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健HIGHREAD
张健HIGHREAD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76,482
  • 关注人气:2,4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请为JR疗伤

(2011-11-25 04:48:07)
标签:

jr史密斯

姚明

nba

cba

浙江稠州银行

分类: 拔丝客的啵儿

    差点忘了,昨天感恩。

    昨晚上床之后,关了灯,在暗夜里做了祷告:啊,感谢神,赐予我生命与食粮;感谢父母,给我至高的关怀;感谢恩师,给予我指引;感谢爱人,你把青春给了我;感谢朋友和同事,有你同路我不寂寞;

    啊,伟大的老板啊,感谢你,感谢你,赐予我薪水,给我工作,给我才华和灵感,给了我一切的一切。

    阿们!

    常担忧一个人。这忧虑,从夏天蔓延到冬天,直到今凌晨。我不得不从热气腾腾的被窝爬起来,在远处马路上隆隆飞奔的渣土车声响里陷入长思。

    盛夏的一天早晨,高校放假不久的样子,少男少女们拎了不知真假印有字母的奢侈品牌旅行包踏上归途。像往常一样,我爬起来就去报馆开早会。

    公交站牌附近,摇摇晃晃站了一个中年男人,略矮,凌乱的花白的短发,裤腿挽到小腿肚,脚下是解放胶鞋,衬衣上布满泥点。我经过时,他用沙哑的鲁南口音说:“老师,我有病,请问你能不能帮我打个车,我要到长途车站,我回家,我有钱,你只要帮我打个车就行。”

    说着,他便从口袋里掏钱,粗糙的手掌中攥了几张人民币出来。细看他时,面色灰黄、黯淡。为了防止跌倒,他一手扶了树,一手攥着那几张印有人头的人民币在那里。早晨的汽车尾气已足够浓重,但他身上发出工棚中的馊味和一些酒气却清晰可辨。

    我让他收起钱,告诉他这有直达长途站的公交,不必打出租,我要把他带上车。

    他摇摇晃晃从树后拎出一条工人常用的鱼鳞袋,里面似塞了衣服、面盆之类的东西。我帮他拎了,扶他到车站,方问他什么情况。

    他说:“老师,我回家,我出来打工,给孩子挣点学费,生了病,老板让我回家。”

    我问,老板给你看病了没有?工钱发没发?

    他说,没有,没有看病,打工时间短,工资也没发,一起来的老乡给了一些钱好回家。他还告诉我,走前,喝了些酒。此时,他语言没有逻辑,神智不很清楚。我无法判断,他喝酒是否是为了对抗病痛,或是酗酒。

    50路来,拎了鱼鳞袋,我在他前面上车。

    司机师傅没阻止这个满面病容的中年男人上车,我告诉他,这个人不太好,到长途车站,到时烦劳提醒一下。司机点头允诺。

    安排他坐下,我叮嘱他说,过会我要下车,你莫忘到长途站下车,生病以后就不要喝酒了。他迷迷糊糊答应,歪头睡去。

    车上,一些男孩女孩,带有印有字母的旅行袋,有的正通过名牌手机向父母回报自己行程。我拍了两个男孩的肩膀,告诉他们情况,希望他们长途车站时帮他下车,最好能帮他买上票,并说明——“他自己有钱”。他们鄙夷地看了看那个斜靠在公交车座椅上睡去的穿解放胶鞋男人,但还是勉强答应了。

    距报社不远,我下车,内心犹豫再三。我不清楚那些男孩能否兑现承诺,而我却有能力帮助这个正生病且意识恍惚的男人乘上归乡的客车,把他一直送至家中,甚至可以帮助他上学的孩子。于我而言,这是种愧疚。

    直到今天,我常恍惚地记起那个身材矮小、穿解放鞋、衬衣上布满泥点的鲁南中年男人,摇摇晃晃,站在城市清晨的汽车尾气里。故乡如此近,却又如此之远。

    时常感恩,因不知自己的幸福从何而来。

    我有温暖的房间,丰富的衣食,完满的家庭,不必为路人甲所帮助或搭救。

    即便不能兑现承诺,我也原谅那些男孩,因为那样的人那样的事,实在过于常见。因此,年轻的他们会暂时麻木。我们也常搞不明白,这个社会真正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担任。

    说到疗伤和治病,这几天我却一直担忧正在浙江效力的NBA大牌JR史密斯。在CBA,他险些成为弱势群体。首战败北,JR第四节受伤,倘若一般中国球员,效力球队多年的老队医们也就弄些喷雾、敷上冰块了事。但JR不同,他来自NBA,尽管是球员,但他却更了解伤痛的后患。伤病虽小,但积累起来却祸害无穷。

    球员受伤之后,一定要做足够的诊断,并且评估后果才能上场比赛,倘若不能足够重视,积累起来的慢性损伤会严重缩短运动寿命。JR按照NBA的方法去北京诊断,不料却激怒自己的中国老板。于是,伟大的老板们发出通牒,让这个美国人遵守俱乐部“管理”。JR劝自己的老板“换个职业”,实在是专业、严谨的建议。

    我曾说过,姚明一定会因伤退出NBA。倘若是在CBA,他早就不能打了。在CBA时,他就积累了对职业生涯而言的致命伤。

    CBA的“职业”,基本是土建行业水平的,老板们的概念里,无非雇几十个人前来打球,反正给钱就行。在他们眼里,场边队医忙忙活活,拿喷雾喷几下的样子就已经专业极了。倘若有一天,你在街上碰见了JR史密斯打包回家,并且说自己受了伤,老板却说他消极怠工不发工钱,你也不要惊讶。

    我所认识的球员当中,许多就因为慢慢伤病积累而逐渐平庸,最后黯然离开自己的职业。“中职篮”有一天终于知道,给球员尽可能得诊断与治疗不仅是一种人性上的关怀而是专业水准时,这个联盟,已向着更高水平又靠近一步了。

     恍然看见,一天早晨,JR史密斯摇摇晃晃,穿着耐克鞋,七分露小腿的运动裤,T恤上散发着汗味儿,用蹩脚的中文央求路人打车送他回家。 

                                                                 请为JR疗伤请为JR疗伤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呼叫姚老板!
后一篇:不如送校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呼叫姚老板!
    后一篇 >不如送校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