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沙子
黄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051
  • 关注人气: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喋喋不休

(2018-03-20 23:25:45)
标签:

黄沙子诗歌

○四块五

言才叔在堂屋摆上一节柜台

卖起了杂货,其实多半是一些

没有出产地的零食,颜色鲜艳而

甜味充分,用来哄骗未见过世面

又贪吃的孩子原本也是可以的

有些时候甚至可以拯救一个

嚎啕大哭的人,当他因为丧失亲人

倍感孤单,前来探望的走访者

将一枚糖果送入他的口中

那足以吮吸半个时辰的食物

一点点小小的幸福能够让他心安

我一直等到太阳下山

才回到曾台,天色过于暗淡

已经吃过晚饭的人们并没有认出我

三十年过去了我的名字也像

坍塌的旧居一样不为后来者所知

我径直走到言才叔的杂货柜台

说给我一袋零食,随便什么零食

我没有想到柜台里坐着的

依旧是那个喝了酒就追打老婆的人

柜台依旧是那个油光发亮的柜台

在越来越人烟稀少的乡村

我们以一个心安理得的谬论

来自我安慰,只要还保有一个

认识的人在这里就够了

至于那可堪回味的往事

是否令人怀疑此刻并不重要

就像言才叔终于认出我

在递给我一包零食后

却也只是说你回来了啊,四块五

 

○天堂

 

己所欲,施于人,这句话

被祖母当作一生的成就所在

她向我反复讲起过那些年

饥饿的人群从外省蜂拥而至

她从所剩不多的米缸中舀出一瓢米

大年三十还曾邀请一个老人团年

同样裹着小脚,却奔波了上千里

两个人说着方言却只能听懂

一小部分,祖母说洪湖什么都有

随便在水中,在泥里挖一铲子

也能找出几天的吃食,她说那些年

她也曾跟随家人在洞庭湖

撑着鸭筏子打鱼,一直顺水到汉口

换来米粮,后来回到岸上

操持厨房和菜地,一辈子

生养了七个孩子,如果不是

抱有对世人的同情,一九五四年的大水

就不会拣到漂过来的神龛

如今这神龛被端端正正摆放在堂屋

祖母最杰出的天赋就是善于

将复杂的事物进行简单解释

比如隔壁的汉伯眼睛瞎了,祖母说

那是他不想看见人受苦

比如汉伯白内障手术两年后

又看不见东西,祖母说他天生一个苦人

祖母有时候念叨菩萨,有时候念叨玉皇

当我们问她到底信道还是信佛

她说她哪里知道,反正大路朝天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后悔

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

带她出一趟远门,至少要比她

讨过业食的汉口远一些,当我坐在

她睡过的床边,想到她说过

最大的运气就是一辈子都可以

待在家里,我知道她从未离开过天堂

 

○喋喋不休

 

如果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诠释

你们就会明白一个傻子

事实上只是我们中的一员

而非所有见到他的人全部

到目前为止谁也无法用逻辑

来解释许多勤扒苦做的人

依旧过着清贫的生活,他们原本

是要解救自身但并不一定

以一生劳苦的方式,傻子也懂得

在进食之前感恩,在下地之前祈祷

在双手抚摸鼓胀的肚皮时

也对神施与我们的完美一天表示赞赏

有如蒲公英借助风力传播种子

我们都想获得土地的控制权

并使得现世的自我得以占领来世

现在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犁铧、火、牛和斧头

脚下这块黑暗而血腥的土地

将会出现何种生命的演替

在全部的傻子中是否会出现一个

清醒的人,是否会有更多的人

因为饥饿或盲目而涌入洪湖

不仅是这里水域广阔,消亡在此处

终究会比别处多一些平静

 

○梯子

 

当我们开怀大笑,会不会有

一丝疲惫在笑声结束后涌上心头

春天的椿树芽被贪食的人掰断

鲜花总是被果实催促着老去

每次路过树林我都看到

几棵委身于树阴的植物,这些我

叫不出名字的生命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似乎自己也并不在意

它们是天才的隐居者却无法自知

是物种侵入者却带着对命运的屈从

我不能轻易推论已经发生的事

但这么多年不断地清除它们

却又亲眼见证它们反复出现

每年三月,大雪像一个人的笑容

一夜之间化尽而大地开始泛蓝

它们的枯萎几乎是突然的

那些暗淡的叶片很快变得更黑

然后死去,那么空洞而苍老

这为我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实例

无需怀疑它们终将用残留的肢体

搭建一架通往天空的梯子

每朝上攀登一级,理想就会

更进一步,但也不过是离消亡更进一步

 

○冰雪消融

 

冰雪消融,湖面开始上升

一些爱冒险的人试着趟水而过

落日重新回到它的倒影

我们早已准备好犁耙

经过三个月的沉默之后

听从南方归来的燕子的召唤

投入建设人间的工作

苔草和水藻相继在道路上出现

顺着它们的根系,找寻肥沃

而可用于耕作的田亩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

猎人和预言家,有一天

或许是在集体沉默的

过程中或许是在集体成熟时

最后一只燕子孤单地回来

绕着破败的屋檐飞行并向我们

道再见,然后继续往北

此种情形一直在上演

我们爱过了,悲伤且爱抚过了

只有土地还在继续抬高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的相同待遇
后一篇:大功告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爱的相同待遇
    后一篇 >大功告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