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儿
锦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32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乞丐

(2008-06-22 11:21:14)
标签:

生活记录

情感

杂谈

育儿

分类: 碎片缤纷

 

乞丐

 

锦儿

 

    去年暑期,我曾带儿子去过动物园。动物园的旁边,有一座大型禅院:昭觉寺。寺的外边,四季都聚集着众多各色模样的残疾人。

    那天太阳很大,相信地是滚烫的,可有些缺腿的人,仍然趴在地上讨要钱两。看得人心里难受。

    那天,我身上的零钱恰巧不少。一路上,只要认为真正可怜的,我都挨着个地给他们一点力所能及的纸币,特别惨状的,就多给一点。

    我想,此事给儿子留下的印象一定很深,因为从此,只要在大街上看到乞讨的人,他就会拉住衣襟不放,要我给他们些钱。

    这在最初,有点让我为难。因为,首先不能打击孩子稚嫩的同情心,那么其次,该怎样告诉他给予同情心的适度标准呢?

    终于有一天,我认为应该正面跟他谈谈这事了:并不是每一个行乞的人,都有权利赢得我们的同情,他们中间,既有好逸恶劳的大懒汉,也有最坏的协迫孩子行乞的犯罪团伙,情况是复杂的;而就算我们有时会用微薄的力量帮助一下他们,也并不说明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不过是表达下个人的情感选择罢,因为,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劳动创造得来的,它属于我们自己,我们有权利支配它的取向;在选择被帮助对象的时候,我们得先行判断他们中的谁是真正值得同情的人,其中一项比较简单,也比较适用于小朋友的评判标准是:看上去无法参与劳动的残疾、残障人——然后对于经由我们判断选定的对象,可以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好复杂的一段谈话!虽然并没有面面俱到地阐述得十分清楚,但结束的时候,我仍是感觉汗累得不行。当然,其间我不得不举了很多例子,想尽了浅显易懂的词语和深入浅出的表述方式,还回答了儿子不断的提问,才终于基本让孩子明白了关于这类事情的处理大意。

    此后,儿子基本参照上述原则行事。每每见到盲人、断手足者、风烛残年的老人,总之惨不忍睹的人群,他就会期待地向我要求:给予他们适当帮助。

 

    儿子的这一情结,其实多次让我清楚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

    那时,全中国的日子都过得不是很好。但我们家,有时会进大馆子吃饭。 

    馆子里,总有接二连三穿得破破烂烂、满身污秽——当时被叫做“拿抓”(音从“哪咤”)的乞丐(现在回想起来,多是些一二十岁的男孩),立在身边不走,他们的统一动作是:伸出一只结满渍垢的手,拿一双眼球特白的眼睛看着你——要钱要粮。有时,大人也会给他们些吃的,但通常都会叫来餐馆服务员轰了他们出去。对于他们,幼小的我没有丝毫分辨能力,当后边这种情况不可避免地发生,我的心就会充满无能为力的同情,我会不解:大人们怎能忍心眼看着可怜的他们毫无尊严被轰出门去?为什么不可以给他们些吃的?每每,我都会想尽办法去掩饰已经充满眼眶,随时可能滚落的泪滴,我不愿让大人们看到我内心深处软弱的同情。

    事隔多年,我还是想起了这些孤独的陈年往事(是的,就是孤独,因为那时内心的伤怀感受是无助的,没有交流的),它们一直就躲在我渐渐长大的心中,烙得那么清晰。

    现在,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跟我那时一样的迷惘、无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这里,那里
后一篇:盛夏的果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这里,那里
    后一篇 >盛夏的果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