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655
  • 关注人气:14,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同志:拒绝勃起。

(2009-10-16 13:15:00)
标签:

肉体

赞美

眼神

深圳

两性

女同志

情感

情欲

同性恋

欲望

分类: 孤独在17楼【短文集】

北京,与深圳之间,与我总是会发生些故事。我常常笑言这是注定的。无论后来又增加了例如S城,亦或是远洋,就像城市之间的距离一样,感情也有着它迅速的凋谢期。他喜欢我的声音,是一名优异的男子,我们陌生的不可能产生任何认识的可能,素昧平生的道路突然赏赐给我们一次相遇的机会时,我们竟惊讶的做起爱来。

 

那一次,我有豁出去的感觉。是的,我和他交往了大约有三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并不常见面,一年当中只有中秋,他会请我吃饭,并送一些应节的礼物。从表象来看,他是一个有事业的男人,而且有家。对于我,男人起不到任何的生理及心理作用让我屈服。出于礼貌,我们相敬如宾。为什么说他,我想也许男人都有一颗向往饥饿的子宫,令他们勃起,并且害怕。可是男人,永远都不需要挣扎,在他们欲望膨胀的时候,他们想解决的仅仅是肉体上的畅快淋漓。逃不出这种惯例的时候,说他,也就显得并非太特别。

 

也许他有点不同。因为他和我之间的关系。他跟我之间礼貌的保持着三丈距离,即使应酬,他的手环在我的腰间也未有非份动作。生意场上,我忍耐这种有限的举止和暧昧。况且我的高傲会吓倒他,使得他退避三舍。长久以来我的高傲早已远离了男人的眼光,有时候背后他们会说我怪异。我并不是一个自恋的人,我简单的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与他相识,纯属偶然的生意场上,可是与他见面的第一次竟然是在飞机上,我们互调换坐位,就此相识。他留给了我名片,深圳某政府处的职位标签跟他身上的西装明显相衬,而我总是憎恶那些自以为是的小权利者。可是他礼貌的夸奖让我无可奈何,甚至觉得他很可爱。他赞美我的声音。问到我的深圳住址时,他说那个区域是他管辖的范围。

 

对权势的膜拜,就像女人对衣柜里的衣物一样,永远都想在穿上之后看到别人的羡慕眼光。我落了世俗,从此与之交往。但保持距离,没有越雷池半步。巧合总是这样发生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尊重这种时间给予的机遇。是的,第二次见面,我们发现就是对方时,眼神里多了一些美妙的东西。

 

只是,永远不要过高的估计男人的智商。他们的赞美只是他们实施计划的第一步,接着他们想要俘虏的只是一具肉体带来的情欲。我想,他亦亦然。

 

他的失败之处是选择了我。男人的魅力永远不能在床上体现,这是我看他们的价值。当应酬在盛欢的肴宴上开场时,我知道这应该只是一场表演。奇怪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表情都那么自然,谙熟于这种社交手段,各自俯心掏肺迎逢着恶的嘴脸,却满面春风。为了工作,我们都甘愿抛弃灵魂,仿佛为了生存,我们都可以不择手段。他醉意酩酊,他说他是个不胜酒力的男子,尤其还不会吸烟。酒足饭饱,嘘声一片,他说他已经订了房间就在楼上。我知道,我要继续下去,我要随他入房。

 

他瘫倒在沙发上时,我看着他,看到了他的丑态。他说他需要我,是的,他是这样说的。我仍然记得,他的眼神,让我可怜的眼神。也许我当时可以奋不顾身的趴在他的身上,既满足了他,他也会满足我的需要。可是我就那么看着他,令他害怕。

 

直到后来,我的夺门而出,也并未影响他和我之间的关系。我们深知,彼此的底线是摆在眼前异常明了的。只是后来,我回到酒店旁边我的家里,他发来了短信。他说他在想我,他的身体在即将下坠的过程中,他发这条信息,他是想告诉我,我在他的心里。

 

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已是深夜时分,我赤裸着拥抱自己。

我的手,我的身体,我双乳之间的裂,跟着我的身体也开始下坠。

 

 

章筱琰推荐文字:  

 

我们不咖啡,只做爱。  

 

自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