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刘天雨
诗人刘天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72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诗歌(7—8月)

(2015-09-04 23:41:56)
标签:

情感

刘天雨

诗歌

分类: 诗歌

 

公审公判

 

一群人

拿着枪

押着几个

五花大绑的光头

在人民广场

高音喇叭正义的嘹亮

其中一个

年轻的光头

大概从

围观的人群中

认出了熟人

冲着那里

咧嘴一笑

像是打招呼

观众也都冲着他

看去的方向

咧嘴一笑

像是打招呼

 

7.1

 

消失的字

 

我童年的乡镇上

最气派的一栋楼

(也就三层)

叫“国策楼”

开始我不懂

这个地方是干嘛的

后来才了解

是计划生育办公楼

我妈曾经被拉进那里

割了一刀

割去了

继续当母亲的权利

十多年后的一天

我因事还乡

发现这栋楼还在

只是“国策楼”

三个红色大字

经风雨侵蚀

只留下

一个大的“国”

一个小的“女”

 

7.23

 

遇到熊怎么办

 

一个人在夜幕下散步

突然就觉得

会遇到熊

吓死我了

慌忙去百度

跑不行

装死不行

爬树更不行

基本没有

靠谱的办法

狗熊很凶猛

我只有

死路一条

吃熊一掌

 

一个人在夜幕下散步

也许不止会遇到熊

或许还会遇到

别的什么东西

但都不如

遇到熊

 

因为可以

吃熊掌

 

7.24

 

夜市上

 

在闹哄哄的夜市中

警察

城管

医生

教师

公务员

围坐一桌

吃烤肉

喝啤酒

 

经我观察

城管最幽默

医生最能喝

教师话最多

公务员最会玩骰子

警察最没有存在感

在夏夜的夜市摊上

其乐融融

与民同乐

 

后来喝大了

医生和城管打了起来

教师和警察在劝

公务员抽身走了

警察看劝不住

把医生和城管都打了

教师旁边看着

哈哈大笑

 

第二天晚上

这几个人又坐在一起

说太丢人了,都忘了

因为什么原因

混战一场

 

7.24

 

夏日街景

 

连续高温

热成狗

躲在街边

树荫下

乘凉

另一棵树下

大概一家三口

父亲站着

一手高举药瓶

母亲手摇蒲扇

席地而坐

怀里抱着的

一个两三岁的

小男孩

睡得正香

一根输液管

连在小孩手上

我问他们

孩子怎么了?

父亲嘿嘿一笑

摇了摇手中的药瓶

——“凉水!

母亲进一步

揭开谜底:

“小子淘气

闹着要输液

说这样凉快”

我凑过去一看

输液管绑在

小孩手腕上

液体欢畅流淌

一滴滴落在地上

像是在给

这烧昏了的夏天

打吊针

 

7.26

 

苍蝇望着我

 

苍蝇透过玻璃窗望着我

饶有耐心

似乎等待我腐烂成

它希望的那样

 

苍蝇站在我的鼻尖上望着我

搓着一对触角

我很清楚要赶它走的代价

是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在公共厕所

它从我的屁股下面望着我

那是一个

新奇而充满禁忌的角度

 

苍蝇望着我时我也在望着它

从它网一般的复眼中

捕不到它自己

也捉不到我自己

 

无数次逃脱蝇拍后

它倒悬在天花板上望着我

那么宽容,那么多的爱和怜悯

 

7.28

 

同学聚会时的发现

 

男同学大多

窝在原地

按部就班

工作结婚长成胖

 

(就连当年最不安分的我

也选择了

留在父母身边)

 

女同学却

远走他乡

分散各地

落地生根

开枝散叶

 

(就连当年最娇小

柔弱的一位

也远在大海之角)

 

7.28

 

 

战士

 

一天要接无数电话

有几个是案件当事人

我一遍遍解释

或哄骗

我妈打了一个

说亲戚介绍来

一个女孩

让我去相亲

我哥打了一个

他装修房子

需要跟我再借点钱

哦,还有房产中介

她问我前几天说给我的

那套房子

我去看了没有

一个打错的电话

找一个叫王美玲的人

还有老家的

一个农民兄弟

说他开着未挂牌照的车进城

被交警扣了

让我帮他要出来

……

每接一个电话

就像挨一枪

我已千疮百孔

此时夜已深

电话就在枕边

我突然听到

它嘀嗒作响

那是一颗定时炸弹

在倒计时

 

8.6

 

和一个朋友绝交的理由

 

我去朋友的城市看他

他在肛泰医院隔壁饭馆

请我吃溜肥肠

 

8.11

 

 

火车上的夫妇

 

 

和我爸妈一般年纪

一对夫妇

坐在我侧前方位置

男人有一双粗大的手

女人的脸是那种

常年被太阳曝晒的焦红

现在这张脸被捧在

那双大手中

手的主人正襟危坐

他的妻子则蜷缩在座椅上

半躺在他怀里

在摇晃的车厢中

依然呼呼大睡

男人发现我在看着他

脸上显出尴尬的神情

面对他的尴尬

我也尴尬了起来

仿佛那里坐着的

是我的父母

 

8.12

 

星空下

 

一些形状各异的星星

画在纸上

星空下一群孩子在玩耍

儿子画完后

跑出去玩了

他爸看了又看

忍不住

拿起红色彩笔

将所有的星星

修改成五角星

 

8.13

 

尴尬

 

结了账准备走人

发现打火机忘了拿

回包间去找

撞见几个服务员

正围拢残席

吃着盘里的剩菜

喝着杯里的剩茶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都是她们没尴尬

我先尴尬起来

只好装作没看见

拿了东西就走

就在我进退两难间

其中一个服务员

慌忙放下筷子

拿起一袋打包好的食物

说“先生,这是给您打包好的”

我也就顺手接过

拿着走了

还顺势忘了

要找的打火机

 

8.20

 

医院门口

 

第一次见他

拖着两条肿如象腿的腿

摇着轮椅

逢人控诉

医院治坏了他的腿

 

几年后的他

突然成了哑巴

在纸上给我写道

保安扎破了他轮椅轮胎

还抢走了他的音响

让派出所帮他要回来

并赔偿

补胎费十元

 

我一了解

原来他拿了一只音响

录了一段喊冤录音

天天在医院门口放

 

前几天又看到他

那个暴晒的夏日正午

他和保安一起

躲在太阳伞下

不远处铺着一张

写满冤屈的白纸

 

8.20

 

在夜幕下散步

 

 

走过三轮车上黯淡的水果

走过夜市摊上的摇骰子声

走过一对散步的母女母亲微胖女儿苗条她们都穿着条纹T

走过对着绿化带撒尿的醉汉

走过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的搂着女孩脖子两个人边走边盯着女孩手中手机屏幕

走过一段翻开肚皮的马路这条路好像前段时间刚修过

走过两只互相追逐的小狗

走过一个坐在马路牙子上低声哭泣的姑娘

走过一个民工模样的男人我以为他是要钱结果只是向我讨根烟

走过一朵遮住月亮的云

走过无数在马路上游荡的灵魂每走过一个就打一个喷嚏

无数在马路上游荡的灵魂每走过一个就打一个喷嚏走过我

一朵遮住月亮的云走过我

一个民工模样的男人我以为他是要钱结果只是向我讨根烟走过我

一个坐在马路牙子上低声哭泣的姑娘走过我

两只互相追逐的小狗走过我

一段翻开肚皮的马路这条路好像前段时间刚修过走过我

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的搂着女孩脖子两个人边走边盯着女孩手中手机屏幕走过我

对着绿化带撒尿的醉汉走过我

一对散步的母女母亲微胖女儿苗条她们都穿着条纹T恤走过我

夜市摊上的摇骰子声走过我

三轮车上黯淡的水果走过我

在我弯下腰去帮松开的鞋带时

 

8.26

 

 

一只老虎

 

 

他全身的皮都

晃荡着

一只老茄子

胸口黑乎乎一团

仔细看才发现

纹着一只虎头

因皮肉松弛

变得歪嘴斜眼

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

随手的涂鸦

这个老头

坐在公共浴池里

将白毛巾蒙在脸上

头向后仰去

嘴里发出舒服的哎呀声

我轻轻哼起一首儿歌

为他催眠: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一只没有眼睛

一只没有尾巴

真奇怪…”

 

8.31

 

 

花都死了

 

 

从平凉回来

发现我养的一盆

绿植死了

很抱歉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

也经常忘记浇水

但它一直活得很好

在我离开的这一周

它突然就死了

我从花盆里挖出它的尸体时

突然想起天津诗人君儿

她家距爆炸现场

只隔着两条街

在崆峒山诗会上

我向她询问家里的情况

她说:“邻居打来电话

我养在阳台上的花

全死了……"

 

8.31

 

大爆炸

 

远离爆炸现场的一个小区

小区里的篮球架

玻璃篮板被爆炸冲击波

震成了马赛克

 

远处大火仍在燃烧

前方传来的消息

也打着马赛克

究竟有多少人

家毁人亡

尸骨无存

 

这块篮板

占据了我的电脑屏幕

也许只要

一记扣篮

它就会片片飞溅

 

在多久之后

篮球拍击地面的声音

才不会让人

心惊肉跳

 

8.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