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一根毒刺

(2009-09-27 12:13:22)
标签:

宗教

民族主义

多元主义

毒刺

白人

美国

杂谈

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一根毒刺

20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

 

 

_何 帆   

 

 

民族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天然的产物,而是国家之间为了加强

对本国居民的控制,而有意强化出来的意识形态,是想象的共同体

 

 

大约十多年前,我刚刚到美国读书。开学第一天,学校里面为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留学生专门开了一堂新生辅导课(Orientation)。给我印象深刻的是,辅导老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我们说,到了美国得学会一个最牛的词The powerful D。她说,你们遇到麻烦的时候,比如说停车停得不是地方,警察要给你贴条子,你就说:“D…D…D…”,不等你把这个单词完整说出来,警察就会乖乖走人了。什么词的力量如此之大?原来是Discrimination,中文意思是歧视。美国人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们种族歧视。

听到之后,我不过是一笑置之。但是,慢慢的和美国人接触多了,才发现种族歧视的确是美国最大的禁忌。美国白人喜欢结交黑人朋友,热衷黑人文化,喜欢领养外国小孩,喜欢下外国馆子,喜欢信外国宗教,不管去过没去过西藏都喜欢在汽车保险杠上贴个自由西藏的标语,都是因为这能让他们标榜自己是最没有种族主义气味的人。在美国,言语稍有不慎,就能被定性为种族歧视。有一次,我和高年级本科生一起听计量经济学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个“∧”符号,兴之所至,开了个玩笑,说:这多像个中国小帽子啊。话音未落,一个华裔学生马上正色问道:老师,你刚刚说的什么? 那个老师当时脸就吓白了,他赶紧用了足足五分钟时间,反复解释自己没有任何要嘲笑中国人,或亚洲人的意思。他是热爱中国文化的,甚至还要举例,说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都学汉语。我在下边,又想笑,又感慨:当年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小将们的气势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从进步的意义上讲,反对种族歧视,是西方人对自己过去干过的错事和蠢事的反思。一位美国朋友告诉我,美国白人之所以对黑人充满负罪感,是因为黑人的祖先是被白人拐卖过来的,而不是自己主动选择移民的,因此现在的白人感觉要为自己的祖上赎罪。诚哉斯言,不过要说起来,美国白人最应该有负罪感的应该是对印第安人,杀了人家的人,抢了人家的地。遗憾的是,美国人好像并不喜欢反思他们对印第安人的恶。我很想继续和我的美国朋友探讨这一问题,但他已经毫无兴趣了。

这种反思很难说是彻底的,它不仅无助于解决少数民族的问题,无助于提升西方的道德水准,而且正在使西方变得更加脆弱和无助。民族主义是西方人打开潘多拉盒子之后放出来的第一个恶魔,而当下这种对少数民族的特殊对待,以及西方流行的文化多元主义,就是盒子底部飞出来的天使。遗憾的是,这个软弱的天使没有能收回恶魔,相反,她委身嫁给了恶魔。结果,恶魔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能继续繁衍生息。

罗马帝国崩溃之后,西欧陷入了小国林立、长年混战的局面。民族主义本来就是在这种支离破碎的政治地图上长出来的毒蘑菇。民族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天然的产物,而是国家之间为了加强对本国居民的控制,而有意强化出来的意识形态,是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硬化了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之间的差异,并不断地挑起仇恨与屠杀。正如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引用的一本小说中所说的:除非我们憎恶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正是在长年的征战之中,才最终演化出了民族国家、资本主义。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原本没有民族主义这种东西,西方征服了世界,也就将民族主义的毒牙种到了各个地方。巴尔干号称是欧洲的火药桶,这里有异常复杂的民族和宗教。但是,当西方没有到这里之前,当地的民族认同相当淡漠,大家都能相安无事。当民族主义被传播到这个地区之后,战火才开始绵延不断。非洲的卢旺达,原本生活着许多不同的部落。到20世纪30年代,当时的比利时统治者非要把卢旺达人分成两个民族,一个叫胡图族,一个叫图西族。电影《卢旺达饭店》中,一个西方记者问当地人,这两个民族究竟有什么不同。据说,区分的标准是鼻子的高度不同,走路的优雅程度不同!20世纪90年代爆发的卢旺达大屠杀,西方引进的民族主义,又是始作俑者。

如今的文化多元主义,依然在硬化群体之间的差异。尽管不像过去的民族主义那样咄咄逼人,而是西方的隐忍和退让,但基因是一样的。这种观念要求区别对待少数民族,给他们更多的补偿,给他们更多的自由。但是,善良的愿望并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美国社会中的黑白界限依然分明,黑人不仅没有感到满意,反而变得越来越愤怒。问题出在哪里?恐怕就是走了岔路。美国的创始人早已经提醒人们要合众为一。美国一直号称自己是大熔炉,结果呢,这个大熔炉变成了分离器。欧洲的情况比美国更差。美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移民国家之一,源源不断的新移民为美国补充新鲜的血液,但欧洲已经步入人口老龄化,一步步日薄西山。人口老龄化带来了移民问题,但欧洲在这方面做得更差。一方面,欧洲的民族主义更加严重,尤其是一些激进的种族主义者又沉渣泛起,另一方面,为了遏制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欧洲的文化多元主义更加绥靖,更加软弱。按照现在的人口变化速度,五十年之后,欧洲可能会是一个穆斯林世界。如果欧洲没有认真的思考如何融合和团结不同人群,如何处理不断萎缩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口和潮水般涌来的非洲、中东、中亚人口之间的矛盾,那么,在不久的将来,欧洲将会土崩瓦解。

    或许,有一个古老的国度能够为西方世界提供智慧。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民族的概念,汉族人口中包含了人类学意义上完全不同的人种,包含了不同的宗教信仰,包含了异彩纷呈的语言、习俗和文化。这才是真正的大熔炉。我曾经读过一本《犹太史》。书中说到,犹太人漂流到世界各地,都遇到当地人的白眼,因此他们在异乡仍然顽强的保留着自己的习俗和传统。唯独有一支犹太人,到了中国的河南,被当地善良而懒惰的农民同化了。这才是最成功的民族政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