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aoqichang0725
shaoqichang072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737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宗斌的花鼓小曲(升级版)

(2020-04-28 06:52:18)
标签:

历史

文化

王宗斌的花鼓小曲 (升级版)

王村镇大史村的王宗斌,东街路北的王家胡同里,因为他排行老三,村里的年轻人都尊敬地他王三爷。

解放前,王三爷不仅是东街上的甲长,为老百姓跑腿办事,也喜欢敲花鼓唱小曲,每年的元宵节“玩杂耍”总少不了他。王三爷敲得一手好花鼓,每逢村里春节演戏的时候,都少不了他的“垫台子戏”。别小看这些“垫台子戏”,它可是聚拢人们看戏的好办法,比着当今的广告可强多了,因为这些垫台子戏本身就够热闹的,小孩们都愿意看,天不黑就搬着凳子去戏台子那里,不仅仅是为了占个好位置,更是为了听听王三爷敲花鼓唱小曲。

王三爷年龄大了,是一边敲着花鼓,一边唱着小曲,小胡子还一撅一撅的。他演唱的小曲都幽默上口,很有韵味儿。比如《秫秸叶》 的小曲词是“秫秸叶,两头尖,两口子吃饭把门关;苍蝇衔了个米粒去,两口子撵到凤凰山;凤凰山上一座庙,两口子跪下就祷告;祷告天,祷告地,该当破财治不地。”两口子为了一个米粒儿就追到凤凰山,还是破了财!典型的“绿豆蝇坐月子……小眼子下蛆蛆(区区)”。能不让人笑喷了吗!

还有一首《灯台花》的花鼓小曲,也是俗中透着幽默,其词是“灯台花,扎灯台,爷爷娶了个晚奶奶;脚又大,嘴又歪,一脸麻子茄布袋腮;关上门,戴上花,恣得爷爷啃脚丫。”晚奶奶就是后奶奶,换句话说就是小老婆。别看小老婆长得丑,但是有着年龄小的优势,所以老爷爷并不嫌弃,还给人家啃脚丫呢。

还有 “瞎胡诌(jiu),瞎胡诌(jiu),大年五更(jing)立了秋,公鸡繁(繁疍就是下蛋)了个双黄蛋,犍子(公牛)降了(就是生了)个丽舐(shi)牛(花色的母牛……”等等。纯粹是胡诌八扯,没有一句正词,都是一些贫嘴呱嗒舌的“小品”。但是在那个年代,村里缺少文化艺人,这些小品正对老百姓的口味,所以百看不厌。每逢看了王三爷的花鼓小曲,大家哈哈一笑,一天的疲劳就没有了,浑身轻松。 

当然,王三爷的花鼓曲儿也是与时俱进的,不可能一成不变。如建国后新婚姻法颁布之后,王三爷就有了新的花鼓曲儿:“过大年,迎新春,毛主席领导咱自由结婚……” 正唱到高兴之处,还没唱完就被他的大儿子拉下戏台子了,更是引得看戏的人们哈哈地笑了起来!不知是笑王三爷的词曲儿新鲜,还是笑他儿子拉下去了。

王三爷不仅喜欢文艺,也是一个热心人。我老家门口的那棵老槐树上有个大树洞,上边有棵半米来高的小柏树,我不知道这棵小柏树是时栽上的,但是经常见王三爷搬着梯子,提着茶壶去老槐树上边浇水。六十多岁的人了,像这样的小事还事必亲躬,能不让人佩服吗! 

王三爷肯定排行老三,但是我从没见过王家的大爷爷和二爷爷。乡亲们说王三爷的两个哥哥都没娶媳妇也就没有后代,王三爷就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分别过继给了大哥和二哥。这样从族谱上看,王三爷倒是没有后人了,实际上他的两个儿子都继承了一套房产,心里美着呢!

王宗斌的花鼓小曲(升级版)

王宗斌的花鼓小曲(升级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