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孔多_
马孔多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449
  • 关注人气:3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水乡到湿地

(2016-06-12 13:10:45)

 

2016年春天似乎有点绵长,在春末夏初,四五两个月内,我居然断续跑了几个水乡,还去了一处湿地。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呆在一个地方,而不是到处游走。连续跑水乡,在我生命史上,也还真是第一回。

 

2016年春节三天,我大门不出,关在家里画雪天。其实合肥并无雪。我只是沉浸在自己营造的雪天氛围里,用颜彩在架上制造风景。我一气画了三张雪天风景。居然张张讨人欢喜。有一张甚至到了谁见谁爱的地步。

 

雪天油画中有一抹雅致,是画别的风景所没有的。白灰调调,恰也符合高级灰的审美旨趣,难怪,它们的颜值都高——这是我后来悟到的。

 

有人问,能挂到我家去吗?满屋画中,她眼神里只盯着那幅小画……我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她。哼,我再也不问你讨画了。这是,这是最后一次……她恨恨地说。

 

过了几天,这个毫无心机的女人便向我发出热情邀请,“过几天跟我去上海吧”——她要去出个短差,为集团旗下一个学校拍照片。考虑了一下,便答应跟她去上海。但去何处,却由我们俩最后商定。于是我们一道去了枫泾,去了朱家角。

 

她是摄影人,张艺谋学妹。武器先进,技术高明。可后来我画的四张枫泾油画,原始照片全部出自我之手——一款今年新换的苹果6的手机。这次跑水乡,我这个于摄影毫无研究的门外汉,因为画了半年多油画,构图不自觉有了大进步。后来我把一组组手机拍的水乡图发到QQ上,有人夸奖我构图很专业。其实,这个专业是假的,但由此及彼是有可能的。一个业余画画的,几十年人生路走下来,又啃了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书,做了几个行当,由业余而慢慢进到专业,也并非不可能。何况画画这玩意,讲的固然有笔法线条和色彩,但也强调构图。构图平庸乃至失败,笔法再高明有时也挽救不了它的命运——一幅画的命运,真的和身材有关,而不仅仅是容颜。

 

我跑水乡当然是为画油画,而不是为游玩,当然游玩也是需要的。但像我这样宁愿躲在家里读书玩游戏的人,没画画之前,我拒绝过很多次游玩的机会。当年单位组织去周庄,我拒绝了。——我怎么那么傻呢。周庄是油画人第一要去的水乡啊。周庄就在枫泾朱家角不远处。它似乎还在拒绝着我。当初是我拒绝了它。这小妞生着气呢。

 

后来五一我又邀人去了水乡。那次去的是乌镇和西塘。在乌镇,还去了陈丹青老师木心美术馆。此馆也才开张不久。在桐乡,还看了一个油画展一个水彩展。顺便还包车去了石门镇。当然是为看丰子愷纪念馆。连司机都没听说过丰子愷这位大老乡的事功,我只好迅速做了普及,于是到了石门镇司机也下来,跟着我们去了纪念馆。最后各自拎回一堆书走人。我对著名的缘缘堂终于有了深切认识。后来发到朋友圈,有位上海朋友,看到缘缘堂还流泪了。她父亲和丰老先生当年是老友,文革前家中还有丰先生的画呢。抄家后都没了。

 

四个水乡走下来,回来后两个月内画了四张枫泾两张乌镇一张西塘,惟朱家角,至今未着一笔。

 

其实我在朱家角,在街巷里路过,偶然一瞥间,看到一家饭店里挂着好几幅油画,便走不动路了,冒冒然闯进去,请求让我一看。原来那些油画都已上了年纪,有五十年六十年历史了,老油画的主人也早已不在人世间,其中一张画,画的就是饭店外面那座朱家角最著名的桥。笔简意丰,印象十分深刻。饭店里的人当时坐了一桌,正在闲聊,看两个女人推门进来,不是来吃饭而是来看画,且看得充满深情,嘴里一个劲嘟囔着“好画、好画,他们便也站起来,殷情向我们介绍说,那是他们“老老板”画的画。他们的老板也画画呢,便指引我们看别的画。楼上楼下包间走廊,都挂满了这对父子俩的油画。走时他们甚至把老板的电话写给了我,“他会喜欢和你聊画画事的。”不过,我走后并无一个电话给老板。但那时,的确是想过和他联系的。哪怕只是和他聊聊他爸爸画画的故事吧。那些老油画,有一股沧桑之美,从画布里漫溢出来,我真的很爱它们。“老老板”的人生,我也的确想知道。我写过那么多老画家,写过徐悲鸿弟子,也想写写这样的无名画家们。这无意中看到的几十张油画,何尝不是某种指引呢。要什么画展?这就是最好的画展。过往路人,谁都可以跑进去看一看,只要你有心。也许以后会有一个机遇让我再见它们。

 

朱家角不敢冒然下笔,潜意识里是不想和老画家较劲?但朱家角,也的确不太好画。至少对初手如我者,我宁愿画枫泾画乌镇画西塘,也不想画朱家角。

 

说完这几个水乡,期间我还随着大部队去了一个著名的湿地。那是洪泽湖湿地。

 

去这个湿地,是应著名作家许辉先生邀请,参加他的老家江苏泗洪“许辉文学馆”揭牌活动。因为王蒙来了,还要在泗洪做读书讲座,这活动,便一下子有了吸引力。

 

其实王蒙多年前我是见过他的。原《文艺报》副主编、著名文学评论家吴泰昌先生和他算是老朋友。以前吴泰昌来合肥,总能见到他。他口中的名人灿若莲花,他也写了无数名人。王蒙儿子在他手下当记者。吴是个大结巴,当年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论专业是不含糊的,做事也很敬业,下手也快,惟独听他说话很累人。他写钱钟书写巴金写沈从文写茅盾写丁铃写冰心,写过无数老作家,也寄过几本书给我。有本书,给过一次后来又寄一次。写的是不是美学家朱光潜还是钱钟书反正我也忘了。得去书架上找一找。但我的书分在三处,老屋新屋和画室,恐也不太好找。十年前我去北京有一次还去过他家。他和安徽文坛大家鲁彦周先生是好朋友。而我初次见王蒙,便是在鲁彦周先生策划的一个文学活动上。那时的粉丝虽然也多,但粉丝们都比较安静。没人追着王蒙要留影要签名的。也是那几年,莫言来了,还请他到我们报社来参观,可我们也没人请他要签名。只是拍了个合影照,那时所有人的穿着都朴素并冒着一股傻气,莫言也不例外。我们和陈忠实也在一起吃过饭,可也没留影。那时的文学人和媒体人都还互相尊重着,有限度来往着。约他们的稿子也不见得多么难。毕淑敏韩石山叶兆言都给我们写过稿。还有一时想不起来的各路作家。我同事闫红那次初见王蒙。没想到后来王蒙给她新作一气写了五千字文章,让闫红至今难忘。大作家那次带着他的前夫人。那位夫人后来出了一本书——《我的先生王蒙》。我读了这本书,印象难忘。这次王蒙携新夫人亮相。新夫人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士。在船上,我近距离看了看她,她的模样和举止让我感觉着亲切。

 

这次王蒙在许辉文学馆揭牌仪式上,也是很低调的出场,却让我撞见了什么叫疯狂。围着他的也都是各路文学人,只要王蒙一亮相,便有人围着上去,要合影要签名。在那种场景下,连我也免不了俗。于是我们合伙和王蒙老人家合了影。谁说文学式微了?像泗洪这样一个偏远的苏北县城,还能给邻省的作协主席办个像样的文学馆,尽管那也是许辉先生的故乡,可没有强劲的经济支撑,没有先进的文学理念,能有文学馆吗?

 

话说那天我们一行人一早出发,数小时后从安徽摇摇晃晃进入泗洪地界,就像放电影似的,一到了泗洪这边,路边风景迅速做了切换。那边杂乱,这边干净。那边树木不多,这边树木茂密。安徽这边是泗县,和泗洪通过泗水而相连。关于这条河流的历史背景,问一下度娘便可知道,我在这里就不再做文抄公了,以我日渐老花的双眼看来,泗洪的经济状况和自然生态,是要高安徽这边几个等级的。我这个浙江人居安徽二十多年,也曾在江苏居留三年,于苏、浙、皖三省,似乎也是有些发言权的。我无意恶评我的居留地安徽,因为我也很爱它,可我去了江苏地界,不能不给他们强烈点赞。我呼吸到了扑面而来的春风,滋润而新鲜。车上人不免种种慨叹,你们都懂。

 

等到洪泽湖湿地大段裸露出她那素净的容颜时,一车人都很激动。我更是如此。我不是没看过湿地的阿乡。何况我还刚从水乡过来。我到洪泽湖的时候,刚画完一张油画背影。画的便是许辉先生和他夫人董静女士。我画他们的背影——我也只能画背影。那背影有人说很像。也有人说许辉先生修长的身影我没准确描绘出来。可背影就是背影,它只是一种意境,一种瞬间的艺术感受。像又如何不像又如何?全在看画人自己。就像我现在看洪泽湖湿地,我初见它的处女秀,是那么一汪深情。因为在我眼中,它是美的,也是高贵的。而我对它,亦是动情的。

 

我看过几个水乡的眼睛看过来,洪泽湖湿地以其野性、苍凉而又文雅、质朴抓住我。看到这大片湿地,我很想自己开辆车到处撒野,或者用双脚去丈量它每一寸土地。一路走一路拍。我就带个苹果6,我也能拍出无数的美景——可惜,那几天是雨季,我们又随着大部队行动,我这小小的愿望,也终究只是愿望而已。

 

我没有机会拍到太阳出来时的湿地,没有拍到午后日照充足有光影长长的湿地,没有拍到色彩灿烂的黄昏,没有拍到千亩秋荷,也没有拍到万亩苇塘——我只好在泗洪作家许卫国先生的笔下,找寻洪泽湖湿地的那种芳华和碎影。他的小说,我读得很慢。画画的间隙,我坐下来读上几页。他的文字是美的,活的,带有烟火气息的,有种穿越历史的纵深感。甚至还有一种悲凉的气息弥漫其间。虽然是小说,我却觉得我是在读洪泽湖,读它的历史和现在。读它的坏日子苦日子,也读它的爱恨情仇。当然也是在读我自己。读别人,照见自己。

 

这片湿地,我终究还是要走上一走的。它的刹那芳华,也许还会在我的画架上出现呢。什么都未可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不老的郭因
后一篇:我的两位老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老的郭因
    后一篇 >我的两位老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