如果中国男足有他们一半的精神,那也能踢出国门,走向世界呀。

 

松树林中有两套圆石桌凳,其中一套被几个天天在那里打朴克老人占用,另一套则是我们练蹬脚力用的。

 

老师给我们讲为什么选此地为练功场,因为这里依山傍水,路四通八达。这里不是风口没有邪风,是练气功的好场所。老师提醒我们练功前一定要注意周围环境,不要受到惊吓。

 

在舞厅或公园有很多教交际舞的老师,但洪老师根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那些人是收费的,而且只教跳舞不练形体。而洪老师是专业人士,他注重形体训练,我前面说过他是个形体雕刻师,他的论点是只要形体出来,基本功扎实,舞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可这种基本功最快也要2~3年的时光。“老大”已经练三年了,她现在学的是高级里的中级教材,象我和妹妹现在只是初级里的初级教材。想想目标距我们真是遥不可及啊!

 

老师因地制宜的练功方法真是无人能比,在这个练功场又一次充分地显示出来。铁栏杆、铁栏杆立柱上的铁疙瘩、树上的结、树上的枝叉、石凳等等,我们用这些“器械”修复着身体上每一处错误。妹妹跟我说:很多人都夸我体形好,让老师一说我还一身毛病,细一想老师说的还真对。

 

那天我的偏头痛犯了,带的半个脸及牙床子痛的利害。老师根据我的状态增加了训练项目,我每天用树上的结点头上的穴,果真灵验,至今未疼。

 

松树林的边上有棵皂角树。老师说这棵树特别,效果能更好。我环四周一看,这树林里只这一棵是皂角树。树上有个分叉树枝,我用手能抓住,我每天抓住那树叉身体呈弓型吊在那里,这个方法能抻掉我身上的赘肉。一些路过之人对我指手画脚,我想可能说我像个“吊死鬼”吧!自己练自己的,别人爱说啥说啥,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后来我干脆头抬起来眼望树梢,树梢上有几个干巴巴的皂角象个“小飞刀”在那随风晃动着,由于是晚春,这棵树还没有发芽,我有些担心,我在这里练功,会不会影响这棵树的成长。但我喜欢这棵“皂角树,”我想像着夏天枝繁叶茂时枝头挂满 “小飞刀”的景象。

 

在这个练功场,我发现老师有很多学员,他们是不学舞只健身的学员。他们年龄不同,但相同的是身体都有病,他们能坚持天天在这里跟老师一起练功,说明他们已经是受宜者。

 

那天我在树杆用树结点脑袋上的穴时,一个中年妇女问我:你在干什么?我告诉她我在治偏头痛。她说,管用吗?我说,当然管用。她脑袋也顶在我这棵树上,后来她走了。她是好奇,她尝尝脑袋在树上是什么滋味。昨天我在“皂角树”下练功时,头顶在树结上闭目养神,雨后的空气湿润而清新,我听见有人在说话,当我睁开眼睛时,看见两个老头站在我面前。那个胖胖的每天都看见但没说过话。他笑眯眯对我说:我看你天天在这顶脑袋,干嘛呢?“我在治偏头痛。”我认出那瘦老头是我单位的退休同志。我告诉他我认识他,我们是一个单位的。他瞪着眼睛竟想不起我是谁,我只有自我介绍一番,他很高兴,告诉我他在游乐场打更,没事到他那里坐坐,有开水。

 

到明天,我学舞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最大收获是偏头痛、颈椎增生、腰脱都明显好转。这增加了我坚持练功的决心。我在这个小松树林里,几乎练遍了每一棵树(包括那棵“皂角树)。老师说每棵树有每棵树的作用。我看到这些树的结、杆、枝叉因作用而变得光滑。这些光滑部分,记录了老师的心血,这片树林因老师的气功而蕴藏了强大的磁场,这磁场加速了学员练功的速度。练功者的身体不同程度的有所好转,这一切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洪老师,一个一心为别人着想的人,一个热心帮助别人的人,一个不收取分文报酬的人。

2006-4-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恐惧染发
后一篇:外孙子11个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恐惧染发
    后一篇 >外孙子11个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