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儿
锦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99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冰淇淋

(2009-01-04 16:24:16)
标签:

杂谈

生活

回忆

分类: 碎片缤纷
 
冰淇淋
 
锦儿
 
    有一大桶冰淇淋,此刻正满满摆放在眼前,芒果口味,浓香醇郁,饱和的中黄颜色,看着就食欲满满,感觉很过瘾,很满足。
 
    众所周知(众,狭指身边的熟人),俺“吃”的速度打小就慢得惊人(反正见识过俺吃饭的人,一般都叹息得不成样子),不过,俺扫荡冰淇淋的快速,其惊人程度也绝不压于吃饭的慢。
    “冰淇淋”这种迷人的好东西,自古就是女人和孩子的最爱。小时候的我对于冰淇淋的执着追求,那是超出了一般状况的酷爱。记得七几年冬季的某天,我突然特别想念起冰淇淋来,强烈渴望吃上一口,任凭所有的大人磨破嘴皮子,俺也没有相信: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好的东西,它会一家卖的也没有!就这样,俺一直不言放弃。最后,没辙的大人们只得领着我一道,走上寒风飕飕的灰冷大街,对市中区的冷饮店,展开了挨家挨户的地毯式搜索。就这样,我满怀期待地看着大人进(店)去,又出(店)来,每次收获的答复都是“没有。这么冷的天,谁卖冰淇淋嘛!”,但是,这些否定的答案,并没有打击到我充满的信心,希望的小火苗仍然固执燃烧在幼小的心间,直到看见能够想出的最后一家冷饮店的店员大摇其头,俺坚强的期盼才一下子熄了光亮,巨大的失望感随之蔓延心头,迫不得已中,灰头土脸跟着大人们回到家里,也不知郁闷了多久。
 
    如果有人问我喜爱的季节,以前从来就是想都不想地回答:“当然是夏季!”原因除了可以穿上漂亮的裙子,游泳玩水,就是可以享受冰淇淋的美味了。
    重庆颐之时的冰淇淋,具有着整座城市里我最最偏爱的口味。坐在敞亮的大堂里,电扇下边,要一客盛在小白瓷碟里的球形冰淇淋,品尝着奶与蛋调和一处的细腻浓香,是我大为向往的幸福时光。这样的冰淇淋,一毛五分钱一客,当时还是比较昂贵的消费,所以,虽然夏季就在身边,那也不是天天都能得到的享受,每吃一回,都得经历盼望、努力、忍耐的艰苦过程。因此,那个摆放在瓷碟边上的彩色半透明塑料小勺,虽然已经小到通常意义上的极限,可我还是一直嫌它有点显大——仅管我已经尽可能少地一点点刮食着边缘上冰凌,也尽量拉长了每一口进食的间距时间,可是,我碟中的冰淇淋,还是会无可挽回地转眼之间就踪迹杳无,剩下我怀着特别遣憾和惆怅的心情,坐看一旁的哥哥或妈妈继续享用(当然,偶尔的,我也可能有那么点小小的机会,去获得再瓜分点别人盘中之餐的权利)。时常,我问自己:干嘛不可以再慢一点?
    我无力自拔地喜爱那个凝固时淡黄色,融化时奶白色的冰淇淋球,喜爱不锈钢冰淇淋大圆勺的独特结构和精致做工,也喜爱小圆球离勺掉进瓷碟时,那份获取的喜悦,甚至喜爱冰淇淋圆球上脂裂的不规整肌理。
 
    八十年代以后,中国人渐渐集体脱离了贫穷的束缚,物质生活丰富起来,一年四季大家都有得冰淇淋吃了。
    记得有一段青春时光里,我和LG可以双双不吃晚饭,目的主要是为腻在一起大吃冰淇淋冷餐(显然,他对冰淇淋的热爱程度,也不是太压于我哈),厉害的时候,两人可以吃完整整1KG,吼吼!第二天,大量浓缩的营养就会毫不吝啬长成我们脸上的嘟嘟冰淇淋。现在想来就是疯狂。
    后来,冰淇淋的口味和形状(包括包装)被开发得眼花缭乱了,但最合我口味的,还得是颐之时那种顶顶老式的碟装冰淇淋——蛋奶醇香,爽细鲜糯,回味绵长。可最最要命的是,以后的冰淇淋,虽然花样繁多,外表看似光鲜,内里实则低劣,关键——把最传统最好吃的地道口味完全给埋没掉了。直到如今,我也极少能有口福受用到小时候那么美味的冰淇淋了。所以,一直一直,俺都从未放弃过:对颐之时冰淇淋浓郁生香的那份深深怀念与向往。
 
    某一段时间,每当看到成年人以保护肠胃为由,坚决阻止小孩子连续进食两个冰淇淋时,俺私下里就会非常之抱不平:吃坏肠胃?切!等俺以后有了孩子,俺一定让他想吃就吃个痛快,过足饱瘾!绝不让孩子留下不可挽回的终身遣憾(小时候没有吃够冰淇淋)。
    终于,俺如愿以偿当了妈妈。儿子跟我一样,特别经不住冰淇淋的诱惑,时常要我买这个买那个(全是冰淇淋),并且吃了一个想两个,欲无止境的样子。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就想起小时候的自己。
    可是,要在我这连吃两个以上冰淇淋,那是绝对不可能地!冬季,即便只要一个,那也没门儿。理由很简单:保护好小肠小胃冰淇淋
    可怜我那宝贝儿子,冬天里只能眼巴巴望着我一桶桶地吞食着他的最爱(偶尔,也会让他分享一点一滴,但想要过瘾,那同样是严重不可能地)。小伙子也曾气愤地抗议:“为什么你就可以吃,我就不可以?!”俺义正严辞:“大人的胃,比小孩要坚强。”可是,瞧他盯我纸桶里的眼神,那无辜,那无助……其实俺也于心不忍。后来,为树立以身作责的光辉形象,减轻对宝贝儿子的意志折磨,俺一般躲着乖乖,偷吃冰淇淋
    不过俺一度怀疑,儿子是否也会在某天酝酿出这样的念头:等俺以后有了孩子,哼哼……!
 
                                                2008.3.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开张喽!
后一篇:吴哥梦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开张喽!
    后一篇 >吴哥梦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