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4,444
  • 关注人气:40,3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非论《无题》

(2009-11-30 10:38:20)
标签:

文化

马非

 

无 题
——读伊沙超大型《无题》组诗的一点认识

 

谈论无题诗,但凡有点文学是常识的人一定会首先想到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著名《无题》系列作品,“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见时难别亦难”“昨夜星辰昨夜风”什么的。据说义山以“无题”命名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因为诗中所写的男女情爱(尤其是爱上他人的妻妾和庙里的尼姑),在那个时代不好向人明言;二是因李商隐一生中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中生存,对朋党倾轧深感忧惧,故凡有政治感触,多拖以男女情事,为避嫌疑,干脆题为“无题”。我信!但也不尽然,是不是还有不会命题的原因?诗写得好,但不会取名字的诗人我见得多了。
用以上三点对照考察伊沙关于超大型组诗《无题》的命名,显然是不合适的。首先,在已经完成的前200首诗作中,几乎没有出现男欢女爱的缠绵镜头;第二,其中即便有某些带有政治倾向和政治批判意味的作品,我看也大可不必“无题”(我们必须看到这样的事实:如今的外部环境较之过去宽松多了。“下半身”同仁应该最有体会。);第三,众所周知,伊沙不但孩子生得好,而且是中国诗人中最会给孩子起名字的人(如《历史写不出的我写》《对生活的爱需要被唤醒》等等),这么聪明的家伙怎么会避己之长呢?脑壳坏掉了不成?我看不是,那就另有图谋,大有蹊跷。
伊沙勇于在诗歌中探索的精神,一直被不长眼睛的人所诟病,被如我般长眼睛的人所激赏。伊沙说:“创新太难。”伊沙说:“每天进步一点点。”伊沙说:“我写《无题》系列,最初的动机是针对口语诗把什么都说得太明的弊端。”通过对他本人言论有次序的罗列,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看明白了,反正至少我明白了他何以将该诗名之曰“无题”,一定跟创新有关。诗题也是诗歌创新的形式之一。而创新又往往和写作自由度的增值相关联。伊沙真是太明白了,弄了个“无题”,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进一步解放了自己,激活潜能,以期释放更大的能量。他是否如己所愿,让我们往下看。
伊沙说:“只是就《无题》而言,恰恰体现了我目前在口语中激活(而非取缔)修辞——让口语逻辑与修辞逻辑同时并存碰撞一下挺有意思的,不是吗?”事实上,在看到作者本人如上道白之前,我已经强烈地意识到“修辞逻辑”(我更愿意称之为意象逻辑)的存在,很可能会成为《无题》组诗的最大亮点。伊沙开宗明义,《无题》一开始的几首即是“修辞逻辑”的运用。同为口语诗人的我,记得当时在诗江湖上见到这些作品时小吃一惊,这回目伊沙又是演的哪一出?而当我读到《无题(21)》:

天空老得掉渣
乌鸦向春天的花园
俯冲而下
栖落在黑色的枝头
仿佛钉子钉住了
一幅画
或逗点
断句出美文

我方才明白。一股喜悦之情回荡胸间——春天之美靠一只乌鸦的点缀和衬托跃然纸上,由此是不是隐秘地表达了作者喜春和赞春的情感?诗人没有明说,他是靠意象的动作转换向我传达了这些信息。请注意,这里我使用了“动作转换”一词,它是用来说明“意象”的。这就是伊沙的创新之处。因为“动作转换”可是口语诗人的特长,在我的印象中它和意象诗关系不大。意象诗多为词咬词,讲究跨度和张力,很少使用动作,尤其是连续动作,所以不光丈二,就连我这个有20年诗龄的家伙有时候都摸不到头脑。而动作的加入,使得意象流动和活泛起来,变得脉络清晰,可见可触可感。所以读《无题》中的新“意象诗”不晦涩,基本都能明白,但又不像口语诗那样八分明白(大概有五六分明白吧)。诗意就出现在是与不是之间,关键是那个度——过了没意思,少了叫人糊涂。
可以预见,尽管这些作品不会成为伊沙的主体性作品,但是它会使伊沙在众多的光芒中再增加一种光芒,它会使意欲走意象诗路的诗人有一个好的参考和借鉴,从而救活意象诗。
伊沙之功大矣!
开发研制了一个“无题”大篮子的伊沙,并没有只装他的新意象诗,这又体现了他的过人之处。毕竟作为口语诗人他知道什么才应该是一生坚守的,而什么又是作为坚守的拓展和补充,最终使之成为滋养和丰富自己“根本”的肥料。我想说的是,在《无题》中地道的口语诗较之新意象诗而言,依然占主导地位。但是由于“大篮子”的统摄作用,使得他的身心更为自由,笔触左突右冲,繁花乱点,简直有点如入无人之境。看看下面这首诗:
《无题(75)》
很多年了
我的一天
如此终结——
到儿子房间
去看看他
蹬没蹬开被子
他几乎很少
令我失望
总是光溜溜
四仰八叉
躺在床上
让我把被子
替他盖好
心满意足
带着一天中
最大的成就感
回屋睡觉
这首诗体现了典型的伊沙式情感和机智,当然也体现了口语诗人热爱生活和当下的情怀。我之所以把此诗单独提拉出来,因为它叫我颇费琢磨。视诗歌为己命的伊沙,何以会把给儿子盖被子的小事看得比写作还大?看似矛盾,实则明白——诗人首先必须是活生生的人!有正常情感的人才配领受诗神的荣光!诗不在别处,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从热爱眼皮开始,你才能做一个真正的诗人。把这首诗提拉出来,我还想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作为单独的一首有题目的短诗存在,伊沙会不会有如此这般的写作热情?如果你说会的,那么上面引用的《无题(21)》呢?那么这首《无题(3)》(嘴/记得/吻/是一份/湿湿的/凉凉的/静)呢?作为一首短诗存在,它们是不是少了一点什么?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无题”这个大篮子,依我之见,里面的相当一部分作品,伊沙是不会写的!但是伊沙写了,这就是对自己的突破,就是创造!所以我说,“无题”的命名激发了伊沙的潜能,丰富了伊沙的诗作向度。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说实话作为读者我更倾心于其中的口语诗部分(尽管新意象诗部分是最大的亮点),尤其是那些融入了些微意象元素的口语诗,我以为才应该是更为有益并且有效的尝试。它们融经验和超验为一体,容易制造飞翔的感觉,但又在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之内。如《无题(106)》:

几个月前
巴以交战
一个巴勒斯坦男童
被炸花的脸
像一枚飞起的弹片
嵌进了我的眼球
让我时刻都能看见
但却不好意思写出
怕人家笑话我
是在玩悲悯装大师
这张脸明明触及灵魂
让我从根本上有所改变
从此再也不以孰是孰非的观点
来看待狗日的战争
但却不好意思写出
于是它在我体内发炎
造成了第二次的伤害
我的眼正淌血
“发炎”“淌血”属意象诗的玩法,就是我说的超验部分。它们的使用,使得这首“人道主义”诗作不再是空喊口号,流于表皮,有提升、加固、刺目、震动肉体之功效。
过早地盖棺定论是不负责任的,它还在生长。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伊沙的超大型《无题》组诗是成功的,因为从今往后再谈及无题诗的话题,我首先想到的就不仅仅是李义山的《无题》了。相信你也是。



 

本贴由马非于2009年11月30日10:22:26在〖诗江湖〗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