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寅恪

(2018-12-06 06:46:04)
陈寅恪在《读莺莺传》里说:“当其(社会)新旧蜕擅之际,常呈一纷纭错综之情态,即新道德标准与旧道德标准,新社会风气与旧社会风气并存杂用。各是其是,而互非其非也。斯诚亦事实之无可如何者。虽然,值此道德标准社会风习纷乱变易之时,此转移升降之士大夫阶级之人,有贤不肖拙巧之别,而其贤者拙者,常感受苦痛,终于消灭而后已。其不贤者巧者,则多享受欢乐,往往富贵荣显,身泰名遂。”1980年代至今的社会变化,人在其中的深沉起伏,差不多也是历史的这样一轮循环。

现在时常能见到一种说法,认为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黄金年代,然而,就是在80年代中期,当代文学蓬勃的年代,老年孙犁就对当时的文学景观有过非常冷静和寂寞的观察,这些观察,三十年后重温,竟依旧有效:“当前的一些现象,例如:小说,就其题材、思想、技巧而言,在30年代,可能被人看作‘不入流’;理论,可能被人看作是‘说梦话’;刊物会一本也卖不出去;出版社,当年就会破产。但在80年代,作者却可以成名,刊物却可以照例得到国家补助,维持下去。所有这些,只能说是不正常的现象,不能说是遇到了好机会”(《无为集》)。

契诃夫有一次对别人谈起对方的一个短篇小说:“一切都好,写得艺术。不过,比方说,您的小说里这样写着:‘……而她,这可怜的姑娘,为了她受到的考验很愿意向命运道谢。’可是应当让读者读完她为了考验而感激命运之后,自己说‘这可怜的姑娘’才对……又例如您的小说里写着:‘这种情景看上去是动人的……’这也应该让读者自己说:‘这情景多么动人啊……’总之,您自管喜爱您的人物,可就是千万不要说出声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8年12月01日
后一篇:2018年12月25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8年12月01日
    后一篇 >2018年12月25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