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420
  • 关注人气:14,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窗纱舞,秋夜寂凉,搬离幸福。

(2009-10-27 11:47:01)
标签:

祖屋

窗纱

外婆

夜凉

外公

两性

女同志

情感

深圳

同性恋

分类: 孤独在17楼【短文集】

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照了进来,若大的面积,窗纱随风舞着。这一切,像是在欢送我。清凉的风吹了进来,让我感受着秋的惬意。在我即将离别的时候,让我充分留恋对它的不舍。这一刻,我不能哭。我带着坚强与恒久的忍耐期盼着爱,我希望我的未来开始慢慢靠近幸福。

 

昨夜十点,开始打理一切。直至零晨的二点钟。奔波的速度惊人,连我自己都惊叹。直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时,才发现自己又饿又渴。可是家里找不见一瓶水,还有一点食物。筋疲力竭,倒还精神无比的无法入睡。冲洗之后,更是思绪辗转。在黑夜当中,我的一双眼睛期待着黎明。

 

在乡下,一栋房子是要消耗完一个长辈一生的精力去培植建造的。记得以前,为了我的表哥哥结婚有屋可住,外婆把自己的祖屋地留给了他。拆掉老祖屋的时候,外婆的婆婆好像还没有去世,那时候她已经八十几岁,一直疯疯颠颠被外公锁在一间屋子里。外公倒是对他的妈妈向来漠视的。外婆对婆婆是很好,一日三餐总是端到她眼前,并要照顾好她的卫生问题。祖婆婆虽然痴疯,但从来不大吵,只会傻傻的笑。母亲说,祖婆婆并不傻,只是中了风。不晓母亲跟我说的是否真话,不过我总是很心疼她,时不时的用小手摸摸祖婆婆的手臂,那白白的肌肤松驰坠下来的感觉,让人想掉眼泪。

 

大约也就是在拆祖屋的时候,外婆的婆婆就这样去世了。老人说,伤祖屋动筋骨,大约就是这样由来的。最近坐骨一直酸痛,一点劳累活就让我坐立不安,疼痛感直接钻入骨心里。晚上躺下的时候,需要均匀的呼吸才能压制这种酸疼,直至深夜,直接导致了失眠。查看眼睛,医生查验有些轻度散光,还有强烈的视觉疲劳。看来我要好好保护这对心灵的窗户了。为了有个家,我费尽了太多心力,原来在我心里一直的期待是让自己有一处落脚之地,安稳于世。对于弟弟,家也是重要的。只是,大家收藏在心里的话,总是不会说出口,一直疏于整理的情感就这样慢慢的懈怠了下来。我们都知道那种疼痛的感觉,只是我们都希望尽量尽快的遗忘着,只是扫除这种疼痛,总需要点时间。

 

祖屋的拆除意味着表哥哥可以娶新媳妇,可以与老人们分家自立门户了。又意味着外婆外公要搬离那里,重新搭建自己的住处。这时大舅舅把自己的商用小房子给了外婆住,从此几十年,外婆再也没有离开此地。直到她的去世,这里依然。外公独自占用着那间屋子,日日夜夜孤独为伴。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就像我早已不再与他聊到外婆一样。这一次,我仍然要带上外婆留给我的仅有一张老照片离开。搬离,也许意味着更长远的将来,而将来或许是幸福的。

 

很是记得在酒店做管理工作的时候,HR常常喻自己的公司为家,说有的员工为了大家而舍小家。我反驳他,为了照顾好自己的小家才来你这里做事。为了日夜掉转的工作让我失去家的感觉,工作当中我是不能体会到家的感觉更不可能去依附它从而有留恋感的。所以,我知道家一直对我的重要,所以我试图努力着。她说要送我一件经常与我为伴的物品,我说那肯定是爱妻号了。好朋友送物,都是情真意切,为我所需。无限感激又无法表达谢意。原来,很多习惯,我一直没有改变。努力想改变的只不过是在这个成长和逐渐衰老的过程中,我不再坚持的心境,再怎么样,我还是那个章筱琰。本性难移。

 

尺素说,那是你的自由,没有人可以强求你去改变。你还是你。

是,我还是我。

秋了,凉了。

 

章筱琰推荐文字:  

  

女同志:饥饿的子宫(1)  

 

女同志:饥饿的子宫(2)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