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画之余事

转载 2016-04-19 15:30:53

自从改画油画后,差不多就断了写文章的念头。​

有朋友继续一篇接一篇出笼大作,我看了只有敬佩之心,而内心,却仍无写东西的兴头。​

零零碎碎的念头其实是有的,但强烈的冲动却是没有的。惟独写字和画画,每天却仍是兴头足足的。一起床就想写字,一闲下来就想画画。大过年的,却把自己关在家里画画,画完一张休息一两天,又开始画下一张。有人问,你不玩吗?其实,写字画画也是一种玩。一种注意力比较集中又有体力消耗的玩。写字还单纯些,画画脑筋动得要多一些。站着画一天,其实也蛮累的。有时候,甚至连出门散步似乎也会中止。但画画时身心却是舒展的,自由的。

这兴头,似乎只能有一头。如果既想写文章又想画好画写好字,还想做好别的事,一举多得,这样的事似乎是没有的。人这一生中,在某方面投入大量的精力后,在别的方面,也只能是浅尝辄止偶尔玩票了。​

记得以前采访一位大画家,他说自己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写东西。“你让我画画容易,你让我写文章,我就累死了。”我当时很不能理解。似乎他也是会写文章的人,看过他一篇不短的文字,字斟句酌写的也很有水平,可一看就不是轻松写作,文字从始到终绷得很紧,没有放松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确怕写文章。文章要张弛有致轻松随兴读起来才美。写字也一样。每一笔下去都提心吊胆的,这样写出来的字不放松,当然不可能美。

画家中,吴冠中、黄永玉和陈丹青是文章高手。他们仨的书我都买过不少,经常轮换着看。有的书,我还一读再读。我的床头书,他们仨的书一度是常客。不能说每一篇都佩服,但好的文章却也不少。画油画后,床头书新增加了一个戴士和。戴的书我买过两本。他的文字水平应该在陈丹青之上。只是他写的局限些,偏重于油画。​

这几位中,还能写小说的只有黄永玉。黄在文人圈的知名度很大,这么老了还在写小说,真是少见。年高九十,文字却未见枯萎样,似乎还充满了灵动和趣味,这一点尤让我佩服。是不是画画没兴致了改写小说了?还是画不好了才写小说?我认识的一位老作家温跃渊,也画画。画五十几年了。年后见他,想去他画室看看他新作,他却说他一年没画画了,只埋头整理东西。还有另一位老画家,陶天月先生,他是好多年没画画了,只写字不画画。其实他画过很多好画,一个画家能拿到的大奖他都拿到过。一生中也尝试过很多画种。在画画方面,他天分很高,临石溪临得很逼真。每次去他家,看到他临的石溪水墨画,都让我佩服得不得了。可说不画也就不画了。眼睛不好,画画的兴致也就没了吧?再说人的兴趣也是会转移的。

黄永玉的小说一直在《收获》上连载,我只是偶尔瞥它几眼,但从没认真读完它一个章节。与小说比,他的散文我倒一直很喜欢。但他的画呢,则说不上来。不是太喜欢。范曾和他一度过从甚密,但两人最后却闹翻了,互相都在文章里攻击对方。范曾说他人品差,画也差。幸亏没有说他文章不好。人品差画也差但人家会炒作,也把自己的画炒得高高的。这也是本事。何况画这玩意,也是见仁见智的东西。画中国画的看不起画西洋画的,而画洋画的又看不起中国画。差不多一个世纪前,中国画坛就掀起过大论战。那时参与论战的都是后来的大人物。刘海粟徐悲鸿黄宾虹等人。我因为写一本书,而对这段历史做过粗略了解。有本事的你就中国画西洋画都会画。可也会被人说,什么都画不好。这画坛和文坛一样,也是个是非圈。画画其实就是手艺,无非要有点文化而已。可哪一行当不需要一点文化和修养呢。范曾自己何尝不被人说道呢。攻击他的人,也说他人品极差——幸亏没说他画也差。去年我采访一位老画家,在范曾未成名前和他打过两次交道,当时范曾应邀到他的单位来画画,他就站在那里看他画画,范曾画人会从脚趾头画起,几笔下去,一个人就活了,那画技真神。这位画家现在回忆起来还佩服他。后来几年后在黄山再见范曾,当时范曾已出大名了,前后簇拥的人极多,可范曾见到他居然说“我们俩合作一张画吧”。可见范曾也还是念旧的,人品也不是差得不能见人。可因为他名气实在太大,又对曾提携他的沈从文踩过脚,而自己文章中又从不曾提及此事,于是被人痛骂。就像另一位大名人郭沫若被人恶评一样。​

其实文章只是画之余事。只要画得好,文章写不写得好有什么关系呢?但对画家,我还是动员他们尽量写文章。最近便劝一位画家去写文章,写来出书。被我动员多了,她也动了心——原来她的很多文章都是被我这样子催生出来的。我知道她故事多,经历也多,靠着一支画笔,硬是把自己从平民百姓送进了高等学府——去做教授去了。这样的画家不出一本书是不是很不应该呢?她也开始写了,写的虽然不多,可还是认真在写。写出来了她又犹豫了——这些文章可有人喜欢看?一位八零后的看了说,这样子的文章她不喜欢,没兴趣。这样子的评价把她给打击得灰了心。于是拿给我这位老编辑看。我看了后老实对她说,你就这样写,写下去,我喜欢,蛮好的,会有读者。自自然然,好得很。她写她当年背画去深圳卖,卖了三天都卖不掉一张。背的画中还有另一位女画家的画。她说那三天她可惨了,要不是最后碰到一个贵人,连回家的路费怕都没有。回来后跟那个女画家一说,她也眼泪汪汪。——她说的那位女画家现在出大名了,画卖得很贵,也许早忘了这件事情。还有在美国卖画的故事,也有很多奇遇。她的很多故事有的听说过,有的没听说,只要写出来,我都觉得好,那位八零后她没有多少人生体验,当然对这样的文字很无感,可我却看得津津有味。​

我这几年也许因为写字画画,对很多文字很无感,但对画家们写的文字却特别喜欢看。有时候因为一篇文章,一个人,而深挖下去,进入一个新领域,由此及彼,会带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出来。现在文章写得不多,也是因为在某些领域似乎自己还没有发言权,思路还没有完全理清,那就老老实实先画画再说。边画画边思考边感受。文章是画之余事,既然是余事,那就先放一边吧。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44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