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凌云
池凌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420
  • 关注人气:1,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泽雅山上的蛙鸣》《我喝过塘河的水》《丁酉年,过池上楼》

(2018-01-22 13:49:38)
标签:

塘河

池上楼

泽雅

分类: 诗歌

泽雅山上的蛙鸣

 

 

它们叫得如此响亮,

把平声叫成起伏的第三声,

声音在山上此起彼伏

仿佛一种严厉的预示。

 

我停下脚步倾听,

辨别不同的嗓音和位置,

我数清了,它们一共有七只

总是轮流叫唤,有序而急迫。

 

它们在暗夜里寻觅和呼应,

它们轮流叫着

不会过早,也不会太迟

像七个兄弟。那带点凌厉的声音

好像在给我预示:

已经到了严重的时刻!

 

但我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

它们遭受了什么。

是什么正在降临,

会有什么要降临。

 

    2016.7.19


我喝过塘河的水

 

 

我喝过塘河的水

那是我的愿望永不枯竭的时光。

 

我尝过饥饿,发现

不是我一个人对着空碗。我爱,而不是恨

最坏的时刻,我也不想背离。

 

我喝过塘河的水

在河边拔过叫不上名字的水草,

它们溢出的气味像一声声呼喊

它们就那么完了但是母亲

喜欢这些肥美的饲料。它们温柔的伤口……

 

我一直打听它们的名字

当我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走向它们

矮珍珠和小对叶——它们就出现

 

像我梳着辫子的姐妹我们一起喝塘河的水。

我记忆中所有的白鹭

都来自这里。

 

    2017.6.6


丁酉年夏,过池上楼

 

 

南方的雨季刚过,

池上楼青瓦上的雨水也已干透,

砖缝里的青苔混淆了一个年代的

激情和冷漠,招徕过路的鸟儿,

那口著名的池塘隐藏在楼群中

散发淡淡的渴望,但少有人凑近细看。

 

我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登池上楼,

曾有的几次都是陪伴远道而来的友人

我们置身于飞檐之下,感受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荒寂,

然后匆匆下楼,到院子里

看“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想象一千五百多年前

蓄了长长美髯的康乐公

带着心爱的曲柄笠与谢公屐

伐木开路,登峰顶,寻溪涧

写千锤百炼的诗赋,

最终惟有自然美景作伴,少有知音。

有人说他“终身一我”,

这其中的悲伤,不知诗歌能否拯救。

 

与其委曲求全,不如择一处绝壁

交谈。回想一个无法保全生命的

诗人的命运,头发不免黏湿。

但毕竟太久远了

他临终写下“斯痛久已忍”的图景

我迟迟未能在脑海里补上,

还羡慕大自然给予他的补偿。

 

或许,落寞并不总是坏事,

适当的贬抑和受挫,

能换来另一种绽放。留给我们

浑浑噩噩的绚丽。

噢,那是多美的词语,在空气中

独自航行,我不得不构想

有一种所有色彩都得到平等喜爱的山水

存在于自然之中。

 

 

    2017.5.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