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刘天雨
诗人刘天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405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2016年诗歌(3月)

(2016-04-03 18:44:22)
标签:

刘天雨

诗歌

分类: 诗歌
小丑

都以为我
在扮丑
其实我
真的丑

3.4

那个阴霾的下午,我们相对无言

远远地
有人在唱
灰机灰过天空

3.4

有时候我会觉得孤独


当和一个新认识的姑娘,相对而坐
令人尴尬的冷场,努力寻找一个话题
却不知从何说起时
当耐下心把揉作一团的衣服
一件件叠起来时
当深夜从酒醉中突然醒来
发现自己还以入睡前的姿势
趴在床上,鞋子还穿在脚上时
我就感到孤独
那些具体的孤独
折磨着我
让我无法
轻松地融入一场谈话
衣柜保持整齐和清爽
我的鞋子从来
不会自己落地
它需要我从头解开
牢牢系住它的带子

3.7

最后一搏

我努力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就这样吧
我疲惫地闭上眼睛
又想起那个梦
确认梦中被送走的人
不是我
(这个诡异的梦
困扰着我
一支送葬的队伍
不知道葬谁)
长吁一口气
感觉一切很好
剩下的都是赚了的

3.10


我爱的人都在远方

这不是抒情
而是陈述事实
我爱的人
我的爱人
都在遥远的地方
我们偶尔联系
有的已不再联系
互相之间
都不觉得
有什么情感
需要表达
有时我喝大了
会留言
我想你了
醒来后就忘记
我一个人在这里
偏远的小城
觉得自己挺失败的
为什么总是不能
轻易爱上
身边的人

3.11

机器之心


我期待机器人
走进生活的未来
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要订购一个
机器人女友
我会责无旁贷
爱上她
爱上她冰冷的身体
程序了的情感
给她充电
用润滑油擦拭每个关节
教她翻白眼
吐口水
为一顿午饭
大吵一场
然后
不断地
关机重启

3.11


街头的画家

远远看见
一个民工模样的男子
站在路旁
手里握着一把锤子
看那架势
似乎准备
随时和谁干一架
走到近处
我认了出来
那是画家白非
他说他在等车
要去钉个画架

3.12

记一次失败的相亲经历

我们坐在窗边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饭已吃完
茶已喝淡
就开始打量
窗外的风景
窗外其实也无风景
只是一些无精打采的店铺
她突然语带惊喜
一指某处:
“你看那里”
我顺手去看
露出坏笑:
“哦,成人用品”
她白了我一眼:
“我是说旁边那家
绝味鸭脖”
我真不明白
鸭脖
即使味儿再绝
又有什么值得
大惊小怪的

3.12

姐妹俩

小学时我有一个
漂亮的女老师
她有两个女儿
相差一岁
长得极其相似
似乎遗传了她的好基因
一对漂亮的姐妹花
我那时和她们
有点青梅竹马的感觉
经常一块玩儿
她们会顺了家里的
糖果点心给我
(她们就住在学校)
到了五年级
我离开
去了另外一所学校
就此别过
一晃就快二十年
没有再见
有天我突然见到
那个姐姐
虽然已出落成
一个美丽的女人
脸上依稀
还保留着儿时的印记
我按捺着激动
追忆起过去
后来我问起她妹妹
我说你妹妹呢
她瞪大眼睛
说:我就是妹妹

3.13

我才不鸟它

机器战胜了人类
通过围棋

以后或许会有
更多的战胜

通过吃肉
通过做爱

通过吐沫横飞
的辩论

通过把大象
装进冰箱

但他绝对不会
战胜我

通过孤独和心碎

3.13

老友记

到了这个年纪
三十开外
四十还早
一起喝茶聊天
牛逼越吹越少
装逼越来越多
大家似乎都
满足于现状
又似乎牢骚满腹
青春只剩春梦
梦想已成梦遗
偶尔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就被群嘲
刚有人说
要仗剑走天涯
马上有人补刀
剑属于管制刀具
在家看看可以
就别带出去了

3.14

一路走好

送葬的人无处不在
因为总有人死去
我年轻的朋友
死在大醉后的梦中
死在凌晨的街道

我不认识的陌生人
网上流传着他们的死讯
有人点上一支虚拟的蜡烛
认识他们的人重复着
这是一个好人
这是一个好人

一路走好
他们说
一路走好
天堂没有痛苦

死去的人去了哪里
鬼才知道
走吧走吧
人总要学会
独自走一段路吧

3.14

喝茶

被朋友拉去喝茶
一进屋
吓一跳
还以为黑社会聚会
一个老大茶台
一个脸色惨白
穿一身民族风的姑娘
高踞其后
在泡茶
周围坐了一圈男人
个个肥头大耳
穿对襟麻布衣
脖子上缠绕着珠子
手上摩挲着珠子
口中说着仁波切
我枯坐无趣
也品不来他们说的
几个层次的香
就点了支烟
泡茶的姑娘
飞了一个白眼给我
抽烟出去
污了我的茶香
就被赶出去了
我恨恨地想
不就抽了点儿植物叶子吗
好像你们喝的不是植物叶子

3.15

朱迪警官

和一个长得
如同朱迪警官的姑娘喝酒
我们第一次见
都想一探对方
深浅
不知道喝了多久
朱迪突然站起来
像是恍然大悟:
不喝了!
我操
你这是想灌醉我啊
你们男人
我太了解了
我醉了
就不和我睡了

3.15

狮子

我出生在
一个食肉的地方
那里被人们称为
北草地
我茹毛饮血的祖先
来自草原深处
现在他们的子孙
依然拥有
一个能消化皮肉骨头
鬣狗般的胃
而我不行
我的牙齿松动
嚼不动
炖再烂的肉
有一天
我梦见一头狮子
皮包骨头
奄奄一息
懒洋洋躺在草地上
呲出一口
白而尖利的牙
对着远处蠕动的羊群
打了一个
大大的呵欠

3.15

想起那片海

想起那片海
想起那个看海的冬天
你在清晨
溜进我的被窝
手里捏着一只
煮熟的螃蟹

3.15

一颗苹果掉在地上

一颗苹果
从你的手中
掉在了地上
并没有摔成八瓣
或者五瓣
一颗苹果掉在地上
你并没有在意
捡起来
又去洗了一遍
我也想着
把自己
再洗一遍
我坐在旁边
目睹一切
等待上帝的苹果
从手中滑落

3.15

与羊谋

我们来交换一下
如果你愿意
把你的角给我
我把它装在头上
把你的毛给我
我把它粘在下巴
我来替你吃草
你来替我吃肉
把你露水打湿的草地给我
我给你一把刀
把你对狼的恐惧给我
把我对皮草的迷恋给你
把你羊圈上的星空给我
我给你有屋顶的家
最后 让我们互相交换一下思想
像两个思想家
给我你对耶路撒冷牧羊人的看法
给你一个中国农民挑拣家畜的观点

3.15


一对乳房劫持了我

在美术馆的那个下午
一对六百年前的乳房
让我神魂颠倒
画得真好啊
这真是一对美丽的乳房
温顺乖巧
像一对小白猫
卧在主人胸前
一整个下午
这对乳房
一直在我眼前晃动着
我的喉咙发干
嘴唇开裂
身体里充斥着
原始的渴意

3.16


朋友

他微微昂起头
露出一个
神秘莫测的笑容
用下巴颏指着
电视里某个名人:
这是我朋友

他在微信里转发
大小名人的讯息
每转必声明:
这是我朋友

他在不同场合
用不同的语气
谈论着不同朋友
的光辉事迹
却从不谈自己

貌似有着众多
牛逼朋友的人
并不是一个
牛逼之人

他生活在朋友中
如同鱼在水中
而水
从未留意过
一条吐着泡泡的小鱼

3.17


梦想成为一条鱼

不如做一条鱼吧
即使被开肠破肚
掏空五脏六腑
扔进油锅

仍要蹦跶一下
烫你一脸油泡

3.17


没穿胸罩的少女

夏天的街头
我的目光逮住了
几位少女
她们嬉笑着跳跃着
迎面走来
老远就发现
每个少女的胸前
两点激凸

显而易见
不穿胸罩的少女
比穿胸罩的
更胸襟坦荡

3.17

技能

要说
这些年我学会了什么
那就是
揍人的时候
脸上要带着笑

3.20

夜幕中的群星

突然想起
很早之前
网上偶遇的一个人
我们交流一些观点
谈论各自的生活
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
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
和很好的音乐品味
看过他的头像
是个留长发的中年男子
这是博客刚刚
热起时的事
后来就断了联系
也从来没有想起
还要联系
类似这样的人
在我生活中
出现过很多
有过一些交汇
又各自沿着自己的轨迹
前行
不知不觉中
渐行渐远
再也没有相遇的可能
我们就像
那些不知名的小星星
分散在夜空
闪烁着微弱的光
正是有他们在
让我不至于
对我们的未来
过于悲观

3.21


街上遇到一个自称认识我的陌生人

那个说你不认识我了的人
我确实不认识了
眼前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他试图用更多回忆
来唤醒我的记忆
可关于他的记忆
也许早已被我清除
搞得他也不敢肯定
我们究竟是否认识
只得随口寒暄
来掩饰尴尬
当我匆匆告别
走出老远
回头去看
那个人还站在原地
一脸懊恼
似乎还想找出
认识一个人的证据

3.21

雨中的救火车

一辆救火车
开着警笛
呼啸着驶过
雨中的街头
在这个灰濛濛的上午
我透过银行的落地玻璃窗
看着红色的救火车
像一只火烈鸟
搅动粘稠的雨天
心有所动
甚至还幻想了一下
远处火光冲天
燃烧整座城市
的美丽景象

3.22


警察莫莫

穿过郁郁
葱葱的校园
看到一个女人
爬在高高的木架子上
(不知道什么用途)
正用油漆粉刷
我驻足观看
见底部写着:
警察莫莫
莫莫是狱警
同时也是
一个为女囚写诗的诗人
我从未见过她
交流也很少
为什么会梦到她
我惊讶地
抬头问她:
你是莫莫?
她挥动刷子:
我不是莫莫
我是嬷嬷

3.23


一意孤行

好不容易
谢绝了所有劝阻的人
我独自上路
走着走着
发现
自己的双腿
不见了
只有上半身
艰难向前挪
我看了看身下
这条蜿蜒的路
正要将我
卷巴卷巴
囫囵吞下

3.23


弹簧人


他的耳朵是弹簧的
他最爱的表演
就是将耳朵
嘣的一声
伸到隔壁办公室

他的笑容是弹簧的
瞬间弹出脸皮
瞬间弹回脸皮
在恰当的时候

他的膝盖是弹簧的
可以弯曲成各种
不可思议的姿势
甚至能让膝盖冲后
——像狗一样

这么说吧
他全身的零件都是弹簧的

我经常看到他
高踞办公桌后
捧着一个
硕大无比的大茶杯
不停地往嘴里灌着
不明液体
——那一定是他给自己
上润滑油吧

3.26

春天到街上走走

当春回大地
大地发春
到街上走走
道路两旁
树木在吐舌头
洒水车哼着兰花草
缓缓走过
爱美的女孩
已经不顾一切
吐出自己
在这毛茸茸湿答答
腥臊臊的春天里

3.29


我女儿

为了微博上
查找一个和自己有关的东西
我搜自己的名字
搜出来一个女生的微博
我的天呐
所有的微博内容
都和一个叫刘天雨的男生有关
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
刘天雨,你这辈子得对我好一点
要不下辈子我
从小就抽烟喝酒打架耍流氓还早恋
不当乖女儿 闹死你!

3.30


爷爷死的那一晚

爷爷死的时候
我还小
还不懂的悲伤
那个夜晚
昏黄的油灯下
哭声响起
我就开始闹
大人们无暇顾我
丢给我一个
盛着多半罐白糖的罐头瓶
我就安静地
坐在角落
用勺子挖白糖吃
那珍稀的白糖
从未这样慷慨地
落进我嘴里
在爷爷死的这一晚
它闪烁着钻石一样
细碎光芒
告诉我
再甜的东西
吃多了也苦

3.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