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655
  • 关注人气:14,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说爱人就得爱她的灵魂?

(2009-10-23 11:27:02)
标签:

佐田

血堤

肉体快乐

两性

女同志

情感

同性恋

情色

分类: 孤独在17楼【短文集】

这一刻这一秒,你叫我重来。一刀挥下,思念的细水常流。一刀挥下,欲望的血堤决口。欲望交织的黑白年代,我真想还依旧如此的单纯。爱她,不一定要爱她的灵魂。

 

依旧翻书,大岛渚的《感观世界》,少年经历,妓女生涯,嘴里嚼不化的甜甜圈情结。在整理书的的时候才发现,我过多的拥了几个日本籍作家的书刊。当年的我,是否也是如此因为粉红色的回忆,在黑与白的影相中跺一下脚底的雨花说我讨厌下雨天。下雨天时,佐田被男子强暴,然后还爱上了他。

 

疲惫不堪的身体,倒在沙发上时有点虚脱的不成人形。没有饥饿感,一天都未想进食。看着被自己收拾好的所有大大小小的箱子,难免有些伤感。往往这种时候,我总是喜欢逃避,不愿意在这种时刻与任何人交谈,躲在家里拿本书看,记下些文字,不为回忆只想当时宽解心痛之感。

 

我记得她对我说,让我们再来一次的时候。我的头枕旁边放着的就是这本书。被我摆看了太久,压在床边,毫无睡意时掀开几页。不理解当时,佐田为什么会喜欢和那个糟老头做爱,他们不停的做爱,佐田不停的吃着甜面圈。而她的心里明明还想着那个强奸了她的男人。可是她仍然需要做爱,即使糟老头离开了,她竟然用期盼着他出现的方式做出自慰的姿态。这让我疑惑,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做爱,目的大约就是为了尽快的忘记她爱的另一个男人的灵魂吧。

 

有时候,我也自慰。这是最好的缓解情绪的方式,尤其在我失眠又无法睡着的时候。我不喜欢我的手指,它沿着深入的边缘抚摸,不想达到深渊而下坠。我把头埋在头枕里,摒住我的呼吸。这样的方式我百试不厌,就如D说的溺想一个人,让她的灵魂在我们自己想要的时候出现在心里,让它抓狂疯魔附体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拼命的想要,努力的抽离,在黑暗的放肆当中放肆自己,放纵自己的身体,自我的嘲弄,用自己的声音迷幻,向上爬,用尽全身力气。我们高潮的时候,还在叫着她的名字。强烈的溺想,不断的陷入,无法解脱的沉迷,我们都愿意堕落,无人解救。

 

鲜艳的和服,青涩的身体,却在极度的性爱当中显得那么干脆与成熟。我迷恋她的痴呆,影片的好坏我从不批判,因为我没有资格。但我对佐田爱的表达方式,一直耿耿。对于我来说,电影不仅起着打发消磨时间的作用,它还是一个可以求解的算术题,让我们在自娱之后一边娱乐身体,一边惩罚自己的心境。就如人生往往并不可解。主流的人生是一个噩梦,但是刻意的戏剧更缘于一种内虚。

无休止地追问欲望,无休止地怀疑肉身,脆弱并风声鹤唳。在重复寂寞的夜晚,选择复述复杂的哲学和人生问题,似乎是螳螂挡车。也许,犹豫才是人生的常态,充满着混沌和动荡,尽管我们自己的生命看上去依旧百无聊赖沉如死水。我们依然进行着筛选,决择,找一个你既定的认为的并且可以满足的女子来进行犹豫的人生,或者并非互相折磨,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肉体快乐,或是文字快乐,或是精神世界愈加的迷失,我们依然前进。生命的本能,灵魂的出口,我们如何优美而迷幻的结合,或者就是在这犹豫前进的人生当中,矛盾的进化着。没有谁可以飞,可以越过桥,一步登天。

 

真的是夜深人静。几欲放光。让霜降的时节透露出了微凉的紧裹包围。在无法睡下的时候,宽慰的只有书或者臆想。我开始头痛起来,喉咙略带些刺痛感。去看眼睛时,医生打给她恋爱中的男子,冷落我在一旁。香港的验光师说我的眼睛开始退化,最近视力模糊,胀痛不已,怕光,又干涩。夜晚总是这般好,闭上眼睛,平直的躺在床上,用一连串的字符满足自己。明天还是否依旧?疼痛感是自己制造的,剔除它也是自己的本领,只有自己才懂。

 

箱子大大小小,我想,我又要开始了漂泊。

也许爱一个人,未必要去抵摸她的灵魂。

我们还依旧单纯。

 

章筱琰推荐文字:  

  

有些恨,剉骨扬灰不后悔。  

 

章筱琰:边缘边的情色。 

 

 (秋歌,点播放键)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