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佛教心理--慈济明华
佛教心理--慈济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315
  • 关注人气:2,8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大哥  方丽娜

(2016-08-22 22:32:59)
标签:

我的大哥

方丽娜

方利军

文学作品

情感

分类: 学者专栏

                                                                        我的大哥

我的大哥 <wbr> <wbr>方丽娜

                                                   方丽娜
    如今,苦涩甘甜之后忆及往昔,令人感慨万端。几十年岁月辗转,能够超越卑微生活的钳制,坚韧地走出困境,并且各自拥有幸福的今天,这其中,蕴含着大哥多少的付出?
   
    我相信,许多人在说“回家”的时候,毫无悬念地是回父母所在的那个家。而我不是。

 

    三十多年前,懵懵懂懂中,我眼瞅着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家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饱含父母的成份。直到今天,每当我要回家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回大哥的家。

 

    父母相继病逝的那一年,我和小哥都还在读小学,大姐远嫁他乡,大哥从农村插队回来刚刚被分配在我们当地的一家国营工厂。那家工厂坐落在城南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大哥只有周末才骑着家里唯一的那辆破“永久”回来。一回到家,大哥便刻不容缓地检查我和小哥的功课,看到我写的工工整整的作业和期末考试卷面上的双百得分,大哥高兴得立马摘下别在他胸前的那枚彩色圆珠笔,送给我当奖品。此外,还扯着我到附近的“工人俱乐部”去看一场黑白电影,以示鼓励;小哥就没有这样的运气,大哥一翻开他的作业就怒不可遏,高声训斥之后再苦口婆心的说教,甚至声泪俱下。每次考试,小哥都不敢把试卷拿给大哥看,而是在放学的路上就地“销赃”。其结果,往往惹得大哥火冒三丈,拳脚相加。

 

     大哥读书的时候功课相当好,尤其是理工科。他的成绩在我们本市重点中学里一直名列前茅。大姐曾不止一次地抱怨说,她考高中时根本没人问津,只有大哥考高中的时候,父亲兴高采烈地带着烧饼加肉去接的他。不过大姐心里也明白:一来大哥不负众望考上了重点高中,二来父亲打心里看重的就是大哥。大哥不仅功课好,还能吟诗作画。他那些莺歌燕舞、桃红柳绿的工笔画,一直是父亲生前无尽的享受,也是父亲和他的老战友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往往从大哥的青绿山水画,扯到他的堂堂仪表;再由大哥的仪表扯到他将来的婚事——你一言,我一语,几个老家伙时常絮絮叨叨,并且乐在其中。

 

    正当大哥踌躇满志、即将踏上被学校保送录取的天津“南开”大学之际,在政审中由于父亲的“历史问题”残遭搁浅。父亲年轻时,在国民党队伍里服役多年,并因驾驶技术出色一度给国民党要员开车。新中国成立后,这自然成了洗刷不清的罪状,理所当然地被划入专政对象。父亲经常被街道办事处喊去交代问题,三天两头参加学习班,并接受监督改造,整天被折腾得心力交瘁、苦不堪言。曾经满腹经纶、能言善辩的父亲,终日变得噤若寒蝉、如履薄冰,直至积劳成疾,郁郁而终。
 
    现实是残酷的,它随时可以颠覆人们的一切美好愿望。

 

     就这样,大哥上大学的梦不仅被无情的现实所摧毁,而且由于父母的猝然逝去,家庭的重负也悉数落在了尚未成家立业的大哥肩上。从此,大哥身后便时常拖着我和小哥这两个沉重的“包袱”,如影随形。大哥过去的爱慕者和追随者,大概也是因为我们这两个摆脱不掉的“包袱”而退避三舍,一去不回头。但是,人生总有峰回路转的时候,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大嫂走进了我们这个破败不堪的家,并在不久之后,带着我和小哥离开家里的老房子,搬到他们俩居住的工厂宿舍。

 

    从此,大哥和大嫂所在的那个屋檐下,就成了我和小哥遮风避雨的地方,也是三十多年来,我们心目中温暖的栖息和名副其实的家。

 

     实际上,就其性格来讲大哥并不是一个忍辱负重的人,他刚毅豁达,足智多谋,是那种洞明世事、敢做敢为的男子汉。但在我们这样的家庭,父母过早去世,血气方刚的大哥正值酬躇满志之时,却不得不支撑起一个残缺的家,和大姐共同承担起扶养一双年幼弟妹的责任。年复一年,日子在紧紧巴巴的柴米油盐中苦熬着。由于哥嫂和大姐的支持,我读完小学读中学,又从中学进入高中,最后如愿走进大学;而小哥中学毕业后便落荒在家,无所事事的他只好东游西逛,处处惹事生非,把大哥气得无计可施,又无可奈何。侄子出世后,小哥担当起做饭洗尿布的角色,倒成了一把好手。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令我们这个原已捉襟见肘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我读高二的那一年,两岁的侄子不幸得了大脑炎,哥嫂带着他跑到省城的大医院一住就是半年。令人痛心的是不仅没能治好侄子的病,还欠了一屁股债。我那不到三岁的小侄子,才刚刚咿呀学语,就离我们而去。

 

      那年春天,日子实在难过,为了节省开支,大哥从邻居家要来一把梅豆种子,就撒在房前的空地里;每天浇水施肥,盼着它开花结果。当夏,满架绿茵,紫红光艳的梅豆花竞相开放,继而,肥硕的梅豆角争先恐后地钻出来,蓬蓬勃勃地爬满了枝头。从烈日炎炎的盛夏,到暮气沉沉的晚秋,我们在云蒸霞蔚般的幻境中,每天收获两大框儿梅豆角,一天三顿,几乎顿顿离不开梅豆角。吃得我们肝肠寸断,又难弃难离,几乎中毒。若干年后,大哥一提起梅豆角,依然两眼泪花,痛不欲生。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年残冬,大嫂因在家里洗澡不幸煤气中毒,生命危在旦夕。经过附近医院抢救,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许多年来,大哥带着大嫂走南闯北、寻医问药,花钱无数,却不见好转。从此,大嫂时好时坏,反复无常,不仅无法继续工作,连正常的生活都难进行。这样一来,除了养家糊口,还要支付大嫂昂贵的医药费,大哥的负担和压力可想而知。为了额外挣点钱贴补家用,大哥经常三更半夜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的储藏室,给人家修理各种各样的电器。寒冬腊月,储藏室里和室外一样滴水成冰;盛夏酷暑,储藏室里如蒸笼开锅,一台破风扇伴着大哥汗流浃背地苦战。那段时日,大哥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动不动就疾言厉色、火冒三丈——除了生活的沉重,大哥还要终日面对一个反复无常的病人,身心的憔悴和压抑,自不待言。

老人们常说,人生之大不幸有三:少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大哥人到中年,已经痛苦地经历了上失父母、下失孩子的痛楚。虽然大嫂至今尚在,但她整日价病魔缠身的状态,二十年来已经把大哥折腾得不堪重负,心如死灰。


    尽管命运多劫,大哥却从未放弃过自己的追求。他酷爱无线电,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中,他都想方设法寻找书籍和资料,从不间断地钻研无线电技术。并且通过后来风靡一时的“七•二一工人大学”,得以重新坐在教室里汲取知识。大哥的求知欲也由此得到满足,多年的大学梦好似得到了部分实现,昂扬的斗志和意气重新凸现在大哥的脸上。——虽然,那不过是创建在工厂大院子里的一所大学。

 

    七十年代末,当电视开始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崭露头角之时,普通百姓的人家依然是望洋兴叹,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更是异想天开。可是大哥自己揣摩着,很快组装了一部17英寸的电视。这台在今天看来实在是微不足道的黑白电视机,在当时那个拥挤的工厂家属区,竟形成了一个快乐的中心,停地向周围荡漾,同时也吸引了左邻右舍每天晚上聚集在大哥家观看节目——从新闻联播到大众娱乐,从广告宣传到专题节目,直到荧屏上现出终结的雪花点。那些日子,大哥家就像农村播放电影的场院一样热闹。两年后,电视渐渐开始普及,继而,各种家用电器也陆续走进寻常百姓家。一时间,大哥又变成了香饽饽,他经常被四邻请去调电视、修冰箱,整日忙得不亦乐乎。当时,电子技术人才还是凤毛麟角,大哥的手艺一度被争相看好,甚至吸引了不少单位的技术部门。经过筛选,大哥选择了一家医院,专门从事技术监控和设备维修。多年的钻研和苦战终于派上了应有的用场,大哥如鱼得水专心致力于自己喜爱的行业,直到今天。

 

    我常想,在许多人看准了当权者的利益,对政治趋之若鹜的时候,大哥选择了技术。这是一种阅历太多的无可奈何?还是见事太明的大彻大悟?假如大哥混迹政界,凭借自身的智慧和应变能力,也有可能春风得意。但他恃才傲物的秉性有可能难以得志,甚至郁郁寡欢,终日在明争暗斗的官场里患得患失,浅吟低唱。我羡慕大哥,凭着一身的技术扬眉吐气,坦荡从容。

 

忙碌之余,大哥还有侍花弄草的雅兴。他在新盖的两层小楼的院子里,见缝插针地养了不少花,常常趁着我们姊妹团聚的时候,眉飞色舞地夸耀他的腊梅月季,扶桑和榆叶梅,春风得意。——富贵之家也有恩怨,贫寒之门也有欢乐。经历过人间苍凉的大哥,很是难得地依然保留着书生性情,庭院里、饭桌上,常常掩饰不住内心豪情,高声朗诵:“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一个破碎不全的家,对于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不仅意味着缺吃少穿,也失去了快乐乃至心灵的依托。而大哥用他的豁达、坚韧和智慧,为我和小哥创造了成长中的一方乐土。正是有了这方乐土,我和小哥才得以在漫长岁月的打磨中走出困苦,在一次次悲欢离合的历练中渐渐成熟,并且从容地走向和面对人生。

 

   如今,苦涩甘甜之后忆及往昔,令人感慨万端。几十年岁月辗转,能够超越卑微生活的钳制,坚韧地走出困境,并且各自拥有幸福的今天,这其中,蕴含着大哥多少的付出?

 

   这些年,我和兄弟姊妹们相隔万里,置身于风光无限的奥地利维也纳。无论是人在旅途的艰辛,还是幸福时日的安宁,都难以遏制我对过去岁月的沉湎与怀念——三十三年前我和兄弟姊妹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