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宁静的山 流动的泉(四)

(2008-06-27 00:00:10)
标签:

中国人民大学

汉藏佛学

研究中心

成立大会

发言摘录

文化

分类: 随师行记
 宁静的山  流动的泉(四)

——随师参加“中国人民大学汉藏佛学研究中心”成立大会

(6月26日上)

 

大会发言要点摘录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

 

宁静的山 <wbr>流动的泉(四)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的组成部分,西域历史语言研究所和汉藏佛学研究中心都是在国学院成立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筹建起来的,这两个学科的建立进一步展现我们开办国学院的理想和初衷,说明了我们所主张的国学,并不仅仅局限在经、史、子、集的范畴,当然我们并不否认经、史、子、集在国学中的主体地位和它们的重要性。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和多元文化组成的国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每一个民族都为中华文明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最终共同创造了幅员辽阔、山河壮丽、生存面貌多样、文化传统丰富的伟大中华。因此,我们国学理应涵盖各个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

    今天我们开发历史和文化资源,全面系统地研究中原和边疆、汉族和西藏少数民族的历史和传统文化,用我们的研究成果来告诉世人:中华民族绝不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而是一个具有深刻历史根源和文化内涵的坚实的存在,为建设多民族和谐共处的精神家园做出我们的贡献。

    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文化也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和文明积淀。

    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作为北传大乘佛教的两大分支,是现存最重要的两个佛教传统。

    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之间的关联源远流长,又都有极为丰富的文献资料。……虽然它们各具优势,但各自并不完整。唯有对它们进行比较研究,方能使其互相补充,而趋于完善。

    中国人民大学创办国学院之所以能在全国高校当中独树一职,不仅是由于我们身体力行地将国学院办成一个实体,更由于我们致力于实践以国学的理念进行创新和创造,所谓创新就在于我们突破以研究汉族传统文化为主要内容的国学的樊篱,与时俱进,将国学研究作为构建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建设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的一项重要内容来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汉藏佛学研究中心主任沈卫荣

    将国学研究作为构建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建设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的一项重要内容来开展是我们一贯奉行的宗旨,而从事边疆民族文化的研究是对这一宗旨的具体落实。

    我们选择汉藏佛学研究作为国学院的一个重点学科来建设,主要基于以下四点考虑:

一、从国学建设的角度出发,我们应当重视汉藏佛学研究

    当代佛学研究领域当中最有成就的一个领域,就是“印藏佛学研究”。藏传佛教包括了印度佛教的所有传统,并超越了印度原有的传统。所以对印度佛教的研究无疑需要依赖对藏传佛教的研究。

    与“印藏佛学研究”相对应的是“汉传佛学研究” ……迄今为止,这两个学科相互割裂,互不相关,这是世界佛学研究的一大缺陷。事实上,两者关联至深,不可分割。

二、从建设尖端学科培养一流人才的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开展汉藏佛学研究。

    由于“印藏佛学研究”的强势和中西佛学研究在方法上的差异,中国的佛学研究尚未发挥在国际佛学研究中应有的主导地位。

    长期以来,从事汉传佛学研究的学者多半从中国古代思想史、社会史的角度来研究汉传佛教,而很少将它与印、藏佛教联系起来。

    佛教征服中国的历史似乎仅仅是佛教汉化的历史。

    从研究方法上来看,汉传佛教的研究偏重于讨论佛学的义理,及其与儒、道等汉族传统思想之间的谈话,擅于做哲学史及思想史式的研究。而西方对印藏佛学的研究则以文献学和语文学为主流。这是两者难以在学术上接轨的一个重要原因。

    人民大学国学院是培养国学大师的地方,如果我们能沿着汉藏佛学研究的轨道,在研究方法上鼓励学生整合印藏佛学和汉传佛学两个不同的传统,那么世界一流的国学大师一定会在我们中间产生。

三、为推进汉藏两个民族的互相融合,我们应当积极开展汉藏佛学研究

    汉藏两个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双方之间也存在根深蒂固的误解。今人往往认为汉藏佛教风马牛不相及,不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之间紧密的历史联系,而且有相互妖魔化的倾向。

    回顾汉藏佛教交流史,我们知道,汉传佛教对藏传佛教的形成有过巨大的影响。

    千年以来,藏传佛教备受误解歪曲,被巫称为“喇嘛教”,甚至被当成妖术、鬼教。事实上藏传佛教的三藏四续深妙不可测,乃现存所有佛教传统中的奇葩。

    汉藏佛教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这两种传统佛教的研究,若人为的割裂,有悖历史的真实和学术的理路。

四、从传统的继承和学术创新的角度出发,我们应该全力推进汉藏佛学研究

    汉藏佛学研究在今天是一门备受冷落的学问,可是对汉藏佛学研究的追求早已倾注了好几代人的梦想。

    我们今天再提汉藏佛学研究,不但是重续中外几代学人的旧梦,完成未尽之大业,而且还要将汉藏佛学研究建设成为与印藏佛学研究并驾齐驱的专门学科,用汉藏佛学研究成果来推动世界佛学研究的进步和发展。

北美汉藏佛学会召集人谈锡永

宁静的山 <wbr>流动的泉(四)

 

    从佛学研究的角度来讲,自从钢和泰(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流亡中国的印度佛学家、爱沙尼亚男爵)、陈寅恪之后,不但中国,甚至整个国际,汉藏佛学研究都是一片空白,这个空白一定要补充。

    两种传承的佛教在西域一直是很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

    对于汉藏佛学的研究中国人是有优势的。

    我希望年轻的学者把汉藏佛学的研究当成终生的事业,我也将尽我所知传授给你们,薪火相传。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名誉院长冯其庸

宁静的山 <wbr>流动的泉(四)

 

    这个机构的成立非常及时,在国学院里也是非常的合适。我们的国学概念是“大国学”,包括所有兄弟民族的文化中的精华,这个概念的提出并不排斥传统的国学,传统的国学还是“大国学”的基本内容。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党组书记朱晓明

宁静的山 <wbr>流动的泉(四)

 

    汉藏佛学研究之所以重要,一个方面的原因是有利于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

    历史上,元朝的时候支持萨迦派,对西藏有效地实行了行政管辖;明朝的时候支持噶举派,维护了祖国的统一;清朝的时候,又独尊格鲁派,以安重蒙古。这都是从政治的角度来支持藏传佛教的各个教派。

    维护边疆只靠行政的手段是不行的,我们要靠行政手段,要靠物质力量,要靠军事力量,要靠法制力量,但很重要的一条是要靠精神文化的力量,要加强各民族的精神文化联系。

    纪校长讲,我们的国学是在当今中国条件下研究传统文化,是在国际视野下研究传统文化。我觉得这两条非常重要,汉藏佛学研究中心的成立也是这样眼光看问题的一个具体体现。

    第二方面,汉藏佛学研究也有利于我们挖掘佛教的精华,做出符合社会进步的阐释,推动汉藏佛教的发展。

    我们要解决民族宗教问题,不能只靠外在的行政力量去解决,而要从内部去挖掘,按照它内在的规律去做工作。

    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一个很大不同,就是在历史上藏传佛教是政教合一的。

    宗喀巴大师在藏传佛教改革的时候,针对藏传佛教存在的问题,他强调了两个方面:一是学经制度,一是戒律。通过这两个方面来整顿藏传佛教,创立格鲁派,使藏传佛教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现在我们在面对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分裂活动的时候,怎么从佛教的经典里面得到一种精神的力量,按照佛教自身的规律来做好这方面的工作,从而引导藏传佛教不断的和社会的进步相适应,和文明的进步相适应,这才是从内部解决问题的一个必要措施。

    第三方面,汉藏佛学研究中心的成立对提升我们的学术水平很有意义。

    在藏学研究中心刚刚成立的时候,两位学术界泰斗,一位是季羡林先生,一位是任继愈先生,他们当时说,在国际东方学领域里有两个高峰,一个是敦煌吐鲁番学,一个是藏学。前者已经开展了一百多年,取得了辉煌的成果;藏学如果加以提倡,也将兴旺发达;二十一世纪在东方学领域里,将是一个藏学的世纪。这是两位泰斗在1985年12月就提出的预见,我想他们提出这样的预见并不是空口来的,而是有他们学术功底和战略眼光的。

    西藏和台湾最根本不同,就是西藏是在中国政府有效的管辖之下,我们应积极利用这个时代给我们创造的机遇,从一个学者的角度来做出不辜负这个时代的贡献。

    虽然这只是一个开始,但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有希望有意义的开始。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