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河-作家
星河-作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4,294
  • 关注人气:63,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当年的笔

(2006-07-11 22:50:07)
分类: 其他作品

当年的笔

星河

 

    我在初一初二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梦。对此我十分兴奋,因为这相当于凭空多了许多历险经历:白天是枯燥的学生生活,夜间却每天不同地担当着勇士、间谍和征服者。因此早在看到做梦多了是否影响睡眠的争论之前,我就坚信它根本不会影响人的健康,每次梦醒之后我不但身心愉悦,而且毫无倦意。
   
那个阶段我的梦境丰富多彩:我曾梦见自己双手抓住外星直升机的滑杆,像摇动小猫一样拼命摇晃,里面的外星人惊讶万分,惶恐不安;我曾梦见自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即将坍塌的高楼中逃出,却因无力继续奔跑而倒在楼下,眼看着顶部的砖瓦纷纷掉落却迟迟砸不到身上,因为它太高了……当然离奇的梦境还有很多,我不但兴奋地讲给同学们听,而且忠实地一一记录下来。
   
大家都应该有过类似的经历:有时候在梦里惊心动魄,讲述起来却平淡无奇,因为很多情景都被遗忘了。于是我开始在梦中就叙述自己的梦,因为担心忘记所以反复咏诵,明明身在梦中却以为已经醒来并给同学们热切地讲述……我发现在梦里我能把自己的梦讲得精彩极了。即便如此我还是常常感到沮丧,因为醒来后往往只记得个别极其精彩的句子,而我心里清楚,那些整段整段被丢失的段落比记住的要出色得多。
   
梦境虽美,毕竟还是被动的,我们无法在睡前订购,所以还不能使我满足。白天的胡思乱想,大概可以算是一种补充。
   
小孩的注意力比大人要强得多,很多细微的现象和变化都逃不出我的眼睛,并能衍生出许多想象。比如看到云彩的变幻,我有大多数人的感受,如风吹柳絮,如万马奔腾,但我往往走得更远——比如我觉得它们很像《星球大战》中的一场场战役,帝国的战舰在追逐义军的飞船,战事持久,激战犹酣,而且是小说中不曾记载的!于是我在心中把这些战役详细地描述出来,然后转移到纸上——没有老师的要求,写的时候也没想到什么写作之类的问题,仅仅是因为我喜欢。
   
初二时也曾认真地创作过一个故事:当时迷恋《星球大战》,每次阅读总有将自己投射到主人公身上的念头,因而写了一篇科幻小说,题目叫作《归位》。

    故事已全然忘记,估计是一个少年怀才不遇的记录,多少有点无病呻吟的感觉,但也确实阐述了我的许多哲学观——假如能算“观”的话。大意应该是自己很苦闷,思考了很多,结果这时欧比旺出场了(就是《星球大战》前传系列里那个安纳金的师傅,他在《星球大战》时代“又”做了安纳金儿子卢克的师傅),声称我就是卢克云云,告诉我准备“归位”——意识即将返回到卢克身上。具体故事都忘记了,但有个细节还勉强记得:我本想趁机问他一下有关宇宙意义的问题,但欧比旺告诉我说,等你归位之后就不会再想这些问题了。文章的最后一节,则是卢克准备出征,在内心深处隐约还记得一个什么地球之类的概念,不过摇摇头就甩掉了。

    既使在今天来看,我觉得那故事从结构上来讲都算是一个精品,但它的稿酬却是我父亲的一记耳光。表面看起来是因为当年校园流行的手抄本让他忧心忡忡,事实上即便我敢于承认这是自己的作品,也同样会得到那耳熟能详的嘲笑声。随后它被撕成碎片,仿佛现在我们拖进电脑“回收箱”里的废弃文件,一小段思想便飘散在茫茫宇宙当中了。我由此也失去了写作的权利,终究没能成长为那种靠“小作家”称号被保送进大学的作家苗子。

    后来过了很多年,我的一篇小稿件才在一家小报纸上的一个小角落上发表,题目叫作《以刚胜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