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独家报道  “妙玉”述说“黛玉”

(2007-06-03 00:45:49)
 

 独家报道

“妙玉”述说“黛玉”

戏里人戏外人有着共同的追求,是天意?是巧合?

文/《都市消费报》首席记者谢轮

 

 5月24日在江西星子县龙湾度假村,记者有缘遇到《红楼梦》中妙玉的扮演者姬玉。她是赶来参加东林大佛重新开工奠基仪式的。姬玉是妙真法师(陈晓旭)的闺中密友,在妙真法师(陈晓旭)去世前的一个月陪她在深圳共同生活了20天,她向本报记者独家讲述妙真法师(陈晓旭)病逝前一个月,与她共同生活中的点滴故事,其中包括她当时的精神状态,她从出家到病逝不过三个月的时间,病情为何恶化得如此迅速。

令记者惊奇的是《红楼梦》中妙玉的身世,与黛玉非常相似,同是苏州人,同是自小多病,黛玉乃是在家的妙玉,妙玉是出家的黛玉。

陈晓旭演的是黛玉,姬玉演的是妙玉,她们是《红楼梦》中的“两块玉”,她们志同道合,有着共同的追求,几乎同时皈依佛门。戏里戏外,是天意?是巧合?

坐在记者对面的姬玉与许多年前饰演妙玉时没有太大的变化,面容仍是姣美而纯净,手里捻着一串佛珠,静的像莲叶上纯真纯善的一滴露珠。

        

         演了妙玉,改名姬玉

 姬玉原名姬培杰,因为演了妙玉,就把名字改成了姬玉,顺便和“机遇”谐音。她是“十二钗”中为数不多仍在当演员的。北京人,进组时17岁,因为幽怨的眼神被导演一眼看中是“妙玉”的人选。离开剧组后,去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专业班进修,1990年毕业。至今仍在拍戏。曾出演过300多部电视剧及3部电影,并在20余部电视剧中担任主角,如《关公》、《大酒店》、《老磨坊》、《康熙大帝》、《回归爱的世界》、《溪上有座风雨桥》、《了凡四训》等。

 

 她们是同门师兄

  姬玉第一次见到陈晓旭,就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她们很快成了好朋友,无话不谈。在拍摄《红楼梦》 的日子里,她们有时挤在一张床上睡。姬玉评价陈晓旭: 她是一个典型的古典美人,小巧玲珑,瓜子脸,现实生活中的陈晓旭比剧中的林黛玉风趣和机智。陈晓旭版的林黛林是经典的,她演绎的林黛玉的性格和气质是完美的。

姬玉说,自已受陈晓旭的影响颇深,有一次在扬州拍戏,乘休息的时候,她和陈晓旭打着一把遮阳伞,躺在草地上。陈晓旭喜欢读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她出外都会携带他的诗集。泰戈尔充满了佛理的诗句在两颗年轻的心里回荡。     

从拍《红楼梦》开始,她们的友谊二十多年没有断过,姬玉说,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她们的友谊和她们的爱好与追求有关,黛玉和妙玉,她们是《红楼梦》中的“两块玉”,最终她们都走向了学佛的道路。                                             

1999年陈晓旭在一辆出租车上偶然听到 净空法师的讲经说法,内心颇有震动 ,她专程飞往新加坡,在净空法师面前,皈依了三宝。半年后,陈晓旭的丈夫郝彤和好朋友姬玉在她的引见下, 也在净空法师的座下,皈依了佛门。        

姬玉和陈晓旭成了同门师兄, 姬玉经常去陈晓旭家同修 ,她们在一起诵经念佛,绕佛。时间晚了,姬玉就在陈晓旭家打地铺。

                     

       陈晓旭劝过姬玉出家

姬玉向记者透露,她是大年初二知道陈晓旭要出家的。刚听到这个消息,她心里还是很吃惊,不过,很快就理解了陈晓旭。初五她赶到了长春百国兴隆寺,见证了妙真法师(陈晓旭)出家的全过程,心里默默地为好友祈福。姬玉说,妙真法师(陈晓旭)之所以选择百兴隆寺出家,是因为跟这个寺庙的方丈有缘。

陈晓旭出家后,法名为妙真法师。她还曾经劝过姬玉出家,可以取法名叫妙玉。她们一个叫妙真,一个叫妙玉,都是妙字辈。

姬玉说,出家是一种福报,自己还没有出家,是因为机缘未到。

             

   陈晓旭的病和压力有关    

姬玉透露,去年10月1日,陈晓旭就曾经晕倒在家里。4日她们一起去法国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卫塞节。在机场,姬玉握着陈晓旭的手,感觉到有些冰冷。陈晓旭当时感叹了一句:健康真好。当时姬玉没有在意,她知道晓旭有病,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当时就认为她有点(乳腺)增生,她也没有亲口跟我讲过。我也查过一些资料,说女性的乳腺疾病很多都跟情绪有关,我觉得可能跟她长久以来经商所面临的压力大有关系。她又非常的细心,承受的比一般人要多,释压的办法就是回家后听听经、看看佛书、做做慈善。”

妙真法师(陈晓旭)在深圳修行期间,姬玉还专门去陪了二十天,“妙真法师(陈晓旭)去世前一个多月我们一直在一起,我是3月23日回到北京的。当时她的身体状况还是可以的,相貌、皮肤都很好。我每天陪她一起念佛、散步、吃饭。她有时候躺久了、坐久了都会不舒服,我就帮她捏一捏,捶一捶,然后她还经常说‘你别捶了,会让我损失我的福报’。她都是尽力自己照顾自己。 ”

有人说,陈晓旭自己有病不上医院看,自己误了自已。姬玉反驳说:“她本人难道不希望活下去吗?开诚师难道不希望她活下去吗?很多人都低估了妙真师(陈晓旭)的智慧。不同的病在不同的阶段,要采取不同的措施。妙真师(陈晓旭)采取了最适合她病情阶段的最积极有效的治疗方式。某些亲属和记者的观点,不代表她父母、朋友的意见,也不是医疗方案的真相。她的父母确实尽了最大的努力,师父和僧团以及朋友们也都尽了最大努力,医疗人员也采取了最佳的方案。按照佛教的缘起和因果规则,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一个人的寿命有一定的定数,不是大善大恶无法改变定数。妙真师(陈晓旭)这一生的寿命定数是42年,是相对比较短。但生命的价值,并不是以长短而论的。生命的价值,应该以对众生的贡献和留给世间多少精神财富而论。从这点上,妙真师(陈晓旭)的生命虽短,但很圆满。”

 姬玉还透露,妙真法师(陈晓旭)走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什么痛苦。她走之前几天还在语重心长地嘱咐:要劝世人修善断恶,这个世界就有救了                                                           

                   

         倡议为陈晓旭助念

        从妙真法师(陈晓旭)身上,姬玉感受到人生无常。她的匆匆离开,给她留下难以平复的感伤。 她深信她此去便投生在那清凉的西方净土,莲花化生,显菩萨相,亲见阿弥陀佛观音势至。然而伤感和缅怀不是无奈的,姬玉在网上倡议每一个热爱妙真法师(陈晓旭)的人,都发愿从现在开始,在49天之内,至诚为她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1万至10万声,将功德回向妙真法师(陈晓旭)。她每天都要诵一篇《地藏经》,回向给她。

 

    将推出“妙玉介绍佛教

         姬玉向记者透露,妙真师生前曾发愿“做多元文化的义务教育工作者”,作为最亲密的朋友,她要继承其遗愿,后半生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和慈善事业。近期,她将推出“妙玉介绍佛教”系列CD有声书,第一辑《觉海慈航》正在筹备录制中。

   

    庐山东林寺为陈晓旭举办超度法会

        姬玉说,这次来东林寺,也是为了祈福回向给妙真法师(陈晓旭)。陈晓旭在学佛的日子里,对江西九江庐山东林寺仰慕已久。她是一个净业行人,而东林寺是中国净土宗的祖庭,参拜祖庭是她多年来的愿望。2004年11月22日,陈晓旭参拜庐山净土宗祖庭东林寺,瞻礼净宗初祖慧远大师灵墓,并参加了寺内举办的消灾祈福法会。当她得知东林寺正在筹建世界上最大的阿弥陀佛铜像时,她还捐了款。

记者从东林寺获悉,5月15日,也就是妙真法师(陈晓旭)往生的第三天,东林寺为妙真法师(陈晓旭)举办了超度法会

 

 与姬玉问答

问:您是在哪一年皈依佛门的?

答:我是 2000 年皈依的,在新加坡皈依了净空法师,当时感觉气氛非常庄严,心里也非常的感动。在这之前接触过密宗,为我学净土宗打下了基础。

问:您平时非常的忙,请问您是怎样修行的?

答:我平时无论多忙都要坚持做功课,每天早上诵一部《无量寿经》,晚上念《地藏菩萨本愿经》,还有就是每天念一万声“阿弥陀佛”的圣号。

问:从2000年皈依佛门至今,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事实上念佛本身就给我坚持下去的力量。学佛就是修“戒、定、慧”,定力有了,福慧也随之增长。

问:听说您吃素坚持了八年?

答:学佛坚定了我要吃素的决心。我是八年前看到了一本书叫做《饮食与健康》,看到书里牛被拉去屠宰时流眼泪,我也流泪了。还有一个鳗鱼妈妈,被放在蒸笼里蒸时,将背部尽量的拱起,等到蒸熟了,人们开始吃的时候,发现她的肚子里都是鱼籽,原来她将背拱起来是为了保护还未出世的孩子。这个故事也让我特别的感动,后来学佛,看了《护生集》等一些的书,知道了众生是平等的,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去伤害其它的众生,所以就更加坚定了不吃荤,不杀生的决心。

问:演妙玉这个角色对您学佛有影响吗?

答:能够演妙玉,是多生多劫的因缘。当时演妙玉,年龄还小,对妙玉还不怎么理解。现在我的心态跟妙玉接近多了。

问:学佛后您的心态有哪些改变?

答:学佛让我有了一颗纯净纯善的心。而有一颗纯净纯善的心,就能结很多善缘,交到好的朋友。另外,学佛后,我的性格和脾气改变了很多,感受到了什么叫安祥和安乐。

问:学佛有目的吗?

答:有,往生极乐世界,成佛!再回世间救度众生!

问:能不能用一句话简述您理解的佛教?

答:佛教就是教人有纯净、纯善的心。

 

相关链接

《红楼梦》里的黛玉和妙玉

妙玉的身世,与黛玉非常相似,同是苏州人,同是自小多病,只不过林如海没舍得把黛玉送入空门。黛玉乃是在家的妙玉,妙玉是出家的黛玉。而在书中,不少细节里可以发现,妙玉与黛玉,实际具有不同寻常的心灵契合。《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写到,贾母带领众人在栊翠庵品茶,妙玉以旧年的雨水进献。接下来妙玉又悄悄拉了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二人便会意地随她出去。在耳房里,宝钗坐在榻上,黛玉坐在妙玉的蒲团上。同样是做客,宝钗坐在榻上实属寻常,而黛玉却坐上了妙玉的蒲团,说明与妙玉关系更近一层。 
在对待人事的态度上,妙玉与黛玉更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一样的孤高自赏,目无下尘。妙玉一见成窑的茶杯被刘姥姥用过,就立刻嫌脏不要了,黛玉则嘲其为“母蝗虫”。 最能体现黛玉和妙玉的默契的地方在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后,妙玉续诗完毕,黛玉赞她道:“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求远。现有这样的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黛玉对人表现出如此的赞赏与热情,这在书中是十分罕见的。之后作者更增添了这样的细节:黛湘二人告辞,“妙玉送至门外,看他们去远,方掩门进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