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儿
锦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32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军训生涯

(2007-09-13 08:13:46)
标签:

生活记录

过往岁月

别样体验

分类: 碎片缤纷
 
 军训生涯
 
锦儿
 
序曲   
    考上喽!入学的倍感幸运——落选考生太多太多。
    军训喽!同学们欢欣雷动——第一届新生军训闪亮拉开帷幕。
 
    就这样,我们身穿毫无合体、更无个性可言的宽大军服,列队登上开往江津的火车。
    出站,轮渡过江,步行入营,扎寨喷火连。
    行进间,国画班康被拉到队列外展示出的狼狈吃相,以及他给大家带来的欢声笑语——永远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而他,也因此在年级中率先成名。
 
编制   
    一百三十二名新生随即编为一个连三个排,男生都在一、二排,女生所在为三排。
    我在三排四班。
    试着回忆一下军训时的同班“战友”:我、怡、宏、笳、金、锦、学……其他同学想不起来了,总之十个左右。
    每班分给一个在伍军人充当班长。
    记不清我们班长什么名了,但模样还很清晰:个子不高,瘦瘦的,背微驼,络腮胡子总是刮得青青的。其实那时他顶多就二十一岁左右吧,但看上去有点显老。
    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班长不仅带领我们操练队列,还替我们叠被子,帮我们买好夜宵用背包绳从窗户吊进熄灯后的二楼寝室……他对我们确实很好。可叹返校一个月后的重逢会上,军训班只剩我和宏还愿陪他,令他十分伤心难过,此为后话。
 
    这里有个小小的插曲——编队时,我们班宏最高,172CM的个头排第一(同届女生中宏的身高并非最高,还有个装潢班的180CM!),我和怡比来比去竟不分高下,同列第二,最后我被安排在宏和怡的中间,铺位也由此定下。
 
残酷的军训 
    一个月的训练教程安排很满:两周队列、两周战术。
 
    九月的江津骄阳似火,我们整日曝晒在太阳底下,一个比一个红黑,一个比一个更不象美术院校的学生。
    军装每人只有一套,睡前还不许更换便服,因此换洗衣物的宝贵机会每周只剩下一天,那就是周日。于是我们被迫身穿满背汗渍的军装坚持着常规训练,日复一日……
    傍晚虽然可以外出购物,但上街需写请假报告,一经批准,须带正军帽扎紧皮带方可出门,否则——传说被正规军纠察抓到,会关上一个礼拜的禁闭。
 
    训练异常艰苦,雨打风吹、太阳曝晒、头疼脑热照常训练。就算中场休息,也只能蹲蹲、走走,不许坐下。
    女生排排长是个矮个军人,训练时喜欢把根皮带握在手上,等晚间休息时他就搬了藤椅坐在楼道上拿本书看,面目虚荣、讨厌。
 
      枯燥无趣的训练终于开始。
    军姿,站倒、站吐了无数同学。记得有次身旁的宏也给活活站晕过去,我想扶她起立,被连长强令喝止,当时心头那个反感!我们毕竟都是学生,不是真正的军人,干嘛对大家如此冷酷?宏也气愤了,硬是强迫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站立起来。
    还好,虽然那时我的体质较弱,但运气蛮好,竟然没站扒下过。
    另有一次在太阳下军姿半小时,好些女生都站哭了,我感觉她们特别丢脸:丢自己的脸,丢女生的脸,丢学院的脸。现在回想一下,发现自己居然有时也是个意志比较坚强的人。嘿嘿!
    就这样,两周漫长的队列操练终于在大家的逐渐适应中走向尾声。
   
    第三周射击训练。先是反复学习模拟动作,最后一天,全连徒步拉练到了不知多少公里以外的耙场实弹射击。比较好玩。
 
    第四周最难:匍匐前进,伏身与侧身的转换练习。这两项看别人做简单又容易,自己一试,方知那么那么地困难。
    匍匐前进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变得沉笨无比,根本不听使唤,连拖带爬也不咋动弹,更别说在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实在爬不过去的,最后只能滚混过关(我也同属难逃此劫者,嘿嘿……),一周下来,大家前臂全部擦伤,也没有一人达到过合格标准。
    伏身与侧身的转换架枪动作吧,倒是不难,也不累,但因为太瘦,我的右侧髂前上脊长期作为磨砺支点,早就青紫了碗口大的一块肉肉。想想都怕。
 
    我们因为是首届军训,正当风口浪尖之上,所以特别正规,要求也尤其严格。
    后来的新生军训却是越来越水,之后第三届开始,他们甚至都没离开过学校,那日子,“训”得可比我们滋润多了。
    不过,他们绝没我们的体验那么深刻、纯正和传神。
   
军歌
    在雨下得太大的时候,我们就集体进屋学唱革命军歌,同学们总是一学就会,唱得浩浩荡荡的,很象那么回事。
    晚间娱乐一般是播放些租来的香港搞笑影片,每次放映前,军方都要求我们齐唱某首革命军歌。
    有那么一天,大家忽然同时意识到某种被人当猴耍弄的难堪,于是集体不唱,沉默了,对抗了……
    部队出面说:不唱可以,不许看录像也不许解散,直到愿唱为止。
    僵持半小时以后,有同学开始吼唱流行歌曲:崔健的、齐秦的、苏芮的……最初时七零八落,后来就演变成整齐的合唱,唱了一首又一首。
    又被告知:唱吧,随便,总之不唱军歌今晚就别想解散。
    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最后大家还是屈服了。
    不知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艺术者们的革命根基从来都不够彻底和坚强?实质却是,大家的人格意志被集体强奸,最后无奈背叛了自己……惨痛的经历。
    军歌唱了,录像看了,最后各自再回寝室发通劳骚,睡觉。
 
    返校不久的那些日子,我们有时禁不住惯性,会在课堂上雄赳赳合唱上一支半曲的军歌——有时是一个教室唱,有时是一个班的两个教室唱,有时是临近的几个班级受到感染一齐唱。
    别的年级一定认为我们疯了,都神颠颠的吧?呵呵~无论如何,这也算作学院当时比较异类的风景线吧。
 
伙食
    作为首届军训的学生,学院对我们非常重视和爱护,特派了最好的厨师奔赴前沿。
    当时美院伙食在市内各大高校中,本来就名列前茅。现在我们拥有一流掌勺的操刀小锅伙食,可以想象那饭菜的品质绝对低不了!
    厨师大叔不仅专心变换着花样让我们一日三餐饭菜丰富,而且每道菜肴很是爽心可口,显然花下真功夫了。
    所以,军训虽然体能上是艰苦的,但女生们原想趁机减一下“肥”的愿望却因此化为彻底的泡影。实际上——哈哈,军训结束时,我们个个脸上都红黑发亮,透出一股股逼人的乡村气息般的健康。
 
    我吃饭向来奇慢,但如今每顿面对香喷喷的一桌子美味,也无形中迅速起来——没办法呀,不快就抢不到吃的了(特别是好菜):)
    可惜离开军营之后,我的进餐速度再次无可救药地下滑到底谷……
 
    除此之外,军训为我带来的奇迹还有——第一学期的体育课成绩前所未有地一度高达89分(以往顶多也就六十多分,有时还是老师见我态度端正才勉强给的及格)!同样遗憾的是,第二期开始,我的体育成绩又恢复到可悲的原貌……
 
    可见,军训对人的锻炼是不可小视滴!
 
情书
    那时我正热恋,刚到驻地就开始每天一封地写信、收信。每当通讯员呼叫我的名字,就是我一天中最最开心的幸福时光。记得有次男友表扬了我的上封信件,因为里边充满了燃烧的热情……
    当时的通讯,简直太古老、太落后了,一封书信通常要两三天后才能送达对方手上……哪象现在,发个短信、打个电话就一切OK了。
    不过,手机的交流速度虽快,但它至少有一点特别不好,那就是没有过程的记忆功能——如果没有当时的几十封来往信件,我们的感情也就不会保留下如今厚厚一摞真实的情感记录。
 
绯闻
    军训期间,每夜均有四人(男女生排各出两人)通宵轮番“站岗”,每岗两小时。
    一天深夜两点,我和宏接了哨正在巡逻,忽听女生排宿舍底层一房间内传出“嗯嗯”的女孩子哭声,我俩紧贴窗根静静细听,哭声里夹杂着政工刘老师压得低低的责诉声和边哭边认错的求饶声。
    哦……原来是我们班的金和部队指导员出事了……
    我和宏互换着吃惊的眼神,最后相约决不外传。
    可是不久,绯闻照样遍传营地。我没传,相信宏也没有,那就只剩知道内情的几位老师了……甚至,这消息干脆以同步的速度传回了学校,以至一回美院就有人打听这事儿。只不知金在学校的男友有否听到过这不幸的“传闻”。
    此后的训练中,大家似乎格外关注起这位绯闻女生来,甚至有人开始微词人家是不是没着文胸,以至训练时局部动荡得厉害……
    这段绯闻虽然不是学校的光彩,但作为当时乏味的军旅生活来说,无异于为大家搅动了死水中的一点点新鲜微澜。
 
我的军训佳绩
    军训期间,我整个人就象着了魔一样全情投入到训练之中,现在想想都不知是为了什么。
    而事过之后,我反而全然无心关注自己最终获得的军训成绩,因为觉得那样的训练太不人性,缺乏价值。
    直到多年以后,在外省某市偶遇军训时二班一女生(也是我们排第三高个的女生),她竟能如数家珍地肯定:我和她的队列成绩是全校最好的,而我的战术成绩也同时是最棒的。听过之后,感觉十分茫然,当然也另有一份意外的宽慰(以及小小虚荣之心的满足),好歹当初的努力没有付诸东流。
 
    其实,我自己最为得意的军训佳绩莫如实弹射击——第一轮五枪我就取得了枪枪九环(总共四十五环)的优异成绩!然后有男生自豪地嚷嚷:是我们班的女生!
    呵呵,当时的感觉,不仅自己脸上有光,而且男友的脸上似乎也因此顿生了无数光辉——那时的我——很傻,也傻得怪可爱滴。
 
    一天连长到我们寝室转悠,建议怡、学我们三人比赛一分钟内打好背包,学最快,我最慢,可最后连长所下的评语是:学虽然快,但背包并不结实;我虽然慢点,但做事很稳沉,据有军人的内在气质。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嘿嘿……做事嘛,就得象那么回事才叫优秀。
 
    返校的汇报表演即将开始,虽然我的队列成绩很好,但因为战术更乏人选,所以把我安排到难度最大的战术表演之中。表演,是成功的。
 
整理内务
    从来,我就是个爱好整洁的好孩子,可面对部队内务要求的绝对划一,却还是自愧了。
    全班的牙刷、口缸耳朵,必须上下左右同一方向;毛巾、皮带、被子全在一条齐线上。
    对了,说到被子,那真是奇迹。
    以前听说过军人的被子就象“豆腐干”,可亲眼得见被子真的可以叠得如此四棱上线之后,我还是惊叹了。可惜叹过之后,我还是永远没有能力叠到最棒。
    三班的刘,每次检查内务都因被子叠得标准而多加两分,真是羡慕死我。
    心里不竟有所疑问:难道叠被子也需要些天份?现在可以回答自己了:绝对需要!
    宏最烦叠被,全让班长帮叠,叠一次可以应付两三天检查,晚上都舍不得用,总是随便盖点什么凑合一夜,怪可怜的。她时常痛心于被子的功能还可以被人演绎成这个样子!
    因为新棉被很不容易叠成要求的形状,所以大家为了内务检查,没事时都爱把被子拿来坐呀、压呀,生怕它太泡,以至回校时,大家的棉被都被折磨得一个比一个的板扎……
 
紧急集合
    整整一月中,把大家搞得最为神经紧张的要数紧急集合。
    常常,大家都不忘四下打探紧急集合的密令,最后都几乎搞到“狼来了”的状态。
    终于得到一个以为最可靠的消息。我们都假装不知道,睡着了,其实胆大的连衣服鞋子都没脱,被包也打得好好的。哨声一响,全都呼啦啦奔下楼去……呵呵~想想都假。每个排前两名加两分,我恰恰跑到第三名,唉,都怪俺跑步一贯太慢呐。
    还是有男生被包散落一地,闹了笑话。
     
江津特产
    这里有全川遐尔的玫瑰牌猪油米花糖,香酥甜脆,化渣爽口,五元一袋,临走时买回三袋,其中两袋送了“珍珠”(嘿嘿,他自创的自嘲歇后)。
    正值金秋十月柿子上市,我历来爱吃柿子,当然不会忍口。值得提提的是:长到现在这么几十岁我也只在那年吃过的一种柿子——脆柿,其色绿灰,方形,需要用刀削皮,香脆美味,非常好吃。估计再去江津,我首先要吃的就是它:)!
 
文娱活动
    军训的娱乐生活异常单调,除了每个晴天傍晚的露天录像,就只剩下逛街购物。
    为了提高同学们的兴趣,学校特意组织了两次文娱活动,其中一次是中秋节吃月饼、聚大餐,晚上有各班自编自演的节目,还比较好玩。我们表演的啥我已记不清楚,只依稀记得动作特别夸张和革命,呵呵~挺波普的。
 
离别
    军训时,大家都特别盼望早日返校上课,最后都近乎度日如年了。
    可是,当所有同学上了汽车,大家却呜呜哭成了凄惨一片。象我这种感性的人,自然被当时的气氛强烈感染,哭得都泣不成声:我美好的青春呀,就无情地留下了一部分在这个残酷的地方,我流了那么多汗,吃了那么多苦,真正是悲状可叹!
    嘿嘿,不好意思,我哭的时候就想这些了,一点都没有舍不得离开谁的感觉,只是为了自己,情感上有点自私。不知其他人又是为何哭泣。
    也有不哭的——不仅不哭,还能笑离沙场。PF。
 
后序
    这些桩桩件件虽已事隔十数年之遥,我却仍然记忆犹新。
    老公一直羡慕我的这段经历,他因为早考上一年,就少了此番别样的体味。
    呵呵,现在想来,一月的艰辛能换取人生中罕得的感受和记忆,值得~
    今日特着一笔,以此为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雾雨
后一篇:秋阳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雾雨
    后一篇 >秋阳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