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孔多_
马孔多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449
  • 关注人气:3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悲欣交集

(2017-06-06 20:54:22)

悲欣交集

                      马丽春

 

那天临帖,找了本平时难得一临的名碑《董美人墓志铭》来临。

董美人只话了十九岁,却永垂于书法史上。这位美人是隋文帝四子蜀王杨秀的妃妾,她病死后,蜀王悲痛不已,写了四百多字悼念她,并把它刻成墓志随葬。可惜原石已于清咸丰三年毁于兵燹。

此碑字体温雅古厚,几年前初见它便欢喜不已,屡次动念要学它,然每每临之却又不得法。遂一望三叹,一临便弃,只好之高搁。

我的碑帖以前丢失过一次。大学时,我偶尔也临临帖,便置了些碑帖在手。研究生复试时把一箱书丢在金华医院里,后来再去,已不见踪影。这几年又置了一大堆字帖,算起来也有好几十本。有人问我,初学写字,从何碑入手?我答她,多买几本在,哪个喜欢便临哪个,交换着临。这只是我的经验之谈。

这天临帖后写作品,作品都不满意,收工前便写了四个字“悲欣交集”。这四个字倒也有点弘一法师的味道。晒出后便有人问,悲何事欣何在?

细究起来,书“悲欣交集”当然也是有原因的,并非只是董美人和我过意不去。不过说到“悲欣交集”,这大约算是弘一生前最名的一句话了。

我是五年前重新拿起笔来写字的。当时写字只是为了画画。写了一段时间不得其门而入,不过书是看过一些的,向高手也教过,这人点拨一句,那人提醒一点边写边悟,慢慢摸索着前进。两年前有人看过我的字后说有“弘一味”,并建议我专门临弘一。那人既写字也画画还写文章,是个老文化人。他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便兴冲冲地买了一本弘一的字来临。似乎是临过一两回的,但我的字究竟还是弘一甚远那种书卷味,是怎么也临不出来的,也便失了兴味。

 

九华山有位画僧,据说以前是清华美院的一位美术师,有次带了学生来九华山写生,学生走他却留下来做了僧人。这位画僧的画我在吕士民先生处看到不少。他的画是仿八大的,字是学弘一,学得还挺像。我私底下也还有不以为然:学那么像也没什么意思。到底是弘一的还是你的呢?丰子恺先生是弘一法师的正宗学生,可子恺先生的字和画却都是自己的。出门却自成面貌,这才是好学生。

 

弘一法师其实是挺好玩的一个人。他有神经衰弱,看日本杂志说断食的种种好处,便想自己来试它一试,或许能治好神经衰弱呢。(二十多年前我亦专门写过此类文章,然自己终究未能一试),便在民国5年11月,经人介绍跑到虎跑寺,做起了断食来。那时的虎跑寺是十分幽静的寺院,他在那边住半个月下来,十分欢喜那边的饮食,便爱上了这种寺院生活。而断食后身体也是十分的舒服并有灵性。在寺院时,和一位常飘过他窗前的方丈聊天,却又一种方外的妙趣。他后来的出家也是必然的结果。我曾遇到几位僧尼,问起出家的缘由,也都很简单——只是因为喜欢寺院生活,那种清静,朴素,恬淡,是平常生活里寻觅不到的。俗世终究烦恼些罢。不是爹娘吵架就是逼你恋爱,还逼你给家挣钱。欲望总是给人压力。而寺院里是没有的。不久前,我又听说一件让我大大吃惊的事,我一位画友,她在微信上昭告我,她在湖北某地出家了。而不久前,她在北京还刚办过画展呢。后来想起,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弘一和胡适有些相像处。他们父亲生他们时都老大不小了,而母亲都很年轻。弘一出生时父亲68岁,母亲是侧室,才二十出头。父亲在他5岁时去世,母亲在他26岁时去世。在父母双双遁入天国后,他就带了父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去了日本。他在日本入上野东京美术学校,学习西洋画;又入音乐学校研究钢琴。还在东京与曾延年等人组织春柳剧社,演《茶花女遗事》及《黑奴吁天录》,自饰旦角;还办过一份音乐杂志。虽然是阔公子出身,可弘一这个人,做事却极认真,学习也非常地用功。跟你约定几点见面,过了点哪怕只过5分钟,他绝不会再等你,因为你失约了,不是他的事。这种处事方法你可以说他孤傲或偏执,也可以说他很有时间概念。出家后书籍、画作和身外之物都送了人,也不再画画搞音乐写文章了,但是他毕生坚持的,还是他每天的早课,而且只要向他求字没有他不给的。据说他所到之处,很多人家都有他的字收藏。他当时遗留世上的字至少有万幅之多。他最出名的一联,是集《华严经》句:“心生大欢喜,佛放净光明”。这个联,我很喜欢,也曾学写过。叶圣陶说弘一的书法蕴藉,毫不矜才使气,越看越有味看他早年的字和鲁迅先生倒也很像,碑体气息浓厚,颇具书卷味;晚年的字则有一些萧寒之感,字也变得越来越庄严,有禅味。弘一在日本时鲁迅许寿裳陈仪等人亦在日本留学他们比他去的还早,那时候在东京逗留的中国留学生非常之多。上野那个地带,学校本就不少,美术馆亦多,中国留学生大约都混在此处多年后我来到上野,去了上野公园,去了西洋美术馆和国立博物馆,感觉中国那帮留学生又在我心中复活了。他们神气地走来走去,看看画展,说说国事,在小日本的眼光里他们把梦想投向了远方。而当时虽失了父母却并无经济困扰的弘一,和别人总是有点不太一样,他纯粹是玩艺术,又学画画又学音乐又搞戏剧的留学生,大约也只有他一人。

 

弘一18岁时娶妻俞氏生二子,这位妻子不幸早死。后来他在日本留学,还娶过一房日本妻,他们并无孩子。出家前弘一赠资遣返其回日本,想来这位妻子亦很伤心,不久后她亦死这样,弘一最亲的几位亲人,都一一离开了他。

弘一是1910年回国的,第二年,家里便破了产。他们家住天津某国租界。原是很阔气的一个大宅子。其兄长是天津名医,兄弟关系怡怡他们父亲生前是开银行的,家里富有百万资产。那一年天津几家票号破产,连累他们家百万家资在银行的倒闭声中也一再缩减,最后荡然无存。可这些事情,弘一生前从未跟朋友透露过可见他内心的沉潜。他只是安静地教他的书,写他的文章,玩他的艺术。那时候就是丢了家产,他的薪水也还是能将就过日子的。以前他在杭州时,经常跑到景春园的楼上喝茶,一个人看窗外的西湖。楼下茶客喧喧,多是摇船抬轿者。楼上茶客寥寥,通常只他一人静坐。那种静坐也可能是画家的行为。他在看风景,看人生。那时候的西湖,赏客者很少。鲁迅一生中往来杭州14次,1909年他从日本归国后,曾在杭州当过一年教师,但他从不游西湖,更不会去做茶客。鲁迅认为留恋湖光山色只会消磨人的志气。想来鲁迅更现实,而弘一更浪漫。

1942年夏,弘一生病了,那年他才62岁,但他已写好一封遗书只是未署日期。他仍然相信断食疗法,可没想到断了几天,他就奄奄一息,丁点力气都没有,最后勉强起来写了一副字“悲欣交集”,便躺倒,此后不久便圆寂了。如果是现在,给你吊几天水,也许就好了。

遗书里有这些字眼: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像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读起来好一派悲凉。真的是悲欣交集。生何欢喜,死何寂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去年一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去年一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