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伊沙新作(2015年2月)

(2015-02-26 11:10:42)
标签:

旅游

2015年2月(23首)

 

 

《劝慰》

 

 

亲爱的朋友

诗歌的亲人

不要为我叫屈

三十年来

不公之事

犹如家常便饭

伴随我文学生涯的

每一天

好在我是有智慧的人

深深懂得

所有亏欠

必成后(厚)报

且已开始兑现

有智慧的人

看得见

 

 

 

《烦》

 

 

“烦你的人挺多”

去年夏天

他在青海对我说

我承认

此言不虚

说的是事实

但我不是个傻子

我从此话

听出的弦外之音是

是他在烦我

这没有什么

因为我也很烦他

甚至于烦透了

在网上

看他整天装性情冒傻话

已经忍了不是一两天了

只是从此以后

我再也无须顾忌

敢将不满

表现出来

 

 

 

《南宁》

 

 

南宁的夜空中

有花香

我叫不出名字的

花儿

在黑暗中

悄然开放

仔细嗅

是缘分的香气

 

 

 

《三里屯的早晨》

——《张常氏,你的保姆》续篇

 

 

北京初春

清冽的早晨

二月春风似剪刀

在三里屯幸福路上

一个中国老太太

跟在一个金发碧眼的

外国小姑娘身后跑着

嘴里叨叨着:

“妞子,你跑那么快干嘛呀?”

小姑娘一口京片子:

“我们老师说了

看谁第一个到班里”

那时候

我正与他们

迎面擦肩而过

会心一笑

大步走在去签证的路上

 

 

 

 

《酷评》

 

 

在北京的小饭馆里

侯马谈起他的母亲

谈及其母

对其父书法的评价:

“你拘谨了一辈子

书法岂能有大成

自打退休

这才进步了一点点……”

 

“你妈是最好的评论家”

我说,当时

我没有说出的话

写在这里:

“这条酷评

不光适用于书法

也适用于诗歌

适用于一切

那些所谓的评论家

纵然著作等身

也说不出这句话”

 

 

 

《我为何操练书法》

 

 

有那么一段日子

很长的一段时光

我很想知道

李白的字

写的什么样子

直到有一天

我在碑林中找到

他的字写得并不好

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永无终点》         

——恭贺新诗典互动1000天

 

 

在我黑白电影的记忆中

贝利的第1000个进球

是个点球

他从容镇定地

走向罚球点

轻松潇洒地

一蹴而就

将皮球踢进网窝

然后观众就疯了

冲下看台

将球王托举起来抛向空中

还趁乱扒下了他的裤衩

然后面对一位记者的提问

他说出了那句传世的名言:

“我最漂亮的进球?

是——下一个!”

 

 

 

《对门》

 

 

这是我家

搬到城西住的

第六个年头

五年来

我家对门

一直没有入住

五年中

我每次查看电表水表时

都会想起

尚未入住

我也无由得见的这家人

偶尔问及

与户主同在一个系统

工作的妻子

妻总是回答:

“这是人家的第N套房了

根本不当回事儿

连租出去的租金

都瞧不上”

这一年除夕

我与妻在楼道里

给自家门上贴春联

看着对门

一成不变的样子

我又问了起来

妻说:

“一时半会儿

怕是住不进来了

父子俩因为经济问题

一起被抓了”

 

 

 

 

《行》之《越南行》

 

 

《越南的味道》

 

 

我向导游询问过

他也不知其名

从芒街市到下龙湾

四小时车程中

唯一的停站

唯一的公厕

还有个大棚

在卖越南土特产

和小吃

几个小美女

会说简单的中文

在那里

我吃了河南诗人梅花驿

买的红薯

我吃了北京诗人西娃

买的海鸭蛋

我吃了广东诗人湘莲子

买的巧克力糖

我买了两块米糕

自己吃了一块

给广西诗人荣斌

分了一块

海鸭蛋不够咸

巧克力糖太硬

最好吃的是红薯

最难吃的是米糕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有人一定不这么认为

两天以后

返回途中

我们又停在了那里

我从厕所出来

远远看见荣斌

正默默咀嚼着米糕

他脸上幸福的表情

是我们小时候

才会有的

 

 

 

《越南风景》

 

 

送来大米和大炮的

什么都没留下

 

还有送来炸弹的

也不曾改变什么

 

只有——

送来文字、咖啡和教堂的

留下了文字、咖啡和教堂

 

 

 

 

《下龙湾》

 

 

越南导游阿俊说:

这便是“海上桂林”

 

这个比喻

对于我这个

从未到过桂林的人来说

是无效的

(就像修辞写作

通常的下场)

 

我只是感到美

无法言喻之美

所有词汇都难匹配

那就什么都别说

(我们必须认识到

文字的局限性)

 

哦,我还收获了

一条宝贵的启示

我正狂热研习的书法

为什么不可以

挂起来写

 

 

 

 

《在越南的夜空下》

 

 

一轮明月

高挂于幽兰的夜空

镰刀斧头的霓虹灯

照耀着夜晚的街道

 

一队中国诗人

正向咖啡馆疾走

他们要在那里

自诵献给世界的诗篇

 

月似故乡月

那镰刀斧头的霓虹灯

也像是故国的风景

并未远去

 

 

《米粉是否好吃得鸡说了算》

 

 

越南的米粉

比广西的好吃

因为鸡汤

是用土鸡熬制的

后来我们在海边

与那些土鸡

见了面

它们跟我

小时候养过的鸡

长得一样一样的

 

 

 

 

《在越南的东海边》

 

 

在越南的东海边

有一座法国传教士

留下来的

雄伟的天主教堂

大门紧锁

未能入内

我把准备在圣父圣母圣子像前

许下的宏愿

带了回来

写在这里

百年战争

山河破碎

还它一个和平的世纪吧

给这里无辜的人民

 

 

 

 

《肥水不流外人田》

 

 

在越南

三天两夜

我没拉过屎

不是拉不出

压根儿没想起

一步跨过

中越友谊大桥

便内急

急找厕所

汹涌澎拜

 

 

 

《诗中缘》

 

 

11年前

一首无来由的

《越南的忧郁》

将我引向11年后的越南

 

在我去过的地方

先写而后达者尚有:

瑞典、荷兰、英国、美国……

台湾、澳门、西藏、新疆……

 

诗中有

心中有

命中有

行中见

 

 

 

 

长诗《梦》

 

 

《梦(504)》

 

 

《新诗典》

开了一家

豆腐坊

门庭若市

供不应求

帮工太少

 

 

 

《梦(505)》

 

 

深圳青年诗人马金山

驾驶一辆军用的

三轮摩托

我骑坐于他身后

徐江坐在车斗里

摩托行进中

发生了事故

车与斗的连接处

突然断裂

斗飞了出去

 

 

 

《梦(505)》

 

 

我住在一家酒店

卫生间里传来

哗哗的放水声

还有一个女人的咒骂声

仔细听

是一个女诗人

在咒骂另一个女诗人

怎么会这样

我的房间里

怎么会进来

不相干的女人

到底是人是鬼

放水声还在响着

那个声音还在咒骂着

一股凉气从后背

嗖嗖直蹿头顶

我想去卫生间

一探究竟

但不论怎么努力

也迈不动步

 

 

 

《梦(507)》

 

 

我向一个大型诗歌节

推荐河南诗人梅花驿

诗歌节主席说:

“他呀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怎么能上台朗诵呢?”

我说:

“你不妨试一下”

他沉吟半晌道:

“那好吧,让他来吧

我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结果

在这个诗歌节上

梅花驿的河南话朗诵

大受欢迎

引起轰动

 

 

《梦(508)》

 

 

我又梦见了

我在抽筋

也许是

我做梦之时

腿真在抽筋

 

 

 

《梦(509)》

 

 

我对着一根

江湖老油条

敞开心扉

掏心窝子

滔滔不绝

梦中的我

单纯得可笑

幼稚得滑稽

 

 

 

 

《梦(510)》

 

 

过大年了

热气腾腾

一个大蒸笼里

有好多小蒸碗

个个都那么可爱

我知道:这是

我抵御不了的诱惑

心说:完了

这下体重要增加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