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佛教心理--慈济明华
佛教心理--慈济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397
  • 关注人气:2,8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郭健 杨玉辉: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阐释

(2017-06-09 23:08:42)
标签:

转载

分类: 儒道心理

误解与契合
                                  ——析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心理学阐释

 

郭  健    杨玉辉

 

(1.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  四川成都  610064;2.西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重庆  400715)

 

    [摘要]荣格在《金花的秘密》一文中,对两部道教内丹学著作作了心理学的阐释。尽管他的阐释并不完全符合内丹学原义,但他的一些阐释对今天的心理学研究和道教内丹学研究都不无启示意义。另外,荣格心理学本身与道教内丹学之间确实有不少相通契合之处,把这二者结合起来研究是件有意义的事。

 

    [关键词]荣格;心理学;道教内丹学

 

    [中图分类号]B958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006-0766(2002)05-0140-05

 

    [作者简介]郭健(1971—),男,云南文山人,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博士生;杨玉辉(1959—),男,重庆人,西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博士后。

 

    人们已越来越注意到,瑞士著名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的心理学理论与中国道家(这里所说的道家包括老庄学说及道教)的关系非常密切,例如荣格的学生、前国际心理分析学会主席托马斯·科斯(Thomas Kitsch)甚至因此称荣格“本人几乎天生就是一个道教徒”[1]。从荣格文集中我们可以看出,与荣格心理学有直接关系的道家文献就是老子的《道德经》和道教内丹学的两部著作:《金华宗旨》(托名吕洞宾著,又名《太乙金华宗旨》《金华养生秘旨》)和《慧命经》(清代内丹家柳华阳著)。荣格心理学与《道德经》的关系已有不少文章专门论述过,下面本文主要就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一些理解及其理论本身与道教内丹学的一些契合之处作一初步评析①。

 

    ①道教内丹学即关于道教内丹术的学说,本来有“清修派”和“双修派”之分。“清修派”又有“男丹”和“女丹”之分。本文所说的内丹学专指男子清修派内丹学——这是道教内丹学的主流,《金华宗旨》和《慧命经》均属这一流派。

 

一、荣格对《金华宗旨》中“魂”和“魄”的心理学阐释

 

    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理解主要体现在他与理查德·维尔海姆(Richard Wilhelm,中文名卫礼贤)合著出版的《金花的秘密》(又译为《金华养生秘旨与分析心理学》)一文中。我们看到,荣格在这篇文章中用了较大篇幅从心理学角度对《金华宗旨》中的“魂”(元神)和“魄”(识神)这两个重要概念作了专门阐释。他认为所谓的“魄”(识神)是“无意识的人格化身”[2](111页),而所谓的“魂”(元神)则是“人的意识和理智的明辨秋毫的灵光”[2](109页)。那么,荣格的这种理解与道教内丹学是否相符呢?

 

    (一)“魄”(识神)的含义

 

    《金华宗旨·元神识神章》把人的心灵分为“魂”(元神)和“魄”(识神)两部分:“一灵真性,既落乾宫,便分魂魄。”其中,“一切好色动气,皆魄所为,即识神也。”[2](156页)“闻惊则跳,闻怒则闷,见死亡则悲,见美色则眩。”[2](155页)荣格根据这些论述把“魄”定义为“无意识的人格化身”。

 

    众所周知,最早提出“无意识”概念并对它进行专门论述的是弗洛伊德,弗洛伊德通过自己大量的医疗实践得出结论:支配人们行为的,除了能够被人们清楚认识到的自觉意识外,还有一种人们意识不到的潜在的无意识。人的整个精神活动就像是一座海岛,意识只是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无意识则是隐藏在水下的绝大部分,无意识主要来自个人早期生活特别是幼年生活中那些受压抑被遗忘的心理内容。而荣格不完全同意弗洛伊德的观点,他认为弗洛伊德所说的无意识只不过是“个人无意识”,在个人无意识后面还有更深层的东西——“集体无意识”;并认为无意识并非意识的衍生物,相反,人的意识就是来自于无意识,而东方文化的立足点正是无意识,如他所言:“西方的思想观念完全是以意识为立足点的……而东方的立足点则是无意识……毫无疑问,意识本身就是从无意识中显现出来的,但我们几乎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我们一直试图把心灵同意识等同起来,至少把无意识表示成意识的一种衍生物或意识的一种作用效果(如弗洛伊德的压抑理论)。”[2](111页)

 

    从道教内丹书中看,道教内丹学所说的“魄”(识神)既包括人平时的思想感情,也包括人的一些潜在的本能欲望(如内丹家认为人在静坐炼丹时所出现的金钱美女、神仙佛祖等幻象都属于识神变现)。如果按照荣格的理论,人的各种本能欲望均来自人的“无意识”,而“人的意识本身就是从无意识中显现出来的”,那么他把“魄”(识神)定义为“无意识的人格化身”应是比较贴切的。

 

    我们认为,荣格把人的心灵分为意识和无意识(包括集体无意识),认为意识本身是从无意识中显现出来的,并认为东方文化的立足点正是无意识——这些独到的论断正是沟通他的心理学理论与东方文化的桥梁。从心理学角度看,道教内丹学的不少关键之处确实都与他的这些观点相契合,尽管一些地方连荣格自己都一直未能充分认识到。

 

    (二)“魂”(元神)的含义

 

    《金华宗旨》中所说的“魂”即“元神”,元神又名“本来真性”,是道教内丹学最重要的概念,从各种丹书中的描述来看,内丹家是把元神看作人的一切思想意识的终极根源或“本体”。整个内丹术的过程可以说就是让元神同元精元气相交从而发生“先天造化”(逆转自然规律的质变),最后完全显现成为“阳神”的过程①。

 

    ①道教各内丹家对内丹术细节的阐述虽不尽相同,但对内丹术的这一基本原理的认识则是一致的,他们常把元神成为阳神的这一过程称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可参看《悟真篇》《重阳全真集》《中和集》《伍柳仙宗》(包括《慧命经》)等丹经。

 

    如《金华宗旨》:“故回光即所以炼魂,即所以保神,即所以制魄,即所以断识。古人出世法,炼尽阴滓以返纯乾,不过消魄全魂耳。”[2](157页)——这里的“回光”即静心意守身中精气所在的地方,“光”即内视之眼光,实际上也就是意念(荣格把它误解为幻觉产生的光)。内丹家认为当人有思想杂念时,意念属于识神,而当人以一念代万念,最后达到“无心而守”“无意而行”[2](178页)时,意念便属于元神的一部分,这时元神才能与元精元气顺利相交从而发生质变,所以他们非常强调在内丹术中应以“无为”“无心”为宗旨,以保证元神显现而与精气顺利相交,如《金华宗旨》:“吾道以致虚二字,完性命全功(性指元神,命指元气——笔者注)。总之三教,不过一句,为出死护生之神丹。神丹维(为)何?曰,一切处无心而已。”[2](172页)

 

    从各种丹书中的描述来看,“魂”(元神)只在人“无心”(没有思想意识)的状态下才显现,并不属于意识和理智范畴,荣格的理解“人的意识和理智的明辨秋毫的灵光”并不符合丹书的原意——荣格这样理解是有一定根据的:在丹书中,“魂”(元神)既不是指人平时的思想意识,也不是指人的潜在的感情欲望,内丹家认为它只在“无为”“无心”的状态下才显现,但这种状态却又不等同于昏睡:“昏沉者,神未清也……至昏沉,全是魄用事也。”[2](163页)也就是说,内丹家认为人在“无心”状态中,仍有个“神明”在主宰:“不知之昏沉,真昏沉也。知之昏沉,非全昏沉也,清明在是矣。”[2](163页)——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内丹家们常称元神为“不神之神”;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荣格仍把它限定在意识和理智范围之内;当然,荣格也知道这种“灵光”与人平时的意识不同,所以他称之为“更高级的意识”[2](83页)。

 

    由于《金华宗旨》内容较简单粗糙,荣格对道教内丹术本身几乎一无所知,对元神这个概念还缺乏深入了解,因此他的理解并不准确。如果我们对内丹学了解更多一些,看过其他内丹学著作(如北宋张伯端的《悟真篇》)对元神所作的专门论述就会清楚,内丹家们其实是把元神看作人的一切思想意识(包括识神) 的根源或“本体”,这样我们就不难发现,内丹学所说的元神与荣格所说的“集体无意识”实有着惊人的相似。

 

二、荣格对《慧命经》“超脱”的理解

 

    道教内丹家认为元神本来就具有一些所谓的“神通”,但因其被思想意识(识神)干扰而不能显现,修炼内丹术就是要尽量排除思想意识的干扰,使元神不断同精气相交,最后使元神发生质变而完全显现成为一个“阳神”。内丹家们认为“阳神”能脱离肉体而永远不坏,他们常称之为“圣胎”“天仙”“金仙”,一些内丹家还把它比作“金丹”(圆全不坏之意),把内丹术称为“金丹大道”,如王重阳:“本来真性唤金丹,四假为炉炼作团。不染不思除妄想,自然衮出入仙坛。”[3](701页)李道纯:“金者坚也,丹者圆也,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释氏曰〇,此者真如也;儒家曰〇,此者太极也;吾道曰〇,此乃金丹也,体同名异。”[4](497页)内丹学所说的“超脱”也就是指元神发生质变而完全显现成为“阳神”,即如《金华宗旨》所谓:“古人出世法,炼尽阴滓以返纯乾,不过消魄全魂耳。”[2](156页)

 

    荣格在《金花的秘密》中阐释了《金华宗旨》中“魂”和“魄”的心理学含义之后,紧接着就对《慧命经》所言的“超脱”境界也作了心理学的阐释。但由于荣格所接触的这两部内丹书内容均较简单,他对内丹学中最重要的概念“元神”还缺乏了解,而对与元神关系极为密切的重要概念“元精”“元气”则更是了解极少,对道教内丹术本身几乎是一无所知,不知道内丹家认为人在“无为”“无心”的状态下元神会与元精元气相交进而发生质变,以致他对达到这种“超脱”的方法和过程发生了根本性误解,以为所谓“超脱”就是“把心念集中在最深层的光,进而使自己从所有外部和内部的纠缠中解脱出来”[2](113页)——这一看法显然与内丹书大相径庭。

 

    不过,荣格坦承:“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地,毫不犹豫承认,归根结底,我们并不理解本书所说的彻底超脱尘世是怎么回事,而且我们也不想理解。”[2](75页)所以他对内丹学所说的“超脱”境界的理解只是根据自己的心理学理论而作的一种设想:“如果我们承认无意识和意识是相互起着决定作用的,如果我们能以这样一种方式来生活,即使意识和无意识或者本能需求都尽可能地得到承认,那么,全部人格的重心就会转移,它将移出仅仅是意识之中的自我,取而代之的新位置将是一个位于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假想点,我称它为斯我。如果这个迁移能够成功,神秘互渗就会彻底绝迹。就是说,人格发展了,它在低层次上只是忍受压迫,而在高层次上,它异乎寻常地超越了痛苦以及欢乐。这种高级人格的创造和诞生就是本书所说的‘圣胎’‘金刚体’ 以及不坏之躯。这些表达都是一些心理学象征。”[2](115—116页)在荣格看来,“超脱”就是用意识的“灵光”照亮无意识,使意识和无意识相互和解而产生一种新人格,这一说法虽与内丹学的说法不尽相同,却也为今天道教内丹学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对于现代心理学研究同样不无启发意义。

 

三、荣格“集体无意识”理论与内丹学“元神”说的契合

 

    从荣格对道教内丹学所作的心理学阐释来看,他对内丹学了解不多,以致产生了一些误解。但我们在发现这些误解的同时也发现,他的心理学理论本身与道教内丹学确实也有不少相通契合之处;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些契合之处连他自己都一直未曾意识到。

 

    如前所言,荣格认为弗洛伊德所说的无意识只不过是“个人无意识”,而在个人无意识后面还有更深层的东西——集体无意识:“或多或少属于表层的无意识无疑含有个人特性,作者愿将其称之为‘个人无意识’。但这种个人无意识却有赖于更深的一层,它并非来源于个人经验,并非从后天中获得,而是先天就存在的。我把这更深的一层定名为集体无意识。选择集体一词是因为这部分无意识不是个别的,而是普遍的。它与个性心理相反,具备了所有地方和所有个人皆有的大体相似的内容和行为方式。换言之,由于它在所有人身上都是相同的,它便组成了一种超个性的心理基础,并且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5](479—480页)“正如人体的解剖结构有着超越所有种族差异的共性,人的心灵也拥有一个超越所有文化和意识的共同基底,我称此基底为集体无意识。这种无意识的心理结构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毫无二致的。”[2](78页)另外,荣格认为“集体无意识”还具有一些超越时空的特点[5](485页),但“集体无意识的内容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意识之中,因此也就从未为个人所获得过”[5](83页)。

 

    对照道教内丹学我们发现,荣格所说的“集体无意识”与内丹学所谓的元神(魂)实有着惊人的相似。前面介绍过,内丹术修炼的主要目的就是使元神通过与精气相交之后成为“阳神”,北宋著名道教内丹家张伯端在自称达到了这一目的之后,曾模仿佛教禅宗作了一些表达这种特殊境界的禅诗留传下来(唐代以后的内丹家都认为儒佛道是相通的,《金华宗旨》与《慧命经》均有大量篇幅是从内丹学角度来阐释佛经),如他所谓:

 

    佛性非同异,千灯共一光,增之宁解溢,减著且无伤。

    取舍俱为过,焚漂总不妨。见闻知觉法,无一可猜量。

    一物含闻见觉知,盖诸尘境显其机。灵常一物尚非有,四者凭何作所依。

    一轮明月当虚空,万国清辉无障碍,收之不聚拨不开,前之不进后不退。

    彼非远兮此非近,表非外兮里非内,同中有异异中同,问你傀儡会不会?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妄说。若知无佛复无心,始是真如法身佛。

    法身佛,没模样,一颗圆光含万象。无体之体即真体,无相之相即实相。

    非色非空非不空,不动不静不来往。无异无同无有无,难取难舍难听望。

    内外圆明到处通,一佛国在一沙中。一粒沙含大千界,一个身心万个同。

    知之须会无心法,不染不滞为净业。善恶千般无所为,便是南无及迦叶[6](745—746页)。


    诗中的所谓“佛性”“一物”“明月”“圆光”“心”“法身佛”皆是指同元气相交之后的元神——“阳神”。只要我们了解荣格的“集体无意识”理论便不难看出,“阳神”与“集体无意识”的典型特征基本一致:它同“集体无意识”一样,是人人具备且人人相同的(千灯共一光,一个身心万个同),它不能被人的意识所理解(见闻知觉法,无一可猜量),但它却是人的意识的根源或本体(一物含闻见觉知,盖诸尘境显其机),因此可以说人的意识只不过是受它支配的傀儡(问你傀儡会不会?)……另外,丹书中描述的“阳神”具备的一些所谓的“神通”与荣格描述的“集体无意识”的一些超时空的特点也非常相似。这二者的最大区别只是在于:“集体无意识”的内容主要是一些本能和“原型”,而“阳神”则已“没有具体内容但仍然允许所有内容存在”[2](113页)。

 

    这里需要说明:荣格的“集体无意识”理论主要是从他对弗洛伊德、精神病人、梦境、世界神话艺术及自己切身体验的研究而得出的结论,在他接触道教内丹学前就已基本成形,而两部内丹学著作只是使他进一步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如他在《金花的秘密》德文版第二版前言中就称他在研究“集体无意识”的过程中很多“不能肯定”的地方正是从道教内丹学著作中得到了“佐证”。但是我们看到,荣格实际上只注意到道教内丹术过程中所出现的一些现象(如光感、幻象等)符合自己的“集体无意识”理论,却一直未能认识到内丹学的元神概念本身就与他所设想的“集体无意识”如此相似。如果荣格对道教内丹学了解再多一些,看过张伯端等内丹家对元神的专门论述,也许更会惊叹:“阳神”简直就像是发生了质变而完全显现的“集体无意识”——内丹家认为这种质变是通过元神同精气相交之后发生的,可惜荣格对于这一点几乎是一无所知。

 

    除此之外,荣格心理学理论与道教内丹学还有不少相通契合之处,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最后,本文想要说明的是,荣格是个严格的心理学家而非神秘主义者,他承认自己的一些理论只是一种设想,并不十分完善;而道教内丹学则属带有一定神秘主义气息的“玄学”。荣格运用自己不够完善的理论来阐释他并不十分了解的内丹学时产生一些误解是很正常甚至是必然的事。不过,这其中的一些阐释对于我们今天的心理学研究和道教内丹学研究都不无启发意义,而这两种理论学说本身的不少相通契合之处更是非常引人深思的现象。我们以为,把荣格心理学和内丹学结合起来研究应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这种研究一方面当然应以科学的心理学为立足点,因为正如荣格所说:“谁也不可能从玄学的意义上把握任何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能从心理学的意义上予以阐明。”[2](120页)因此仍应遵守他的这个原则:“把所有秘传教义的玄学色彩毫不吝惜地扫个一干二净……把一切玄学味道的东西都袒露在心理学的阳光之下”[2](^20页);但另一方面,也应对内丹术的细节尽可能多地进行深入了解,这样才不至于发生重大误解。当然,我们还不能忘了,这种研究的意义是基于这样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之上:“我们首先要假设中国作者不是一个骗子。”[2](114页)

 

    [参考文献]

 

    [1]托马斯·科斯.荣格与道教[J].朱冶华译.中国文化研究,1996(秋).

 

    [2]卫礼贤,荣格.金华养生秘旨与分析心理学[M].通山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93.

 

    [3]王重阳.重阳全真集[A].道藏:第25册[Z].北京、上海、天津: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

 

    [4]李道纯.中和集[A].道藏:第4册[Z].

 

    [5]荣格.荣格文集[M].冯川译.北京:改革出版社,1997.

 

    [6]张伯端.悟真篇[A].道藏:第4册[Z].

 

Misunderstanding and Corresponding
——An Analysis of Jung's Psychological Explanations of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

 

GUO Jian ,YANG Yu-hui

 

(1.Institute of Religious Studies,Sichuan University,Chengdu 610064,China;

2.Department ofPsychology,South West Normal University,Chongqing 400715,China)

 

    Abstract:In The Secret of Golden Flower,Jung uses his knowledge of psychology to explain two scriptures of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Although some of his explanations and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 are actually different,his somewhat creative misunderstandings may enlighten the research of both modern psychology and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In addition,much of Jung's theory of psychology is really consistent with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It is significant to study by combining Jung's theory of psychology with 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

 

    Key words:Jung;psychology;Taoist theory for inner elixir

 

    转载于《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5期,第140—144页。

 

    博主补记:

 

    荣格(Carl Gustav Jung,也译“容格”,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首创人。曾在巴塞尔大学学习医学,后去巴黎跟从法国心理学家皮埃尔·让内(Pierre Janet)研究心理学。回国后,先后任苏黎世大学精神病诊所医师和心理学讲师,苏黎世综合工科学校心理学教授和巴塞尔大学医疗心理学教授。1907年第一次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会面。1908年在弗洛伊德的支持下创办国际精神分析学协会并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召开第一次会议。1914年创立“分析心理学”。

景海峰:试析容格评论《太乙金华宗旨》的意义

    获牛津大学及哈佛大学等颁授荣誉博士学位。提出“情结”的概念。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对中国道教《太乙金华宗旨》《慧命经》《易经》及佛教《西藏度亡经》、禅宗有深入研究。主要著作有《人及其象征》《分析心理学论文集》《心理学形态》等。

 

[转载]郭健 <wbr>杨玉辉: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阐释
[转载]郭健 <wbr>杨玉辉:荣格对道教内丹学的阐释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