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汴梁阿慧
汴梁阿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84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姑娘,我为你哭泣!

(2006-03-08 16:07:08)
分类: 小人物、大世界

姑娘,我为你哭泣!

——写在“三八”妇女节的回忆

今年春节前偶然遇到的一件事儿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2006年元月中旬,我从南京回到河南,在郑州女儿家小住。记得是元月十八日的晚上,女儿、女婿为了让我开心,执意要请我和他们一道看电影。最初,我坚持不去,因打从有了电视后,我和他爸几乎就再也没有进过电影院,但经不住女儿的死缠烂打,我同意了。

那天晚上,郑州下起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我们从饭店吃完饭,走在雪花飘飘的大街上,女儿紧紧地挽着我的臂膀,女婿紧随其后。凉凉的雪花不时地飘落在我们的头上、身上、脸上,看到被灯光和雪花装扮得童话世界般的城市,我们兴趣盎然,尤其是女儿,又说又笑,高兴极了。

繁华的都市、五彩的灯光、晶莹的雪花、欢聚的母女、开心的笑声,我们周围的一切多么美好!

那天晚上,我们看的是八点钟的电影,电影的片名叫“金刚”,讲的是贪婪的现代人同野兽“金刚”的故事,情节非常感人。女儿、女婿坐在我的右边,左边也是一对男女(其实,现在的电影院观众多半是情侣,象我这样年纪的是越来越少了)。

起初,我对我左边的这一对儿丝毫没有注意,看自己的电影,管人家什么事儿。但影片开始后,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因为我感到我左边那两个人似乎根本不是来看电影的,尤其是紧挨着我坐的那个女孩,从一坐下来就在不停地说着同样的话:“你说,你到底还给不给我了吗?我刚考完试就来陪你,饭都没吃,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总得替我想想吧,要不是俺娘在生病,要不是俺家没有钱,我能干这事儿?”“要是叫俺爹娘知道,非气死不可……”

女孩一口县乡普通话,显然是个进城上学的农村女孩儿。我突然联想到经常在报纸上、网络上看到的“三陪”,“坐台”,“出台”以及女大学生怎么、怎么等字眼,难道这女孩……我不敢往下再想,因为平时我根本就对这类新闻半信半疑。但那个女孩还在不停地对那个男人纠缠:“你是个男人怎么说话不算话?你平常做生意也都这样吗?“你知道不知道要过年了?同学都走了,宿舍也要封了,我总得回家,可我连路费都没有……”女孩说着停下来一会儿,我用眼角的余光迅速扫了她一眼,她哭了,正在用纸巾擦眼泪,而那个男人连睬都不睬她。“我娘在生病,我回家总不能一点东西不买,可我真的没有钱……”女孩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陈述。

“你要是真不给我,我就走了,外面下恁大的雪,我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啥时候到学校?”许是看哀求无望,女孩突然调转了话题,并欠身作出了要走的姿势,这时的我也迅速地认识到:此时正在影院外飞扬的大雪并非对于每个人都充满诗情画意。“你缠个啥子嘛?先陪我看电影,一会儿再给你。”那个男人终于说话了,像是发自牙缝里。“什么时候?”女孩迅速反应,同时又显然并不完全信他,“十点、十点。”那男人终于说出了具体时间。他也不是本地人,操着一口湖南(或湖北)味儿的普通话。借着银幕上的亮光,我看请了那人的大样:这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穿着体面,面带轻佻、狡佶,似是一个南方商人。他边说话边伸手把那个女孩往怀里搂,那女孩初往我这边趔了趔,但很快又服从了,大该是意识到了双方的关系。我什么都明白了。

我悄悄地拉了拉正在边看电影边吃零食的女儿,小声地告诉了她我的所见及判断,问她怎么办?女儿摇了摇头,摊了一下手,意思是她也没办法。“看电影吧。”女儿劝慰我。而我的心却再也不能平静。就在这温馨的的电影院里,就在这紧挨着我的左右两边,坐着两个不同命运的女孩,一个是我的女儿:她有她的学业、她的事业,也有殷实的收入和温馨的家;可眼前这个女孩她有什么呢?金钱?尊严?真爱?幸福的家?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卑微与堕落。

我该怎么办呢?把她叫出来,问她有什么难处,尽力帮帮她,可她会跟我出去吗?惊动了那个男的怎么办?他们不承认是这种关系怎么办?我终于除了思索什么也没有做。只有心痛,直到现在。

因为有了那个男人的又一次许诺(从那个女孩的纠缠中我感觉到这决不是第一次),女孩一度安静了下来,我也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银幕上。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女孩又说话了“十点了。”她提醒对方,这哪是在看电影,简直是在熬时间!坐在近邻,我早已数次看到女孩儿在不断地看手机,准确地讲她是在看手机上的时间。

那男人终于把自己的手从女孩肩上移开,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我也有意识地把身体往椅子后背上靠了靠,以方便自己看个究竟。他似乎在裤兜里没找到他要找的东西,又伸手去取搭在护栏(我们坐在第一排,前面有一铸铁护栏)上的外衣,他取出了一个黑色长型钱包,迅速地抽了一张,又迅速地掷到那女孩手上,然后拎上外衣迅速地离去。这一切真的只有秒钟,但都被我看到了,因为恰恰这个时候,银幕上的光很亮、很亮。

“谢谢。”女孩在他起身离去的那一刻,竟轻声迸出了这两个字,不知为什么,我听到后心头一颤。象演绎刚才那个男人的快镜头一样,那个女孩迅速地打开了手中的东西,又迅速地合上,然后也迅速地离开了。但借着银幕上雪亮的反光,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那是一张红色的百元钞票。一百元,仅仅为了这一百元,一个正在读书的农村女孩就……

望着自己左边空落落的两个座位,作为一个母亲,我的心在隐隐作痛,眼睛也湿润了。

一连许多天,我都摆脱不了这件事带给我的阴影,脑海里也不断地浮现出那个女孩儿向那个男人祈求的场景和目光。我不知道这样的事儿在她身上已重复了多少回,而且还要再重复多少回?我只是在思索:有了这样的经历,她的人生还会幸福吗?还会快乐吗?,还会有真爱吗?尤其是她还会信任我们的党,我们的社会吗?还有她那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和口朝黄土、背朝天终日辛苦劳作的爹,当他们嘴嚼着城里回来的女儿带来的糕点美味、享用着她带回的其他礼品时,他们知道它的来历吗?我真为这一对父母亲悲伤。

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声呐喊:救救孩子!

——救救这位姑娘,救救这一类姑娘吧!

 

 

老妈后记:

     欣闻正在召开的两会已将“教育乱收费”和“建设新农村”问题列入议事日程,仅以此文作为民情反映,望能重视,并期实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第四位是榜样
后一篇:梦 非 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第四位是榜样
    后一篇 >梦 非 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