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横刀问雪
横刀问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4,904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人的绳子,裘祖贻的手指,韩国人的皮

(2006-11-13 01:07:55)
分类: 【拉倒一切牛鬼蛇神】
  中国人真有面子,一个中非合作论坛招惹来了四十多个非洲的政坛要人,这股黑色旋风不是自己刮来的,是我们请来的,他们刮不走泱泱中华的一草一木,倒是北京人很慷慨地免除他们高达100亿美元的债务,100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呢?希望工程实施十二年来,累计募集资金逾20亿人民币。我不知道北京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在国际舞台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国与国之间永远都是利字当头,任何国家只有充分重视自己本国的国民利益,才有可能在尊重国际交往准则的基础上充分争取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说,尽管北京人免除了非洲兄弟的100亿美元的债务,可是他们在和中国进行经贸交往的时候,依然要奉行基本的贸易准则,在欧美豪强的虎视眈眈下,中国不可能游离于规则之外获得额外的收益,而且,我们要知道,那些非洲国家大多数是以英语和法语为母语的。
 
  与中非论坛上的黑色旋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恰恰在这个会议期间,北京的天气很不争气,白岩松斯基在《中国周刊》里说,他从外地回北京,在飞机上看见的北京就好像是刚轰炸过了一样(会意),烟雾缭绕,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很难以想像为了不让非洲的兄弟们感受北京的沙尘暴,论坛周围要花费多少财力和精力来做净化工程,反正我们看见的图片和电视上的新闻,镜头都是那么的亮丽清晰。按照白岩松斯基的理解,北京人今年的蓝天计划又可能要“顺利完成”了,蓝天白云原本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可是随着计划经济的惯性,现在它们也被北京人“计划”了。
 
  我一直以为北京人是一群很尴尬的角色,北京是首都,首都是属于全国的,而北京人却不属于全国,他们很自我,正是因为北京在文化和功能上的割裂,使得北京人常常做出让人觉得与其身份不相称的事情来。北京人原本是不应该把自己吊起来示众的,因为他们吊得不好看,太不艺术,横看竖看都难看,左瞅右瞅都很丑。
 
  人体悬挂我见过,古代凌迟之前都要进行人体悬挂,也叫示众。北京人进化了,悬挂但不脱裤子,也不会割肉。凌迟就不一样,不管男女一律脱个精光,然后割肉;国外也有悬挂的,耶和华被盯在十字架上,就是人体悬挂。外国人比我们悬挂的历史悠久,悬挂的地道。我们之所以还承认别人悬挂的好看是因为他们悬挂的人本身就区别于其他人,平时在生活习惯上、行为方式上都和周围的人有区别,他们有从事这样一种行为艺术的专门机构,而且绝对奉行不伤风化的原则。我们的悬挂则不是这样,我们身边的人随便就可以找些个来,稍微有胆的就挂上去了,这就好比国外的色情业是合法的,嫖客和妓女都不怕警察,而我们的色情业却总是遮遮掩掩。于是对于一个女子,你就分不清她是良家妇女还是不良妓娼。我们的艺术和色情业就很相似,有时候,你在北京798艺术园区走走,看谁都像艺术家,就好比你在大街上走,你根本无法把良家女子和妓女区别开来,于是看见女人就都当妓女来意淫(很多男人都如此)。
 
  什么样的悬挂都见过,最荒唐的是挂生殖器,最触目惊心的是挂脖子。网上见过几个挂脖子的行为艺术,不过人家不宣称是行为艺术,只说是黑手党处死女间谍:一个绝色美女,就在摄像机之前被活生生的套上了绞索,一阵痉挛之后,美女就不动了,看的毛骨悚然。可是后来有人说那是行为艺术,套绞索有技巧,只要不拉断脖子,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窒息的人都是假死,撤下摄像头,医师很快就抢救,成活率98%。这行为艺术真他妈玩的,一百个还要死两个。据说演员报酬相当高,观众和演员市场都很活跃。
 
  我就想,这北京人什么时候会玩玩这绳子呢?北京798艺术园区搞的“人体悬挂”行为艺术,据说叫好声还是响了一大片,活动百分之九十以上是80后的年轻人。有人评价他们是“敢想敢做,是对生理和心理的一次挑战”,把人穿皮之后挂起来,就得到了这样的“赞誉”,这也是玩这东西和看这东西的人需要那些不玩这些东西不看这些东西的人理解的内涵,不理解的就骂他们有病,他们就回敬说你他妈懂什么呀?不过如此。
 
  希望北京市的小偷们都到798去看行为艺术,瞧瞧,他们多勇敢啊,以后他们的东西可别偷了。
 
  外国的女人敢挂脖子,中国的男人只敢挂背上的皮,却还是感动了一帮需要见证勇敢的人。
 
  不指望北京人去学习外国女人,国门内就有学习的好榜样。安徽阜阳警方证实,生产欣弗药企原老总裘祖贻系玩绳子而亡的。人已经死了,在这里拿来说事真有点不厚道,可是谁叫这人死得太行为艺术呢?北京人刚搞完人体悬挂,他老人家也搞悬挂了。人家都分析说,裘先生之死怕是和什么责任心无关,毕竟欣弗事件出在生产环节,是工艺流程出了问题,并非“假冒伪劣毒”之类,非“无良”使然,偏以“良心”论之,于情于理太过突然。裘祖贻这种被动式的或者是被劫持的责任感和良心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呢?责任和良心原本在事发前体现才有意义,事发之后,补救和反思远比悔恨要重要的多。
 
  裘祖贻自食苦果,承受着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巨大压力。据介绍,裘祖贻嘴边常常挂着这样一句话:“以产品质量赢得市场,质量第一,质量至上,把质量作为市场制胜的法宝。”他还制定了诸如“质量买断制”、“质量责任追究制”、“产品出厂许可证制”等一系列质量保证措施,要求公司上下对于产品出现的质量问题,要一查到底,一追到头,不放过蛛丝马迹。可是言易而行难,最后还是质量问题给了裘祖贻致命一击。“欣弗”事件曝光后,他的质量宣言顿时成为笑柄,他自己更是难逃身败名裂的命运。裘祖贻自缢而身亡,幸亏他没有选择用药品来自杀,看来他临死的时候还是觉得药品靠不住。
 
  裘祖贻是个领导者,他是个总指挥,他的手指着什么方向,他的员工就应该走向哪个方向,正是有些员工没有按照他手指的方向走,所以出了质量问题,才导致了欣弗事件的爆发。痛定思痛,是需要存活的勇气的,裘祖贻虽然是第一责任人,但却不是直接责任人,他完全有必要苟活下来,来开始他生命的新的使命和征程,既然是指挥出了问题,裘祖贻应该切断自己的手指,然后把自己的手指挂在生产车间,以警示玩忽职守者,可是裘先生却把自己挂了出来,一下子警示了十几亿人,玩大了。
 
  作为一个企业的总经理,裘祖贻应该出国考察过。他最应该去的是韩国。如果裘祖贻到过韩国,并且有幸看见了韩国人抗议日本人歪曲历史的时候切手指头的行为艺术,他一定不会选择挂脖子而会选择切手指头,因为韩国人切手指头是切给日本人看的,是为了警告日本人不要忘记了自己曾经的侵略者角色,告诫日本人说话不要昧良心。与良心相关的事情,实际上只需要切个手指头就可以了。裘先生应该明白,自己的规则已经定的那么细了,剩下的,真的就是要靠员工的职业道德和天地良心来维持。
 
  韩国人要脸,不是一般的要脸。我们喜欢叫他们高丽棒子,棒子是什么?又硬又臭又偏激的东西,动不动就要耀“武”扬“威”的那种,可是这棒子是高丽棒子,到底比不过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小国啊,底子也不厚,所以韩国人也很愤激,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勇敢和血性,您要有机会看看韩国人在街头和防暴警察的“激战”,您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敢排着队切手指头了。韩国人面皮薄,这和他们的民族特点思维习惯有关。人的面皮和其他地方的皮都一样厚薄,面皮薄,背上的皮也薄,韩国人不敢在背上挂钩子,那是北京人和日本人干的活,或者叫行为艺术。
 
  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裘祖贻今年56岁,以死明志,算是忠勇,虽不孝,但也是近花甲之人,黄土淹到胸前,可不论孝道;韩国人有没有这样的传统观念,无从查考,也可不论孝道;唯独这些在自己背上鼻子上到处乱打洞的北京人,他们在药物的帮助下能够忍住疼痛,不知道他们的父母看了做何感想?
 
  北京人的皮是厚的,四个钩子就能够挂起一个人;裘祖贻的绳子是无情的,吓坏了全中国没有良心的人;韩国人的手指头是高贵的,血淋淋的让日本人胆寒。

  北京人挂起的是中国人的浅薄和矫躁;裘祖贻挂出的是企业家责任和良心;韩国人切去的是大韩民国的耻辱和愤怒,同样是行为艺术,却有着质的不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