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丙旭
徐丙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9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未来是条狗——小汉斯对话马库斯

(2012-03-27 03:03:44)
标签:

转载

来源:豆瓣网“申舶良的日记”

《未来是条狗》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vs马库斯•麦森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vs马库斯•麦森(Markus Miessen)
伦敦,2007年11月6日早6:30

申舶良/译


[转载]未来是条狗——小汉斯对话马库斯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vs马库斯•麦森


马库斯•麦森:当思考未来时,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人们常问我:艺术的未来是什么?而我总觉得这是如此困难的问题。为什么我,作为一个策展人,要预言未来?我不是预言家,不是那种预知未来的人。我也不是个未来主义者。而除去这种不快,因为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被问到关于艺术的未来的问题,我觉得请所有我认识的、合作过的艺术家和建筑师们用一句话来告诉我未来将是怎样的会很有趣。我不时地收到一批新的未来。我的笔记本电脑,一个折叠怪物,装着众声喧哗的各种未来。

马库斯•麦森:保罗•陈(Paul Chan)说,未来是没有我们无处可去。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说未来是没有你。

未来将是CHROME(译注:两种含义:铬,Google的一种浏览器)-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 未来将是弯曲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 未来将是“以未来的名义”-安瑞•萨拉(Anri Sala)* 未来将非常主观-提诺•赛格尔(Tino Sehgal)* 未来将是珠皮细呢-道格拉斯•戈登(Douglas Gordon)* 未来将是奇妙的-尼可•多克斯(Nico Dockx)* 未来将是过气的-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 未来将是不对称的-佩德罗•雷耶斯(Pedro Reyes)* 未来是一记耳光-曹斐* 未来将被延迟-洛里斯•格雷奥(Loris Gréaud)* 未来只存在于快照中-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 未来将是酷热的-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未来?……你肯定搞错了-特丽莎•唐纳利(Trisha Donnelly)* 未来将过度生长并凋败-西姆瑞•吉尔(Simryn Gill)* 未来将是紧张-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 未来是美味的-汉斯-彼得•费尔德曼( Hans-Peter Feldmann)* 未来比休闲更重要: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卡斯滕•霍勒(Carsten Höller)提供* 一种人类的废物供应的未来-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 未来是没有我们无处可去-保罗•陈* 未来是现在——未来就是如此-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 未来是一晚,拭目以待吧-托马斯•萨拉西诺(Tomas Saraceno)* 未来将是一个修订版……-迪迪耶‧弗萨‧佛斯提诺(Didier Fiuza Faustino)* 未来是我们凭借对过去的记忆构造出的东西——当下是瞬间启示之时-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 未来是彼时的此地-布鲁斯•斯特林(Bruce Sterling)* 未来将被广泛重现和散布-科利•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 未来将是我们将它做成的任何样子-雅克•弗雷斯科(Jacque Fresco)* 未来将包含辉煌与贫困-阿托•林赛(Arto Lindsay)* 未来是不确定的,因为它将是我们将它做成的样子-伊曼纽•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未来正在等待,未来将是自组织的-Raqs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 Dum Spero/当我呼吸,我希望-南希•斯佩罗(Nancy Spero)* 这不是未来-乔丹•沃尔夫森(Jordan Wolfson)* 未来是条狗/未来是个女人-雅克•赫尔佐格&皮埃尔•德•穆隆(Jacques Herzog & Pierre de Meuron)* 在进行中,它昨天曾在这里-黑林•弗里希松(Hreinn Friðfinnsson)* 未来将是纸上谈兵,未来将如断桥无雪-杨福东* 未来总在潜行-玛莎•罗斯勒(Martha Rosler)* 缝合那未来-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 “明日,明日,明日”(莎士比亚)-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 未来被高估了-塞里斯•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 未来=$B!g(B-赫克托•萨莫拉(Hector Zamorra)* 未来是记忆缺失的大药房-大卫•阿斯科伍德(David Askevold)* 未来将是竹子-郑庆顺(Tay Kheng Soon)* 未来将是OUSSS(译注:柔道中的一种呼吸方式)-郭贞娅(Koo Jeong-A)* 未来将是……颗粒、微粒和比特。未来将是……涟漪、波浪和涌流。未来将是……混合、蜂拥和群集。未来将是……我们应得的未来,但也有些惊奇,只要我们当中有人去留意-维托•阿孔齐(Vito Acconci)* 在未来……地球作为一件武器……阿洛拉&卡尔扎迪拉(Allora & Calzadilla)* 未来是我们的借口-约瑟夫•格雷戈利和艾米•沃格尔(Joseph Grigely and Amy Vogel)* 未来将被重复-马琳•杜马(Marlene Dumas)* 好的,好的,我会跟你说未来的,但我现在很忙,再给我一两天来搞定一些事,之后我会跟你联系-吉米•达拉姆(Jimmie Durham)* 未来是瞬息-张永和* “未来是不”-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 未来是私人的-安东•维多克勒(Anton Vidokle)* 未来将是层状的和不相谐的-利亚姆•吉利克(Liam Gillick)* 未来是屄里的一根钢琴丝,为某些重要之物提供动力-马修•罗内(Matthew Ronay)* 在未来或许将没有过去-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 未来曾是-茱丽叶•阿兰达(Julieta Aranda)* 未来是恐吓-卡罗莉•施尼曼(Carolee Schneemann)* 未来是一株“勿忘我”-莫丽•内斯比特(Molly Nesbit)* 未来是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莎拉•莫里斯(Sarah Morris)* 未来:刮伤那些我可以不认账的东西-瓦利德•拉德(Walid Raad)* 未来是我们自己一厢情愿-刘鼎* 未来是颗明星-爱德华•格里桑(Edouard Glissant)* 未来是现在-毛里奇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 未来是一线希望-托马斯•迪曼德(Thomas Demand)* 未来是此时此地-尤纳•弗里德曼(Yona Friedman)* 是像G&G传真一样最好用的传真:未来?到时见!作为艺术家我们希望能帮忙塑造我们的明天。我们一直相信过去、现在和未来。它将会棒极了。未来万岁许许多多的爱永远永远-吉尔伯特&乔治(Gilbert&George)* 未来是没有你-达明•赫斯特* 未来是个季节-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 未来是幅海报-M/M* 我们已将未来重复至乌有-汤姆•麦卡锡(Tom McCarthy)* 未来有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乔纳斯•麦卡斯(Jonas Mekas)* 更少的,很少的旅行在我的未来-斯蒂芬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 未来是其所是-黄永砯* 未来是在所有时间成为一个时间之前我们所剩无几的年岁-格兰特•莫里森(Grant Morrison)* 未来定会今天来-简•卡普里茨基(Jan Kaplicky)* 未来是更多自由-贾樟柯* 我的艺术很自由,我不知道该在未来做些什么。但我是积极的-徐震* 未来在内部-舒门•巴萨(Shumon Basar),马库斯•麦森,欧贝克(Åbäke)* 没有未来——朋克不是死亡!-托马斯•赫希豪恩(Thomas Hirschhorn)* 未来将是冷酷的,如果我们不对它做些什么的话-摩根•费舍(Morgan Fisher)* 未来是反射并汇聚在一起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未来在听-席尔葩•古普塔(Shilpa Gupta)* 未来处于未知之中-安•里斯勒格(Ann Lislegaard)* 没有什么使人恶心,只是思想令其如此-西塞尔•图拉斯(Sissel Tolaas)* 未来只能在明早知晓-彼得•斯鲁特迭克(Peter Sloterdijk)* 未来是一种病症-彼得•韦伯尔(Peter Weibel)* 未来><过去-苏珊•赫芙娜(Susan Hefuna)

马库斯•麦森:如奥利弗•佩恩(Oliver Payne)和尼克•雷尔夫(Nick Relph)《我们无法选择摆脱未来(We Don’t Have the Option of Turning Away from the Future)》的书名所暗示的,我们仿佛已成为一个永不停息的谱系的一部分。然而,有着裂缝、障碍、转折和死角。你做过许多项目,将未来预期为某种能够施行的东西。能对我谈谈“方程式项目(the formula project)”吗?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方程式项目”是许多持续进行的非实体展览之一。这些项目中最早的是“做(do it)”:一个由方案组成的展览。全是关于艺术如何在无须将物体送到世界各地的条件下巡展的观念。在大多数情况下物体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永存的。如塞德里克•普莱斯(Cedric Price)曾指出,所有东西的寿命都是有限的。看看禧福道(Hereford Road)上这幢建筑,这些砖,如果不被拆除的话,有一天也是会被替换的。看看艺术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关于物体的历史。问题便成了:什么能成为记号,什么能成为指示?在建筑上也是如此:比如,对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Barcelona Pavilion)进行重建的记号是什么?使这一过程能够进行的图纸是什么?看看那些场馆,总有一套图纸和记号确保它们在未来能够进行重建。我刚从中国回来,我们在那里推出了“做”的中文版(译注:见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298937/),已在40多个博物馆实施。这些是不被装在箱子或盒子中的项目,它们由观念组成。所以在我做的那些物体的展览之外,我还有着这种平行的现实:我的非物体化的展览。所以在“做”之后,我进行了许多与观念清单有关的不同的项目。未来清单是其中之一。未实现的项目清单则是另一个。两年前在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我采访了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发明LSD(译注: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最强烈的中枢神经幻觉剂)的化学先驱。在采访的过程中,霍夫曼将LSD的配方在一张纸上画了草图。这张图纸的简洁征服了我。他最大的发明,他整个一生的作品,刚好凝结成一张A4纸的大小。这件事触发了我,这便是走出去向艺术家和建筑师们讨要他们的21世纪等式的原因。我回到伦敦,将那张LSD的配方贴在我办公室的墙上。渐渐地,有更多方程式加入进来。到我在伦敦工作满一年时,整个办公室都充满了方程式。这是一件对话作品,我的项目常常与对话有关。因此来我办公室的艺术家们可以看看其他的艺术家们做了些什么,然后他们会将自己的方程式通过email发给我。

马库斯•麦森:如今将会做成一本书了。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是的,如劳伦斯•韦纳曾说:“书们提供了一个空间。”

马库斯•麦森:那么是什么使这个项目对你来说成为可以施行的呢?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它有一种涟漪效应。有关对涌流的促进,使涌流得以发生。有一晚布莱恩•埃诺(Brain Eno)对边缘基金会(Edge Foundation)的创立者约翰•布洛克曼(John Brockman)讲了那些方程式的事,他便来我的办公室看。他很是兴奋,觉得或许“边缘”团队的每个人也都愿意贡献一份方程式。这很明显会变得对我更加重要。我其实没有做过那么多的网上展览。这是我目前想要拓展的。

马库斯•麦森:人们可以说你的全部实践都是关于未来的。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我被好奇心驱使,我希望能理解事情如何进展。

马库斯•麦森:你有个外号叫“松露猪”(译注:truffle pig,亦称truffle hog,一种嗅觉灵敏的家猪,在欧洲和北美的温带森林中被用于寻找地下的名为松露的真菌),就是那种对当下及其走向未卜先知的角色。我们将走向何方?不仅是在艺术与空间的实践层面,而是更广义地说。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我们刚刚在北京的维他命创意空间进行了一场自由讨论,关于人们认为我们将走向何方。一些关键词开始出现:地点,空,代理(agency),新殖民主义的危险,慢,技术的,文化的,还有人口冲击,还有新女性主义的观念。中国的艺术家们一遍又一遍地提出这些观念,作为他们对21世纪的一些关键话题。

马库斯•麦森:你认为在当下什么是根本的(译注:radical,亦有激进的、彻底的之意)?在未来什么会是根本的?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记忆。在当下记忆是非常根本的。我那些与很老的实践者、那些几乎有100岁的人进行的令我着迷的访谈无疑与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的反对遗忘有关。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它不断地被以“新”来定义),没有人谈论年岁。

马库斯•麦森:当思考未来时,你怎样看瑞士?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在瑞士长大对我后来的工作是极好的预备,由于它有多种语言的环境。语言的洗礼其实是对我启程的一种准备。而同时,那里有一种狭小感。瑞士的高山阻隔着海洋。然而,在数字化时代和越来越多洲际旅行的时代,瑞士人体验到的这种狭小感少了很多。它更加宜于艺术家和建筑师们居住。我真觉得苏黎世是处非常迷人的所在。

马库斯•麦森:你对对抗(opposition)持怎样的态度?它是否允许生产性的交换?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我对抵抗(resistance)思考得更多。就在让-弗朗索瓦•利奥塔(Jean-François Lyotard)去世前,他希望做一场关于抵抗的展览,这其实是我与菲利普•帕雷诺和丹尼尔•伯恩鲍姆一直在思考的一个展览。抵抗的概念在当下异常有趣。我这里有菲利普•帕雷诺给的一封罗伯特•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email说:“沉默作为一种艺术策略不该仅仅被理解为政治上的冷漠。而更应被视作一种抵抗的策略(……)通过向其他的声音和观点开放感知与解释的过程来反抗霸权性的文化价值观。这是一种反权威的方式,不是对抗性的。”

马库斯•麦森:塞德里克•普莱斯曾每天下午3点去大英博物馆,以此使地点与时间失真并思考未来。你与此相应的作为是什么?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我与此相应的作为是对话项目,持续进行的项目——是我的氧气。每天我与科学家、建筑师和艺术家们谈话。这是我持续进行的研究。这是我的大英博物馆。

原刊于BUILD 6(2007年12月)
译自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一切关于策展你想知道的*但又不敢问的(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Curating*But Were Afraid to Ask)》,Sternberg Press,2011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